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瓷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4本章字数:2257字

    “老陈,有没有什么发现?”

    我走到陈驼子旁边问道。

    “这些雕刻的确是秦朝的工艺,只不过墙壁上的龙凤图案有些奇怪!这‘龙凤呈祥’的寓意应该是从春秋时期流传开来的,秦始皇称帝以后,几乎将春秋文化全面禁止,而且统一了文字,习俗等等,这里怎么会出现‘龙凤呈祥’?被发现可是要杀头的。”

    陈驼子表示不解。

    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就发现了,这座墓里的一些殉葬品和雕刻,有些并不是秦朝的,甚至还有东瀛文化的痕迹,这些东西都很难解释得通。

    咚!

    突然,墓室里响起了一阵极其轻微的声音。

    刹那间,我们都好像是触电一般。

    因为这声音和我们刚才在门外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

    “这他娘的就是从酒缸里发出来的。”

    胖子踉踉跄跄的退到了门口,差点还摔了一跤。

    我和陈驼子也是急忙后撤,不管这酒缸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到现在依旧能发出声音,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王援朝手握钢棍走了过去,他轻轻的在那瓷缸上面敲了敲。

    我们死死地盯着那瓷缸,不过除了敲击所发出的‘当当当’声音外,并没有其他的声响。

    王援朝又敲了几口缸,但是依旧没有任何杂音。

    如果不是之前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大家真以为是幻听。

    我们面面相窥,此刻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瓷缸里肯定装了什么东西,才会发出声响,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到底要不要打开这些瓷缸?

    有了先前的阴阳童子和白毛僵尸,这会儿谁都不敢妄下定论。

    以我们现在的状态,万一这瓷缸里又装着什么恐怖怪物,我们能应付得来吗?

    “你们先退开。”

    四姑娘突然说道。

    “我说他娘的要不然再考虑一下?这瓷缸我总觉得不大对头,上面画的眼睛好像是一种封印。在春秋之前有些部落是把眼睛视为图腾的,之前胖爷在潘家园收到过一块很邪门的玉佩,上面就是刻满了眼珠子,我当时觉得这玉太诡异了不敢要,后来才知道那是一块腐玉,买它的人全家都死光了,这里面肯定封印了什么……”

    胖子突然尖声叫了起来,似乎是刚刚想起这茬。

    “你们先出去,我没事的,走!”

    四姑娘摇了摇头。

    我对四姑娘的做法有些恼火,他好像完全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我觉得他对这座墓似乎有一种狂热,哪怕是赔上性命,也不会放过任何一条线索。

    他转过头看到我们已经退出石门,拔出腰上的铁尺,便横劈了下去。

    只听‘乒’的一声,那瓷缸顿时一分为二。

    一股极为刺鼻的味道猛地散发开来,那味道真的很难形容是什么样的一股味道,反正我直接一阵干呕,胖子更是把之前吃的东西全都喷出来了。

    “这他妈是存了几千年的洗脚水?还是香港脚。”

    胖子吐得昏天暗地。

    不过还好,此刻除了那刺鼻的味道之外,并没有危险。

    地上有一大滩浓绿色的液体,而且还有一大团黑乎乎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王援朝拿着钢棍捅了一下,钢棍没入了那黑色黏土一样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反应。

    “这东西是什么啊?黑乎乎的。”

    胖子一脸疑惑地问道。

    搞得如此神秘的一口瓷缸,里面就装着这么个玩意,我觉得有些难以理解,这从逻辑上也讲不通啊。而且刚才我们分明听到有声音从瓷缸里发出来,里面一定另有乾坤才对。

    我有些不信邪,从王援朝手中接过钢棍,又在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上戳了几下,这东西就活脱脱的一块黏土啊。

    我们面面相觑,研究了半天,还是不知道瓷缸里装这东西是用来干嘛的。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其他的瓷缸全都砸开,一定要找到那声音的源头!这十来口瓷缸肯定有一口有问题,还能飞了不成。”我咬牙说道。

    见到第一次打开并没有危险,我胆子也大了起来。

    我们小心翼翼地砸开所有瓷缸,但是让我们傻眼的是,这十来口瓷缸里,全都是这些黑乎乎的东西。

    这些东西非常奇怪,整团漆黑,就是一大坨牛粪样的黏土,观察来观察去,我们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些石室放置在青铜门和冥鼠群之后,很明显藏着极为重要的东西,但是现在他们在这里却一无所获。

    就好像历经千辛万苦才面试成功之后,却发现对方公司只要清洁工。

    “刚才那声音是什么情况啊,难不成是鬼敲的?”胖子一脸疑惑。

    地面全都是打磨光滑的石板,四下里空荡荡的,不可能有别的东西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触碰到这些瓷缸。

    还是说,刚才的声音就是这些黏土发出的?

    四姑娘用手抓起了一把粘土,也不担心是否有毒,然后若有所思地站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去其他的石洞看看吧!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我皱着眉头说道,这里我们翻得很仔细了,应该不会遗漏什么线索。

    我们甚至每个瓷缸都砸开了,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四姑娘点了点头,我们来到了下一个石洞,然后依葫芦画瓢的把封门的巨石撬开。

    让我感觉极度怪异的是,两个开辟出来的石洞里,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地上的图案,一左一右的龙凤呈祥,还有中间放置着的瓷缸,完全一模一样!

    “这里面不会还装着那些黑乎乎的土吧?”

    胖子轻轻用棍子敲了一下那些瓷缸,有些疑惑地问道。

    “别粗心大意,小心一点。”

    我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反正我觉得这些瓷缸绝对隐藏着什么,只不过我们没看出门道罢了。

    “大家都退开,还是老办法。”

    王援朝点了点头,他示意我们先退到石门外,然后才捂着鼻子把那些瓷缸的盖子都掀开。

    果然,这次瓷缸里散发出来的味道,还跟那种臭脚丫子味一模一样。

    我拿着手电筒走了过去,照着瓷缸里的绿水,此刻那一汪绿水挡住了手电筒的亮光,水面浮动着一层很小的波纹。

    “完全一模一样啊,这他娘的见鬼了,是不是李斯故意闹着玩的?”

    胖子也俯下身子,见到那缸绿水时,顿时就大失所望。

    “我们还要不要把这些缸里的东西都倒出来?”

    陈驼子语气有些纠结,毕竟这些绿水的气味太奇怪了,再搞一次的话不知道胃受不受得了。

    “不对!”

    我突然想到了之前看到的缸里的情况,顿时后背汗毛发炸。

    “这缸里有活物,不然的话水面怎么会有波动,里面有东西!”

    我大声吼道,死死地指着那口荡漾着波纹的瓷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