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冥鼠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3本章字数:2260字

    我和胖子还在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我转过头去,发现老金头的后背不知道为什么着火了,一大团白灿灿的光。一股刺鼻的烧焦味道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拼了命地想要用手去扑灭那团火,不过却收效甚微。

    “快过去帮忙!”

    我大声叫道,说罢便抬起脚走过去帮忙。

    “别乱动,在泥沙地里滚一圈火就灭了。”王援朝叫了一声。

    老金头这才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往后面倒去,背后发出‘滋’的一声,就仿佛烤熟的肉放在了铁板上,他顿时发出一声惨嚎。

    “不好,这是冥鼠!”

    陈驼子脸上大惊失色。

    还没等他说完,一只老鼠吱吱叫了一声,然后就朝着老金头扑了过去。

    此刻的老金头根本就没办法躲避,任由那只老鼠落在了他脖子上啃咬,在我们触目惊心的目光中,老金头的脑袋猛地爆发出一团白色的火光!

    更多的老鼠冲向了老金头,似乎只要接触这些老鼠,就会引起剧烈的燃烧。

    听着老金头惨绝人寰的嚎叫,我脑袋几乎是一片空白,身体也呆呆地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那种炙热的温度根本就容不得我们靠近。

    只不过十来秒的时间,老金头的身体就被烧成了黑炭,一股焦臭的味道弥漫着整个空间。

    “大家都不要动!这是冥鼠,它们的眼睛跟青蛙一样,只能看见活动的物体。一旦我们动了,必死无疑。”

    陈驼子身体跟凝固了一样,他死死地盯着那一堆在泥沙上乱走的冥鼠。

    “老陈,冥鼠是什么玩意?你给我们说说啊。”

    我轻声问陈驼子,一听到他的话我身体也是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引起了这些冥鼠的注意。老金头的下场几分钟前刚刚上演,这会儿哪怕是四姑娘,也是一声不吭。

    在这种地方,我们的双脚都陷进了泥沙里,想要躲避开这些老鼠根本就不可能。

    “这种畜生只存在于一些年代久远的古墓中,以前听一个老前辈说过,只要有足够的腐肉,这些东西完全可以活个两三百年。而且这种老鼠由于吃了太多的腐肉,导致一些易燃的化学元素长期积累,储存在了后背的水囊里,只要碰到了就会爆炸。他妈的,李斯在自己墓里养这东西,完全就是不给我们活路啊……”

    陈驼子说到最后,粗口都爆出来了。

    “那我们还怎么上岸?”胖子一下子傻眼了。

    在我们周围起码游荡着三四十只冥鼠,我们根本不敢做出太大的动作,否则这一窝老鼠冲过来,就是每人背个灭火器都要被烧死。

    想到自己刚才还用手去拨那只冥鼠,我就一阵心惊肉跳,还好那时候自己没有拨到老鼠的水囊,不然这只手就要变成红烧猪蹄了。

    “老陈,这些畜生的眼光灵敏吗?”我轻轻问道

    “这些东西就是或瞎子和聋子,否则的话,我们说话的声音早就引起它们的注意。”陈驼子稍微提高了一点儿音调,似乎是在试探这些老鼠的反应。

    “好像还真是这样,我来试试。”

    我眼睛一亮,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有逃出去的机会了。

    我轻轻地抬了一下脚,动作非常轻微。然后死死地盯着那些老鼠,那些老鼠还是在原地游荡,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

    我心里一喜,又慢慢地把脚抬高了一点。

    “叮当,你他娘的别动了!”

    胖子急促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我抬起来的脚猛的收住,回过头一看顿时亡魂皆冒,有两只硕大的冥鼠正朝我冲过来。

    “娃子,你千万别动。”陈驼子提醒道。

    那两只冥鼠在我不远处停了下来,而后一直在我脚边钻来钻去。

    我胆颤心惊地盯着冥鼠,生怕它后背的水囊碰到了我的腿,其中一只冥鼠从我胯下钻了过去,那毛绒绒的身体还蹭了一下我的裤裆。

    我这会儿真的是膀胱一阵急,差点吓尿了。

    这种感觉真的无法言喻,就仿佛有一颗拉开引线的手榴弹在你旁边滚来滚去,你却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炸。

    就这么折腾了三四分钟,我半抬着的腿都麻了。

    那两只冥鼠依旧悠哉悠哉的在我身边散步,一点都不急。

    “我说你们能不能想想办法,我的腿快受不了了……”我说道。

    “能不能开枪把它们打死?”

    王援朝皱着眉头问道。

    “别,这些冥鼠的身体就是个移动火药库,除非你想自杀。”陈驼子吓了一大跳,他连忙阻止道。

    “那你说该怎么办?刚才叮当的动作已经很轻微了,这些老鼠还能发现,我们现在是一步路都不敢走啊。”胖子哭丧着一张脸。

    地上的泥沙在水的浸泡下,显得非常冰冷。每一秒这些泥沙都吸走了我们大量的体温,再这样长时间呆在泥沙地里,我们的身体都要完。

    “你们有没有发现,刚刚聚在一起的冥鼠,开始散开了。”

    王援朝神情凝重地说道。

    本来之前几乎百分之八九十的冥鼠,都被老金头闹出的巨大动静给吸引了过去,但现在老金头的尸体已经烧成焦炭,这些冥鼠又唰唰的散开了。

    我的脸色瞬间一片惨白,要知道这地方也没有多大,这么多的冥鼠四处乱窜,撞到我们身上的概率还是很高的。

    有四五只冥鼠跑到了我们周围,那红彤彤的眼珠子骨溜溜地乱转,不知道是在看什么。我们这边的几个人几乎是连呼吸都不敢,刚才老金头的死状实在是太惨了,我们可不敢尝试这种火的威力。

    还好,过了几分钟之后,这四五只冥鼠再次跑开。

    “妈呀,刚才有一只老鼠擦着我的脚背走过去了……”胖子一脸的虚汗,那模样就跟虚脱了一样。

    “瞧你那副没出息的样子。”我呵斥道,这死胖子平时嘴巴特别臭,趁着现在能损赶紧损几下。

    “你们看前面,那家伙麻烦大了。”

    王援朝打断了我的话。

    这会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走在最前面的四姑娘周围冒出了十来只冥鼠,而且这片泥沙地的地形就像是葫芦一样,四姑娘的那个位置恰好属于葫芦口,也就是空间最狭小的地方,所以此刻他的情况比我们要危险的多。

    我们全部屏住呼吸,看看四姑娘能不能度过这个难关!

    不过四姑娘的运气显然没有那么好,片刻就有两只冥鼠吱吱叫着,朝他撞了过来。

    锵!

    四姑娘也不再犹豫,他双手在腰后面的背包里一摸,两把铁尺就出现在手中。而后还没等我看清楚他做了什么动作,两只冥鼠就给其中一把铁尺捅了个对穿。

    在那铁尺中间的叉头部分,猛地燃起了白灿灿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