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被害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1本章字数:2640字

    第一章背叛

    昆山市是一个优美的城市,除了各处旅游经典,那些原始风貌的景色也足以让人一饱眼福。

    夏玉晴此时就在这样的一个城市之中,可却没有心思欣赏这美丽的风景。

    沉默的跟在杨文军的身后向前走着,心里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心中甚至有些不明的慌乱。

    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甚至救过她许多次,所以但凡有这种感觉她都会很重视。

    今天这种感觉再度浮现,使得她很是不安,可将事情的前前后后想肖,的确没有什么漏洞。

    交易地点是杨文军亲口说的,她联系队长的时候,也做的很隐秘,绝对不会有任何人会发现。

    向四周看去,也没什么异样,这样的平静,到是让她怀疑自己的感觉是不是错了!

    而就在她疑惑的时候,杨文军几人突然改变了路线。

    见此,夏玉晴一怔,这个时候队长他们应该也已经埋伏好了,如果杨文军的计划突然变了,那队长他们不但扑了个空,还有可能会有危险。

    想到这里,夏玉晴再欧阳不得多想望,有些慌乱的开口问道,“军哥,时间快到了,再耽搁就迟到了。”

    听到她的话,杨文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知道!”

    见此夏玉晴心中一惊,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起来。

    以一个特警的敏锐可以感觉得出来,此时的她绝对是有危险的。

    现在最安全的做法就是不再多问,以保证自己不会暴露,可此次行动关系着特警队上上下下几十条人命,如果她的情报有误,他们都会有危险。

    夏玉晴无法只欧阳着自己的安全,而让他们处于危险之中。

    对上杨文军那双似已看透所有的眼神,勉强的笑了下,“军哥,这次交易这么重要,我们迟到了不太好吧?”

    此话说出来,夏玉晴就有种破釜沉舟的决心。

    边说着已经悄悄将手机拨通,这样的做法对于夏玉晴来说简直是在找死,可队长他们却可以清晰的听到两人的话,一旦她真的暴露,大家也可以尽快撤离。

    从刚刚杨文军的表情来看,他很有可能已经看破自己,如果等确定了情况再与队长联系,就什么都来不急了。

    而另一边杨文军听到她的话,不禁冷笑一声,“这个交易的确太重要了,所以为了我们双方的安全,我已经提前取消了。”

    夏玉晴听了心中一震,脸色顿时变了下。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这场所谓的交易不过是个陷阱,现在就看我们能钓上来多大的鱼了!”

    杨文军说着不禁笑了出来,故做关心的问道,“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听到他的话,如果夏玉晴再不明白,她这个特警也就白当了,现在也只希望队长他们能听得到,然后马上撤离,那样她暴露的也就值得了。

    夏玉晴多次做卧底,危险的情况也不是没遇到过,明白只要没有彻底暴露,就不能自乱阵脚。

    现在也只是她的猜测而已,怎么也不能先承认了。

    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故做不经意的说道,“既然没有交易军哥怎么不早说,害的我还把仪器拿出来,这么沉的东西拿了这么远,我的手都累酸了!”

    听到她的话,杨文军的笑声更大了几分,边拍着手边说道,“好定力,不愧是特警队的精英,也不枉我这么看中你,如果你不是警方的人,我还真想好好的培养你一下。”

    夏玉晴听了脸色顿时惨白,却还是想做最后的挣扎,“军哥,你在说什么呢?我不明白。”

    杨文军人听到她的话还要再说什么,可却一眼看到夏玉晴在做上动作的手上。

    脸色顿时一变,突然抬腿踢来一脚踢来,夏玉晴下意识的躲避,却事出突然,她此时又有些精神恍惚,还是被踢个正着。

    夏玉晴闷哼一声,向后跌去,小腹的疼痛让她回过神来,可待想起身时,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顶到了她的额头上。

    一阵阴森的寒气袭来,带给夏玉晴的除了恐惧还有深深的绝望。

    看了看她,杨文军走上前去,一脚狠狠的踩在她的手上。

    ‘啪嗒’还在通话状态的手机掉了出来,夏玉晴的手也被狠狠的踩在脚下。

    而他似还不解气,又用力的一捻,顿时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

    夏玉晴却欧阳不得手上的疼痛,忙大声叫道,“队长,那是个陷阱,你们快跑!”

    ‘啪’的一巴掌打了过来,也打断了夏玉晴的话。

    “还真是够伟大啊!竟然牺牲自己成全别人,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成全你。”一脚踢碎了夏玉晴的手机,杨文军脸色更是难看起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夏玉晴可以做到这一步。

    夏玉晴活动了下有些发麻的脸,可耳朵中还嗡嗡做响,甚至肖他的话都有些听不清楚。

    可此时疼痛却让她清醒了许多,反正已经被发现,再装傻也装不下去了,不屑的笑了下,抬头看向杨文军,“既然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你的陷阱也没成功,我就是死了也值了。”

    “我是该夸你勇敢呢!还是该说你鲁莽?”杨文军见她如此,反而不生气了,低头下头轻声问道。

    夏玉晴笑着摇了摇头,顿时释然了,“勇敢也好、鲁莽也罢,都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只是……既然要死,就让我死个明白吧!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我是卧底的?”

    “的确是应该让你死个明白。”杨文军听了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眼中却露出几分异样的目光。

    而边说着拍了下手,“魏金国,出来吧,你就忍心让你的女人死不瞑目吗?”

    听到这个名字,夏玉晴的心沉了下去,身份暴露、又是男友出卖了自己,在双重打击之下,真的是彻底的绝望了。

    怔怔的抬头看去,出现在她眼前的正是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为什么……”好一会,夏玉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可一张嘴有些发涩的声音却肖她自己都觉得不是自己了。

    魏金国竟丝毫没有尴尬的笑了出来,“为了什么?”

    “夏玉晴,这个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信仰当不了饭吃,正义也不能让我过的更好。”

    这个答案可以说在意料之中,夏玉晴自嘲的笑了下,暗骂自己太笨,不但识人不清,在这个时候竟还抱有一丝希望。

    “夏玉晴,我一直会很信任你,可你的表现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杨文军看了看她,“不过……看在你也跟了我这么久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个机会。”

    夏玉晴不再理魏金国,慢慢的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向杨文军,“你是想让我把他们再引回来吧?”

    杨文军早已胜券在握,听了夏玉晴的话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没错……”

    谁知杨文军的话音未落,夏玉晴却看准了时机突的跳起,想趁他不备之时将他制服。

    可还未等她接近杨文军,‘嘭’的一声,枪声响起,夏玉晴随着子弹的冲击力直接摔了出去。

    强忍着伤处剧烈的疼痛,慢慢的抬头看去,果然魏金国手中还未来得急放下的枪正指着她。

    在这个时候夏玉晴竟笑了出来,她早该知道的,魏金国太了解她了,了解到可以猜出她下一步想要做什么,在他的面前自己又怎么能逃得掉。

    意识渐渐模糊,可夏玉晴却真的好不甘心,她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眼前杀了自己的人还好好的,不但可以逍遥法外,还可能会害死她其他的同事。

    可就算是有再多的不甘,似乎也没有用了,意识渐渐的模糊,最后陷入一片黑暗。

    却谁也没有注意到,夏玉晴的伤口处流出来的血越来越多,顺着她的手一滴滴的流下,滴入装着检测仪器的箱子内,染上鲜血的仪器看起来愈发的诡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