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杀人音乐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4本章字数:2160字

    胖子抓起钢棍,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王援朝靠过去用脚踢了踢那口缸,然后对着水面吼了几嗓子。

    不过让我们松一口气的是,那缸里并没有什么怪物突然跳出来。

    “这绿水肯定是用来饲养什么东西的,跟冥鼠一样。”

    陈驼子神情凝重的说道。

    联想到之前我们听到的‘咚咚咚’的声音,这些缸绝对不太平,陈驼子的这种猜测很有道理。

    “他奶奶的,要不咱们继续前进,不管这几口破缸了吧?我怎么觉的心里头瘆的慌,这是不祥之兆啊。”胖子说道。

    “滚蛋,你拿玉雕的时候怎么不害怕?去,把棍子插进水里搅一搅,看看能不能搅出什么来。”

    我被胖子说得火大,忍不住破口大骂。

    “打死老子也不干这活!”

    胖子脸上肥肉一抖,差点就没直接摔门而出。

    我看了四姑娘一眼,以我对他这段时间的观察,这家伙绝不会放过任何线索。

    “你们先退出去,有情况我能应付得来。”

    果然如我所料,四姑娘压根就没有和我们商量的意思。

    “我们在旁边看着,万一遇到危险也好有个照应,胖子你去那边打手电筒。”我指挥道。

    而后四姑娘将那口瓷缸直接推翻,绿水滋啦一下子全部涌出,四处蔓延开来。

    这一次更加让我们郁闷,这瓷缸里连黑色黏土都没有了,倒出来的唯有那一滩绿水。

    “我现在百分之百肯定,李斯弄出这些石洞完全就是障眼法,让倒斗的在这里浪费时间。”胖子在旁边一脸肯定的说道。

    我这会儿也觉得有说不出的郁闷,这座墓似乎都不按套路出牌。或者说,李斯这个人的心理,正常人根本无法揣摩。

    按照正常的思维,这些石洞设置在几道精心构筑的防线之后,必定是藏有极为重要的东西才对。

    但是现在,我们费尽心力打开两个石洞,却一点儿发现都没有。

    王援朝又推了一口瓷缸,把里面的绿水放出来,结果还是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

    “再去别的石洞看看吧!实在不行的话那就继续往前走。我们在这里浪费的时间也不少了,虽然还剩下几节电池,但能省就省省。”

    陈驼子苦笑着说道。

    我咬着牙觉得极度不甘心,我们千辛万苦才走到这里,发现了这些石洞,但是却一点线索都没有得到就要走了。

    不过当我推开第三口瓷缸,还是一无所获的时候,也只能苦笑着放弃了。

    “我们这一次先别急着开下一个石室,先用手电筒顺着石头缝隙照照,看看门里的情况。如果墙壁上还是龙凤呈祥,可能也是空的,如果是其他图案,我们再动手挪开!”陈驼子想了一下说道。

    现在连续两个石室都没有发现,如果接下来的石室还画着龙凤呈祥,那么到时候即便我们花费大力气打开门,可能也是白费力气。

    还好这些巨石的边缘都有小缝隙,透过这些缝隙,模模糊糊可以看清楚石门里面。

    “这他娘的又是龙凤呈祥,这间石室不进去了……”

    胖子趴在缝隙旁照了半天,唉声叹气。

    之后照了几间石室,还是一模一样。

    这下子我们傻眼了,真要二十多间石室一个个进去排查,估计没有一两天的时间是干不完这活的。

    “再把最后几间石室看一下吧!如果都一样,那我们就继续往前走。”

    陈驼子蹙着眉头说道。

    我敲着自己的脑袋,让自己好好冷静一下,看看能不能分析出什么来。

    首先,我们之前听到的声音,到底从何而来?

    声音的确是从石室里发出的,但几间石室空荡荡一片,唯一可能发出声音的瓷缸里,也只有臭烘烘的污水而已。

    又或者这些缸其实只是一种障眼法,李斯故意让我们把注意力全都放在瓷缸上,其实石室里还藏有其他暗格?可是我们之前也仔细搜索过,应该不会有暗格之类的东西才对啊。

    又或者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们集体幻听了?

    此刻,我头疼的厉害,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叮当你他娘的快过来,这间石室好像有点不大一样!”突然,不远处传来胖子惊喜的声音。

    我顿时精神一振,就要冲过去。

    不过抬起脚的瞬间,却听到一阵极其细微的声音。

    那声音比起我们先前听到的咚咚声还要小上许多,而且特别尖,特别细。

    我整个人如堕冰窟,不过这会儿找到线索的兴奋感却一下子压低了我的恐惧。

    我的双脚轻飘飘的落在地上,生怕惊动了那个声音的源头!

    而后我用双手罩住耳朵,让自己能更清楚的捕捉到声音的方向。

    让人意外的是,这一次那个声音并没有消失,而是一直在持续!只是声音实在太小,如果不是这里四面环墙,可以把声音无限放大,可能我永远也听不到这细微的声音。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

    我顺着声音一步步跟到了第二间石室,进门之后发现声音果然大了许多,而且源头好像就在我们先前推翻的一口瓷缸里。

    这些瓷缸果然不对劲!

    我这会儿有些害怕,想要出去把胖子他们叫进来。

    但犹豫了片刻,我还是按捺住了这股冲动,因为我害怕惊动到了瓷缸下面的东西。

    我小心翼翼的靠近墙角的那些瓷缸,此刻,我终于毛骨悚然的发现,那声音并不是什么无意识的碰撞,而是一种有节奏的韵律。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听起来就像是一首中国古代的民谣。

    我以前在网上听过一段很有名的民谣,叫做秦谲,这是一种用编钟等乐器合奏的战国音乐,声音相当的反人类!

    为什么要说它反人类?

    因为这压根就不是音乐!好听的音乐可以让人全身放松,精神舒适,但是这个音乐恰恰相反,听了以后会让人坐卧不安,精神失常。论坛将其评定为:杀人音乐。

    我当时出于好奇,就尝试播放了一下,结果只听了十分钟,就足足一个星期没有睡好觉,产生过无数次想要自杀的念头。发布者自称这段声乐是在一座秦朝古墓里录制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到的,后来据说好几个听到音乐的人都自杀了,割脉的割脉,跳楼的跳楼,因为社会舆论太大,论坛被迫删除了关于这段声乐的一切信息。

    秦谲自此销声匿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