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河神水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6本章字数:2132字

    接下来,我们就跟老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慢慢的,我和胖子两个人越来越觉得不可思议,胖子一脸神秘的说他是政府派来的大官,但老头却是无比茫然。我们又问了几句,才发现老头的思想居然还停留在抗战时期。

    他甚至以为,中国现在还在打小日本鬼子!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好笑,这里就像是桃花源一样,完全与世隔绝啊。估计这村子几年都难见到一个外地人,否则这老头不会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嘘。”

    胖子突然一脸神秘,然后冲着老头拍了拍手臂。

    见老头有些茫然,他又在桌子上写下了‘八路’两个字。

    “您是……”老头骤然一个激灵,看胖子的表情立马变了。

    “老乡,咱们一路上打死了不少日本鬼子,终于来解放你们了!”胖子露出憨厚的笑容,亲切的握住老头的手,颇有一副军民鱼水一家亲的味道。

    胖子接着说道,八路军这次派他来大王村,是要执行秘密任务的,需要村民们积极配合。老头听完之后整个人激动的都哭了,那模样估计胖子让他去挡枪子,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老乡,组织叫我问你,水道究竟在哪里?”胖子皱着眉头说道。

    “首长,这水道一般人是看不见的,连通着黄河哩。”老头知无不答。

    “黄河!”

    我和胖子一下子就兴奋了,如果这条水道连通的真是黄河,那肯定就是龙尾巴的所在地。

    “胡扯,水道怎么可能看不见?你是不是勾结了小日本鬼子,当了汉奸。”

    胖子沉着脸一拍桌子,把老头吓了一大跳。

    老头赶紧解释道:“首长莫生气,这水道真的看不见啊,里头睡着河神。”

    “哎呦,你个老头倒是伶牙俐齿得很啊!水道看不见,莫非还是透明的不成?再不给我老实交代,信不信我代表人民枪毙你。”

    胖子肚子一挺,做了个掏枪的姿势,那模样差点没让我笑喷。

    “首长千万不要乱讲,我要是当汉奸,不用您动手,一道闪电下来就把我劈死了。那真是一条看不见的水道,首长要是不信,我就带您去瞧瞧。”

    老头连连摆手,对胖子乱扣帽子的举动很是郁闷。

    “好,前头带路。”

    胖子把头昂起了几分,一脸威严地说道。

    老头沉浸在胖子的威严之中,丝毫不敢怠慢,连外套都不穿就推门走出去了。

    我拿起老头的外套跟在后面,见胖子还在那装相,忍不住一阵火大踢了一下这家伙的屁股。

    门口的马如龙等人也是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件事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不错嘛,胖子叔叔。”

    凯萨琳走过来就要拍胖子的肩膀,胖子猛的一哆嗦,差点没吓的瘫倒在地。

    这丫头刚才可是毫不留情,而且身手相当利索,胖子就是能反抗也不敢反抗。说不定这小太妹一生气,真把他绑在大树上用火箭筒轰。

    我们跟着老头走到了一口长满了杂草的古井前,老头回头冲胖子说道:

    “首长,黄河就在这下面。”

    “什么,你他娘的告诉我黄河在一口井里?”

    胖子见老头一脸认真,似乎是在忽悠一个傻子,顿时火冒三丈。

    “哎哟,首长您下去就知道了,要不然怎么叫看不到的河……”

    老头哭丧着脸解释道。

    说罢他就率先提着煤油灯,顺着井口的梯子爬下去。我们完全给老头搞得莫名其妙的,难道这口古井里真有什么蹊跷?

    “你们先下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马如龙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对着我和胖子招招手。

    “这老头不会是想谋财害命吧?”胖子这会儿有些发毛,他拿了把手电筒照下去,却发现井下空荡荡的,老头的人影也不见了。

    “首长,你们快下来哟!这里有两条船,刚好够你们看一看的。”

    老头突然从井底露出了半张脸。

    “这下面还真有一条水道!”我目瞪口呆,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在一口小小的水井下,居然有一条能供船只行走的水道,难怪我们之前找遍了大王村方圆一千米,也没有见到湖泊流水的踪迹,原来这水居然藏在了井里。

    我和胖子顺着铁梯子爬下去,发现井底下横着凿了一个洞,刚好可以供人通过。我们钻进去之后就发现,洞里便是那条足有两米宽的水道。

    水面上绑着两条船,老头已经提着煤油灯坐在了船头,昏暗的灯光往尽头照去,这应该是一条蜿蜒的河流。

    “首长看到么有,我没骗你吧?这里就是河神道,千万别说我通敌了,我最恨的就是汉奸……”老头见胖子要上船,赶紧过来扶。

    “嗯,还算你老实,这河神道是流向黄河的吗?”胖子艰难的从洞里钻出来,然后一下子踩在了小船上。

    那小船一阵趔趄,差点没翻过去,还好我反应得快,跳到了另一边,这才保持了平衡。

    “不是哟,再往前划一段路才到黄河,这条河神道,是河神专门为了保佑大王村而开的。”老头跟胖子仔细地解释道。

    “叮当,你他娘的听得懂什么意思吗?”

    胖子听的莫名其妙。

    “我又没多长两只耳朵。”我没好气地说道。

    正当我们说话的时候,马如龙他们也下来了,见到井底之下这副光景,几个人也是十分惊讶。

    “这通道,怎么有点像是地道战时挖的口子?”

    王援朝说道。

    那时候为了对付日本鬼子的扫荡,很多村子都开始挖地道,来躲避日本鬼子的屠杀。

    地道的入口通常设置在比较隐秘的地方,要不然就是炕下,要不然就在井下。

    这口井看起来,还真像是地道战时挖的。

    “不不不,你们摸摸两边的井壁就知道了。砖块已经被水冲得一点菱角都没有,摸上去也十分光滑,没有几百年的功夫是不会这样的。”马如龙的眼光十分老辣,他一下子就点到了问题的关键。

    “先过去看看吧。”

    马如龙轻轻说道。

    我发现他眼里有一抹难以掩饰的激动,似乎已经肯定了这条水道就是龙尾巴。

    那份铭文,马如龙知道的绝对不止三十二个字,还有一些别的信息,他并没有告诉我们。

    否则,他也不会定出大王村这个精准的点,还特地找了一个附近的人做向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