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北海巨妖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4本章字数:2233字

    一路游过去,我只觉得自己的脚好像泡在冰水里,这黑洞洞的湖水下仿佛有一张血盆大口,随时都会把我整个儿吞进去。

    我们一个个神经绷得紧紧,恨不得一口气游到对岸!

    还好一切还是蛮顺利的,我们四个人轮番交接,七八分钟的时间已经游了将近一半的距离,对面的河岸已经隐约可见。

    而这一次轮胖子去扶陈驼子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居然把手电筒掉水里去了。

    那手电筒的光芒在湖水中穿透下去,一大串气泡猛地从湖底涌了起来,我只感觉到自己身下的湖水一空,身体陡然间下陷了十几厘米。

    我亡魂皆冒,要知道除了血液的味道之外,光也很可能会刺激到湖底的这头怪兽!

    胖子这会儿也是吓得脸色铁青,我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湖底的亮光猛地消失不见,四姑娘的身体扎了上来,他把手电筒递给胖子,然后冷冷的说道:“快走。”

    这会儿自然没有人去追问他到底看到了什么,我只是感觉到四姑娘的脸色很差。

    我们手脚并用,竭尽全力朝着对面游去。

    只要上了岸,那我们就安全了。

    呼哧呼哧!

    突然,我耳边传来了急促的呼吸声,我转过头一看,却发现陈驼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死死的瞪着我。

    他脸上堆满了狰狞的笑容,皮肤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那模样很是歇斯里底。

    最让我感到心惊肉跳的是,在陈驼子脖子上的那几块巨大的尸斑,我又再次看到了!甚至在他脸上,我也看到了一块颜色浅浅的尸斑。

    “陈驼子你干嘛?不好,援朝快看住他。”

    我心跳骤然加快,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陈驼子张大了嘴巴,胳膊死死的箍住了王援朝的脖子,要把他脑袋往水里按。

    “哈哈,我要让你们为我陪葬!”陈驼子笑道。

    王援朝可是职业军人,哪里会让陈驼子得逞?一个翻身就脱困了。

    现在陈驼子整个人都浸泡在水中,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脸已经不成人样,爬满了一块一块深紫色的尸斑。那情景根本不像是跟我们谈笑风生的陈驼子,而像是死了好几天的尸体。

    他凄厉地大叫着,拼命撕扯着自己的脸皮,很快满脸都是血污。

    我忍不住浑身发抖,这种血腥味道连我都能闻得到,何况是嗅觉灵敏的水怪?

    陈驼子好像厉鬼一样,他拼命朝着我们嚎叫着:“一起死在这里吧!都给我一起死在这里吧!”

    “快走!”四姑娘第一次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原来他不是面瘫。

    我们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连四姑娘都这样,可想而知事情已经失去控制了……

    这会儿我们再也不管陈驼子了,没命的朝着对面划去。至于陈驼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们更没有心思去理会。

    可我们还没有游出四五米的距离,周围的水面就好像是被煮沸了一样。

    无数的气泡在我们附近炸开来,整片湖都在晃荡!

    我满头都是大汗,因为此刻不仅仅是冒出了大量的水泡,我们周围的湖水,也出现了强烈的暗涌,我死死地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给那暗涌卷走。

    “大家手抓在一起,千万不能被卷进湖底,卷进去就完了。”

    王援朝大声吼道,他的水性还算不错,不会像我这样狼狈不堪。他双脚狠狠一蹬,身体一个鱼跃过来按住了我的肩膀,这才将我的身体给稳住。

    而四姑娘犹豫了一下,也一把牵住了我的手,我们几个人这才不至于被暗涌给卷的四处乱走。

    就在此时,陈驼子那凄厉的叫声戛然而止。

    在他的脖子上猛然出现了一条铁链,而在铁链的尽头,是一截深蓝色的巨大触手,那触手把陈驼子的脑袋好像是蟒蛇一样盘了个全。

    咔嚓!

    一阵清脆的声音,离我们不到几米远的陈驼子脑袋好像西瓜一样爆开。

    那脑浆甚至喷到了我的脸上,陈驼子没有脑袋的尸体瞬间被触手拖进了湖底。

    “看水下面,他妈的这是什么鬼东西?”胖子大叫了起来,他的声音带着难以掩饰的恐惧。

    在我们身下的湖底,不知什么时候,亮起了惨白色的光芒,那光芒的颜色就像是乱坟岗里飘来飘去的鬼火。

    而在那层光芒周围,有一颗巨大的脑袋正在慢慢上浮!

    它的表面好像被剥了皮一样,满是筋络和蓝色花纹,形状也跟人的骷髅极为类似,直径差不多有五六米。

    我从上往下看去,给那对惨白色的巨大眼珠子盯着,身体一软,差点就直接抽筋沉下去了。

    这蓝色巨头的左右两边,好像蜘蛛一样延伸出了八条深蓝色的巨大触手,每条触手上,都绑着无数条铁链。

    在那磷光的映射之下,那无数条铁链仿佛构成了一个水下迷宫,看上去十分壮观!

    这些铁链居然是用来锁住怪物触手的。

    看着这些密密麻麻的铁链,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大家扯了半天都没扯完了。这些铁链错综复杂的缠绕在一起,那长度少说也有几千米,我们就是再拉一两个小时都扯不完。

    而后,那蓝色巨头张开了血红色的巨口,一大串足球大小的气泡猛地从它口中涌出来。我毛骨悚然的发现,那张血红色的巨口里满是倒刺,牙齿就像是鲨鱼一样锐利。

    陈驼子的尸体被巨口直接嚼烂,顿时一大片湖水,完全被染成了血红色!

    “这他娘的是什么玩意?胖爷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爷们的章鱼……”胖子说话的声音都不稳了。

    “不是章鱼,这东西叫禺强,可应该灭绝了才对。”

    四姑娘默默的说道。

    “什么是禺强啊?这玩意有没有什么弱点。”我赶紧问道。

    “禺强是《山海经》中提到的水神,曾经被不少住在水边的夏朝部落信仰,认为河水涨潮退潮都是由它来掌管。它生性残暴,活跃在北海,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动物,都会遭受到它的追捕,而且非常喜欢捏碎动物的脑袋,其实就是一种灭绝的史前蓝环章鱼!80年的时候在长江下流出现过禺强,有一支商船行驶过那里的时候,遭受到禺强的攻击。船上三十多人全部被杀,船也给掀翻了,最后渔民打捞上来了四五具尸体,发现尸体的脑袋全都被捏爆了……”

    四姑娘似乎很了解,他几乎没有思索就回答了我的问题。

    “禺强的食量非常惊人,跟恐龙一样,在经历了几次河水改道之后,中国已经很少出现禺强了。它是怎么在这座封闭的古墓里活下来的?”

    四姑娘说到这儿,满是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