• 第三十八章 入门者,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3本章字数:2105字

    这座墓留下的谜团实在是太多了,除了想得到爷爷的遗产,我现在也很好奇,李斯到底在这座墓里藏了什么东西?

    才会让我爷爷回来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痴痴念着那口青羊樽。

    这扇青铜巨门上的浮雕,比之前地板上的浮雕要逼真的多。浮雕里的人物神态逼真,惟妙惟肖,我光是看那些浮雕,后背就产生了一股子凉意。

    那些浮雕就像是一部限制级的美国血腥大片。

    “奇怪啊。”

    陈驼子突然皱起了眉毛。

    “怎么了?”我疑惑地问道。

    “这些浮雕上描绘的酷刑相当多,有车裂,有抽骨,这些都是战国时期比较著名的刑罚。但是你看这里。”

    陈驼子指了指门上的一个位置,那里一片差不多六十厘米的浮雕。上面有一个人给五花大绑,头顶处被钻了一个窟窿,然后有很多类似虫子的东西在他的头上盘旋。

    “这叫:脑蚀!是商纣王时期才有的酷刑,商周以后再没有人用过,这种刑罚大概就是在活人的脑袋上钻出一个口子,然后在伤口处涂抹蜂蜜,吸引虫蚁从口子里爬进去吃光犯人的脑子。如果在挖脑过程中,犯人死了的话,那么执行者也要遭受相同的刑法。”

    陈驼子板着脸,指了一下那几幅描绘脑蚀的浮雕,继续说道:

    “这种刑罚太过于恐怖,甚至比起凌迟还要可怕!因为那些人可以清晰的听到虫子在自己的脑袋里吸食脑髓的声音,还有各种大脑受到破坏之后的幻象。后来由于太过残忍,再加上找不到执法者,这种刑法才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这玩意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会儿听陈驼子娓娓道来,再对比着那些逼真的浮雕,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

    “还有这个地方,叮当你看看是什么?”陈驼子指了指青铜门的另一处浮雕。

    在那上面,有一个绑着头巾的人盘坐着蒲团上,嘴里插着一把带血的武士刀。

    “这是东瀛的武士道文化?”我这会儿顿时明白陈驼子的意思了。

    陈驼子摸着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道: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刑罚?商纣王时期的脑蚀,哪怕是知名的考古学家,都没几个知道的。而东瀛文化更是远在海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扇青铜门上?”

    我也觉得有点儿凌乱了。

    “上面那座墓的陶器,金缕玉衣,还有散乱的铁甲,都属于正统的秦朝风格,再加上之前的资料,说明这座墓十有八九就是李斯的。但眼前这些乱七八糟的酷刑,李斯又是怎么搜集到的?”

    陈驼子轻声说道。

    “这有什么,说不定李斯这货就跟曹操一样,私底下培养了一群摸金校尉,挖出点什么历史遗迹也很正常。”胖子不以为然。

    “就算是挖墓也不会挖到东瀛去!这些文化,离上蔡县不知道有多远,漂洋过海三五年都回不来,你这小胖子就会瞎说。”

    陈驼子似乎有些累了,他哆哆嗦嗦地坐在地上喘气,我注意到他脸色和嘴唇都很白。

    “老陈你没事吧?”

    我赶紧过去摸了一下陈驼子的额头,却发现他的额头烫的吓人,不好,陈驼子的伤口还是感染了。

    “老陈发高烧,这会麻烦了,我们之前的医药箱也丢了……”我脸色有些不好,伤口感染本来就是很容易恶化的疾病,再加上墓里细菌可能更多,再不处理的话恐怕陈驼子就得交代了。

    “暂时死不了,我算是豁出去了,就算是死,也得弄明白这座墓的秘密!”

    陈驼子反而是笑着安慰我们。

    “这里。”

    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听到这冷冰冰的声音,我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四姑娘站在青铜门的侧面发呆。

    我凑过去一看,在那里居然看到了很多蝌蚪一样的文字,顿时我就一阵兴奋,赶紧招呼胖子过来把手电筒对准这里。

    陈驼子见有发现,也挣扎着走过来。

    “胖子,赶紧把手电筒调到最亮!这些字体太小了,太暗根本就瞧不出是什么意思。”

    我强忍着内心的兴奋跟胖子说道。

    “得得得,赶紧看看那青羊樽放在哪里,我们拿完东西就走人,这地儿老子呆得瘆的慌。”胖子情绪不高,似乎是对之前那批价值连城的殉葬品还恋恋不舍。

    “这些文字没有加密!”

    陈驼子眼尖,一下子就道了出来。

    “叮当,快,翻译翻译,看看李斯这孙子留下了什么话。”胖子一听这些文字没加密,顿时也来了兴趣。

    “入此门者,大祸临头。”

    “入此门者,恶灵缠身。”

    “入此门者,永世受难。”

    “秦军镇守此地,触犯者,诛!”

    “炽热的火光将吞噬每一个进门的人,将他们化为灰烬……”

    “魂兮归来,强大的秦军甲士会斩杀一切来犯之敌……”

    一句一句,都是恶毒的诅咒。

    我越念越是心惊肉跳,到了最后,我根本就不想再读下去了。

    “话说,李斯不会在下面这座墓也搞了很多花样吧?”

    胖子满脸不安,这些文字出现在门上,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古代很多墓主人为了警告盗墓贼,都会在自己的墓里竖立这样的警告碑文,而墓里也的确会出现这些杀人陷阱。

    “这是在警告我们,不要踏进这扇门吗?”

    我轻轻说道,看着这扇巨大的青铜门,我心里涌起了强烈的不安。

    青铜门上跨越各个朝代的浮雕,还有一句一句的诅咒,都表明着这座墓的谜团远没有我们猜测的那么简单。

    或许我们现在所见到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

    四姑娘绕着这扇巨大的羊头门走了一圈,也不跟我们说话,几下就爬到了羊鼻子的部位,拽了一下上面的铜环,整个门‘轰’的一声便从中间整齐分开。

    四姑娘闷头就进去了。

    “走吧,都到这里了,还他娘的能打退堂鼓吗?”

    胖子叹了口气。

    “嗯。”我点了点头,胖子说得没错,而且我们现在哪怕是想退都找不到退路了。

    “等等!”

    正当我要走进那青铜门的时候,老金头突然一把抓住了我。抓我的那只手满是冷汗,而且凉飕飕的,好像刚从冰水里捞出来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