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恶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3本章字数:2060字

    接着,王援朝就被它一只手抓住了领口,然后整个人像麻袋一样被抡飞了出去,那巨大的力道足可以把人砸成肉饼!

    还好王援朝身体素质过关,在空中强行拧了下腰,这才撞上墙壁。不过哪怕是如此,这一下也够他受的,不知道是不是摔断骨头了,王援朝挣扎了好几下,硬是没能站起来。

    “他娘的,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力气居然比粽子还要大!”

    胖子一脸哭丧,我看胖子这会儿是一点战斗的勇气都没有了。

    王援朝的身手在我们几个人当中是最好的,而且受过军事训练,如果刚才换成胖子,恐怕脑袋直接给咋成稀巴烂了。

    “虽然子弹打不穿,但是它的关节不是很结实,可以攻击它另外一只脚。”

    陈驼子退到墙边,大声提醒道。

    我眼睛一亮,这会儿见到那男童要继续攻击王援朝,我马上摸出屁股后面的手枪,瞄了一下膝盖,对着那男童就是一阵疯狂点射。

    “叮当,你他妈会不会玩枪啊?子弹跳的都能打飞机了。”

    胖子大叫道,他一把抢过了我的手枪,不过扣了下扳机却不见枪响,子弹已经被我打光了。

    “用棍子攻击这东西的膝盖!”

    我知道再不出手,王援朝就要交代了,当下抄起四姑娘连接洛阳铲用的钢棍,就朝着那男童冲过去。

    ‘砰’的一声,那棍子结结实实的落在了男童的膝盖上,一股巨大的反馈力传到了我的手掌。它的膝盖没什么反应,反倒是我的虎口差点被震裂开了。

    而后我就看到那男童咆哮了一下,抛开王援朝就朝我跳过来。

    我顿时亡魂皆冒,哐当一下随手就把棍子丢了,然后没了命的往后跑。

    “叮当小心。”

    胖子疯狂地朝我吼叫道。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后背给重重撞了一下。我当场摔了个狗吃屎,身体一动也动不了,一张脸憋得通红。

    身后,那压抑的嘶吼声似乎离我不足十厘米。

    “滚!”

    胖子抄起工兵铲就砸在了男童的脑袋上,还没等他下一步的动作,那男童幽幽的转过脸来,一张画满朱砂的脸恍若厉鬼一般对着胖子。

    “哎呦我的妈……”

    胖子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似乎是一口气没顺上来。

    哐当当!哐当当!

    我身后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援朝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他抓起地上的铁链猛的箍住了男童的脖子,然后又缠绕了几圈。

    铁链给男童一拖,王援朝砰的一下控制不住身体平衡,再次摔在了地上。

    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然后吐出了两颗带血的牙齿。

    “过来帮忙老陈!”

    王援朝满脸是血的大声叫道。

    陈驼子在原地犹豫了一下,还是冲过来帮忙了。而胖子此刻一口气也顺了过来,和王援朝一起拽住铁链,不让那男童继续动弹。

    眼前男童被困住,王援朝猛的拽起地上那一截钢棍,用尽力气在它底盖上砸了三四下,然后一脚踹下去,直接将男童的另一条腿也给踹断了!

    男童的移动全靠这两条腿,这下膝盖全都断了,只能躺在地上不甘心的用手乱抓。

    “叮当你别动,半个肩膀都脱臼了……”

    王援朝走过来有气无力地说道。

    他在我背上大力一拍,在我还没叫出来的时候,就猛地把我右半边的肩膀往后掰了一下。我只听到‘喀喀喀’骨头相互碰撞的声音,而后就是火辣辣的一阵剧痛,不过这会儿胳膊总算能动了。

    我回过头一看,王援朝半张脸血肉模糊,胸口小麦色的肌肉高高鼓起,而且牙齿也给砸碎了好几颗。

    胖子龇牙咧嘴的躺在地上,一张嘴叽叽歪歪,不知道伤到哪里了。

    仅仅一个男童,差点就让我们全军覆没!

    此刻,四姑娘正和另外一个抱着尸体的女童纠缠在一起,他的动作看起来非常搞笑,好像是在耍太极一样,不过只有我们才知道其中的凶险。

    这两个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的幼童,力气都堪比棕熊了。

    我记得95年的时候,国家曾经举办过一次民间高手海选,小组赛的时候各种招式层出不穷,人们看得十分精彩,但是到了决赛的时候,两个人就好像是打太极一样不断试探,各种扣,拿,推,无所不用其极。懂行的人才知道,到了他们那种境界,已经是一力破万技,一个看似搞笑的动作足以瞬间击杀一名资深特种兵,现在四姑娘和这女童的搏斗就给我这种感觉。

    “这娘娘腔到底是不是人?”

    胖子有气无力的道。

    “的确非常厉害……”王援朝也难掩自己的惊讶,我们几个人拼了老命,才弄残了这只男童。但是四姑娘一个人就对付一只,而且还打得你来我往,短时间之内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还好我们当时救了他,要不然,现在大家都得玩完。”我苦笑着说道。

    现在王援朝、胖子和我几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胖子连呼气都不敢大力,王援朝刚才更是硬吃几下,而我的肩膀刚刚脱臼,陈驼子就别说了。

    我们这种状态,别说帮忙了,不拖累就得求神拜佛。

    “这玩意究竟是什么东西,似乎也不像是粽子啊?你看他这皮肤似乎还有点光泽,跟正常人的肤色很接近。我走南闯北多年,这种东西却连听都没听说过,很是邪门。这一对朱砂童子,比起什么机关陷阱要可怕的多!”

    陈驼子看了下那只挣扎的男童,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这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只男童的外貌,果然如陈驼子所说,这玩意跟处理过的粽子完全不同,那皮肤看起来绝对不是死人皮肤。

    特别是那张恐怖的朱砂脸,如果不是五官被挖掉的话,还有抹了白粉和朱砂,可能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吧?

    “这他娘的,李斯怎么精通这么多歪门邪道的玩意?出现白毛僵就不说了,按照叮当你爷爷的说法,这地方应该还有黑煞,活脱脱的一个大凶墓啊,我们还脑袋发抽了要往里面跳。”

    胖子唉声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