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血洞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3本章字数:2204字

    “看来这一趟不平静了,我终究还是没能走到最后。”

    陈驼子脸色白的吓人,他说出来的话有气无力,仿佛是上百岁的老人。

    “老陈别瞎想,你会没事的,出去还要拿你的双份酬劳回家享福呢!”

    我含着眼泪安慰道,之前陈驼子在阶梯里抛下我,我虽然心里不爽,但现在也想通了。下墓的都是为了钱,不在你背后捅刀子就好了,还指望同生共死?

    这会儿看陈驼子的样子,我心口也忍不住有些发堵。

    “他娘的赶紧说正事儿!你们说之前那些冥鼠不敢过来,是不是害怕门里的东西。”

    胖子见气氛有些不好,连忙转移话题。

    “十有八九吧!这些冥鼠以死人肉为食,对于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感应能力很强,这里肯定有什么厉害玩意,希望能避过这一劫吧。”

    陈驼子喘了口粗气,然后才回答胖子的话。

    我点了点头,经常吃死人肉的动物都会变得很奇怪。以前在我老家那边,有一户人家的小孩在煮饭挑水的时候不小心磕到脑袋摔死了,他父母当时正好在外地打工,没回家,等回家的时候就发现家里的鸡已经把小孩的尸体吃的七七八八。

    后来当他们杀第一只鸡的时候,这只鸡一动不动,周围的鸡也死死地瞪着他们,那场景很是诡异。

    宰了那只鸡之后,小孩母亲当天晚上就梦到儿子浑身腐烂的来掐自己脖子,问为什么要杀他?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一群鸡站在床头幽幽的瞪着眼睛,从那以后,这户人家就被吓疯了。

    动物吃人肉,这是绝对的大忌,还有一些更灵异的说法,只不过可信度不高。

    休息了一会儿,见到陈驼子脸色稍微好转了一些,我们就开始沿着这条低矮的通道往深处走。

    沙沙沙!

    一路走进去,通道里充斥着沙砾被我们踩碎的声音,这里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不知道荒废了多少年,有些时候用力过猛,都会溅起一片灰尘。

    而越往深处,这条通道的高度就越低,我们心中压抑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在我们头顶的那些尖锐岩石,离脑袋已经不超过十厘米了。

    “都小心点儿,我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王援朝皱着眉头说道。

    我点点头,一手拿着伞兵刀,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继续往前走。

    在过了一个拐角之后,当我看清楚眼前的情景时,只觉得有一种转身想跑的冲动。

    我们的前方,几乎上下左右全都笼罩在一片血红色之中,虽然那些血迹早就已经干涸,但还是足够令人心惊肉跳了。

    我把手电筒的亮度调高了点儿,然后朝着通道的深处照进去。

    我发现不管是在墙上,还是在地上,几乎全都染满了一滩滩血渍。这种场景,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

    “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我有些颤抖的问道。

    从墙上的这些血迹来看,这里起码得死很多人,才能把一条通道硬生生的涂抹成红色。

    “叮当,你说这些血迹是不是当年你爷爷那批人过来的时候造成的?老金头那家伙不是一直在说,你爷爷和曹四指曾经单独行动过吗?说不定他们已经来过这里了。”胖子对我问道。

    “这你让我问谁去。”

    我没好气地说道。

    我们走近那些血迹仔细查看了一番,这才发现这些血迹并不是涂抹上去的,而是有很明显的溅射痕迹,似乎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会不会是分赃不均而引发的内斗?不过下手也贼狠了点。”

    陈驼子有些疑惑。

    “也有可能这里经历过一场大屠宰,被杀的不是畜生,而是人……”王援朝轻轻说道。

    我们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其实王援朝说的我感觉更加可信,能结伴下墓的,估计都是我爷爷比较信任的人,否则他们当时也不会把老金头踢出局,所以由于分赃不均而引发内斗的可能性很低。

    看这些血液四处喷射,洒满了整个通道,很有可能是他们在这里遇到了什么东西,才导致了如此惨烈的结局。

    我打了个寒噤,这座墓里让我感觉到未知恐怖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先不说那些杀机四伏的机关,我们刚进来就遇到了一只白毛僵尸,然后还有两个鬼小孩,以及那些数不清的冥鼠。

    说句实话,这一次下墓的所见所闻,已经快让我精神崩溃了。

    在最前面的四姑娘并没有想太多,他继续往前走着。

    我犹豫了一下,看了下胖子他们,也跟了上去。

    这一条染满了鲜血的通道,连地面都有一层厚厚的血污,一脚踩下去感觉脚掌黏糊糊的。

    这是要死多少人才能堆出这一片血污啊!而且这些血迹也不可能是很久之前留下的,否则早就风化了。

    “你说这些人死了以后尸体上哪去了?怎么他娘的我们一根骨头也没看见?难不成都被吃了,而且连骨头渣子都不剩。”胖子低声说道。

    我神经绷得很紧,甚至能感觉到额头上挂满了汗珠。

    虽然前后只有一条道,但我还是极度害怕会出现什么东西,把我们变成这些血污的一部分。

    这里出现如此之多的新鲜血迹,肯定是有原因的。

    不过一直等我们走出这条血淋淋的通道,都没有意外发生,我这才大喘了一口气。

    前面的血迹已经少了很多,但我的衣服裤子却已经全部湿透,凉飕飕的。

    这一段路给我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就好像你开车在一段经常出事故的路上跑,哪怕是暂时没什么意外,但是神经依旧会绷得紧紧。

    哐当当当!

    就在此时,地上的铁链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音,似乎是有东西拉了一下。这声音在狭小的通道里显得尤为巨大,弄得我浑身一哆嗦。

    王援朝猛地拔出了手枪,我和胖子两个人也是做好了战斗准备。

    只有四姑娘显得比较淡定。

    他一直盯着黑暗深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四姑娘你有没有什么发现?”我轻声问道。

    四姑娘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然后他就继续朝前走。

    “跟着……”我有些恼火。

    现在我已经初步了解了四姑娘的特点,他的一些高冷行为并不是装逼,而是他本来就是这个性格,说什么都没用,能够摇摇头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

    走着走着,四姑娘突然停了下来。

    我们跟过去一看,发现这一段铁链子上正滴着鲜红的血液!

    我用手一摸,那些血迹甚至都没有干涸,就好像是刚刚沾上去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