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他就是曹四指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3本章字数:2088字

    “老金头你没事吧?”

    我看他那副样子不对劲,赶紧挣脱开了他的手。

    “这个人有大问题!”

    老金头把声音压得很低,说话的时候,眼睛还死死盯着青铜门里四姑娘的背影。

    “你个死老头发什么神经,有话说清楚。”

    胖子见他神神叨叨的模样就来气。

    老金头的脸色一片铁青,我发现他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着,不知道在害怕什么东西。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四姑娘,他是曹四指,他就是曹四指!”

    我一时之间给老金头的话绕晕了,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他的武器,走路的动作,还有吃糖的习惯,跟曹四指一模一样。而且他除了比曹四指秀气一点,连耳朵都是罕见的菱形方耳,这个人就是曹四指!他根本就不是曹四指的儿子。”

    老金头的声音有些疯狂,而且身体哆嗦着,我发现老金头似乎很害怕曹四指,一提到这个名字他就会变得十分激动。

    “我说老金头你不会是得了什么失心疯吧?当年你们下这座墓的时候,可是八零年,二十年过去了你都变成了一个邋遢老头,莫非这曹四指成了精怪,还能越活越年轻,活成个水嫩娘们?我警告你这老不死的,你要再敢鬼扯,我代表社会主义枪毙你。”

    胖子一下子就火大了,他揪住老金头的衣领子说道。

    “他们当时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才叫我们拿着瓷器先离开,然后他们又独自探墓。他们从头到尾都在说那个大秘密,我在窃听器里都听到了!他们肯定找到了什么东西,要不然曹四指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我知道了他的秘密,他会杀了我的。”

    老金头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歇斯底里。

    我猛地扯了一把老金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姑娘又回到了青铜门口,他淡漠地盯着老金头,而后轻轻说道:

    “进来,跟我一起走。”

    我发现老金头的身体真的哆嗦得厉害,那种恐惧的模样是装不出来的,当年我爷爷指挥的那次倒斗,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老金头对曹四指如此恐惧?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王援朝可能是忌惮四姑娘,特地守在了我的身边,胖子则跟老金头走在最后面。

    四姑娘一路向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看着他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没来由的心里一突,如果不是一个见多识广的老土夫子,进入这种大墓多多少少会紧张吧?

    但是这四姑娘从头到尾都淡定的可怕,哪怕是蜈蚣棺里的粽子尸变,他眉头都不拧一下。

    这家伙不会真的就是曹四指吧?

    我突然产生了一种荒谬的想法。

    当年老金头偷偷在我爷爷的背包里放了窃听器,他一定是听到了什么,要不然刚才也不会一直在喊什么大秘密。

    我打定主意,等有机会的时候,一定要和老金头好好聊一下,把他肚子里的话掏出来。

    前进的时候我不时地观察四姑娘,他那白皙的皮肤,稚嫩的五官,绝对不是化妆能画出来的,我当即把之前的荒谬想法给抛开。不管再怎么像,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人越活越年轻吧?又不是《天龙八部》里的天山童姥。

    “你们有没有发现,脚下的土地越来越软了,这里不会漏水吧?”

    胖子在后面说道。

    刚才我注意力一直都在四姑娘身上,这会儿给胖子一提醒,我赶紧去看脚下,发现我们走过的地方全都留下了浅浅的脚印。

    “这里莫非是一片沼泽地。”

    我皱着眉头说道,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就麻烦了。

    “不是,周围有地下水,不是沼泽地。”王援朝用伞兵刀在地上挖了一个坑,仔细看了之后示意我们可以继续前进。

    王援朝之前参加对越反击战的时候,打的最多的就是山地战,对这些山地里的东西熟悉的不得了,听到他这么说我也放下心来。

    我们继续朝前走着,这里的地势似乎是有点倾斜向下,松软的泥沙开始‘吞噬’了我一整只鞋子,而后又慢慢地‘吞噬’了我的脚裸。

    很快,等我们再往前走的时候,泥沙已经差不多淹到我们的膝盖了。

    “援朝兄弟,如果再往前走,估计我们得被活埋吧!”胖子大声问道。

    “不会,这里沙泥的深度最多不超过一米五,最多就淹到你的脖子。”

    王援朝摇摇头说道。

    王援朝说的这么肯定,我顿时也放下心来继续朝前走。

    不过脚陷在粘稠的泥沙里,走起路来十分困难,我们只走了三十多米,就走不动了。

    “靠!”

    本来要抬起脚的,不过我太心急了,没等脚完全脱离那些泥沙就往前跨去,结果鞋子直接脱落了。

    我有点欲哭无泪,天知道这沼泽里有多少微生物,这会儿我穿着袜子在泥里走,希望那些虫子什么的放过我吧,千万别爬到我的身上。

    我只感觉我走的筋疲力尽,一点力气都没有,另外一只脚的鞋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丢了。

    连袜子也被泥沙剐的稀巴烂,我几乎就是赤着脚在泥沙里跋涉。

    “这条泥沙道再走个三十米,就可以脱身了……”

    王援朝眼尖,发现了终点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处。

    骤然之间,当我一只脚又往前淌了一步的时候,只感觉好像踩在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上,顿时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急着想把脚拔出来,不过这会儿已经陷进去了,越是着急,脚掌反而被泥沙牢牢吸住。而在我脚下的那东西,居然猛地颤动了一下,我的另一只脚也感觉到了这股颤动。

    “大家小心,泥沙里有人!”

    我顿时就魂飞魄散,大声吼叫起来。

    我踩到的这个东西,分明是个人型软软的东西,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东西绝对还活着。

    “妈呀,我也踩到了,这他娘的不会是粽子吧?我他妈的踩在一只手上了。”

    胖子脸色一下就绿了,他颤抖着声音喊道。

    “快跑到前面的平地上,快点!”我有些语无伦次地喊道。

    未知的东西往往是最可怕的,此刻泥沙下蠕动的东西,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万一真如同胖子所说,我们踩到的是粽子,那就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