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如愿回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26本章字数:3138字

        罪哥是第一个举起手的,他心中暗自叫苦,怎么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这下子尸体这事还解释不清了,他看着几人抬尸体自身也染了一身血的小弟,苦笑不止。

        “今日中午,我市德川街一酒吧内发生命案,公安干警立刻控制住现场的同时抓捕连同酒吧老板在内几名犯罪嫌疑人。并同时查货此人行贿走私的账本,此案件的持续发展我台记者会跟踪报道。”

        林燃唐馨和乔星彤正在吃着午饭,电视里忽然插播了这么一条新闻,唐馨和林燃对视了一眼,齐齐低下头扒饭,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咦,馨姐,这好像是你在工作的酒吧啊,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还好你不在,要不然可让人担心死了。”乔星彤娇嗔道。

        “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唐馨条件反射般的和此事划清关系。

        “别紧张,淡定,谁都知道和你没关系啦。”林燃颇有些猥琐的一笑,看着唐馨挑挑眉头。

        “你好像以来苏北市我们这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真是个扫把星。”乔星彤埋怨的看了眼林燃,他立刻埋起头,怎么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苍天无眼啊!现在的女人不喜欢帅哥了吗?

        饭后,乔大小姐当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只能劳烦郁郁不得志的林燃出手收拾桌子。

        还好唐馨没有当甩手掌柜,有她陪着,做什么事都能变得心旷神怡,美女光是在一旁,发挥的作用便不可小视了。

        唐馨刷碗,林燃收拾完餐桌端着最后几个盘子放进洗碗池里,说道:“既然和过去一刀两断了,你也应该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新的生活?”唐馨有些迷茫的看了林燃一眼,有些颓丧的低头说道:“可是我除了杀人什么都不会。”

        “谁说的?你会的多着呢,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我觉得,你如果开酒吧的话,生意一定比那个罪哥要强的多。”林燃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唐馨若有所悟,说道。“哈哈,一会星彤去学校我们就去把酒吧盘下来。”

        这时,乔星彤慢慢走下典雅的红木楼梯。

        “去学校?告诉一声我的同学们,还有五天!我胡汉三又能杀回去啦,哇咔咔!”林燃气质转变的很快,学什么像什么,一派悍匪气质。

        “哼,我帮你说说话说不定你还能提前几天,好好跟着馨姐,要是她在不告而别,你一辈子都别想回去了。”乔星彤娇哼道。

        “谨遵太后懿旨!”林燃双手一拍袖子,虚蹲下来,尖细着嗓子说道。

        “咦,不对,你要是太后的话,那我岂不是太上皇了?”林燃意识到了自己身份不太对劲,恍然大悟道。

        “你够了!馨姐,晚上见。”乔星彤凤目含煞的扫了林燃一眼,再对唐馨说话,声音透着一股说不尽的媚和甜。

        林燃脸上不禁浮现起一丝笑容,此时,他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师兄弟,老瞎子一共收了三个徒弟,各个身手绝伦,这不是他自夸,每人都在各自的领域创下莫大名声。师兄弟三人的感情也很好。可惜三人分布各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相见。

        刚一到出事的酒吧门口,林燃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家伙!酒吧四周贴着封条,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是别想开门营业了。

        门前黑压压的围着不少记者,似乎有人被挤在中间出不来。

        “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去就回。”林燃叮嘱了唐馨一句,头也不回的扎进了人堆里,半分钟后他拉着一个衣衫不整的中年人仓皇的从人群里逃出来。

        “房东跑了,快追啊!”被围在最中间的记者出不来,只能高声喊道。

        林燃,唐馨和房东对视了一眼,二话不说掉头便跑,真被记者追上不知道要闹出多少麻烦事来。

        “呼,初次见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燃。”跑了三条街,三人跑进咖啡店里坐下,林燃和唐馨还好,房东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他休息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我叫周泽,是那间酒吧房东,徐罪租约到期我来跟他续约,没想到遇到这种事。嗨!真晦气,好好的怎么会出人命呢。”

        林燃和唐馨相视一下,这样最好不过了!免去了很多麻烦。

        “周老板,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和我朋友对您的店铺很有兴趣,却没想到突然出了这种事,您节哀。”林燃安慰道。

        “林兄弟,这人命官司一闹,我都不知道我这门脸还能不能租的出去!”周泽的目光很是殷切的看着林燃,他急不可耐要找一个冤大头接手。

        “不瞒您说,罪哥的内幕我们俩了解一点,他就算逃得了死刑,估计在牢里猴年马月都不一定会出来。酒吧谋害酒客,这事闹出去,这间房,可就不值钱了。”林燃用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子,给人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林燃是有钱没错,但他不是冤大头,该花的钱他一分不会省,不该出的钱,他也不希望被人当凯子。

        “林兄弟是明白人,我也说句实在话,我这房子所在的位置,以及内置的装修,而且里面的一切布局他一个月内不会来拿走,默认都是我的。看来他是回不来了,也就是说这里面的一切我都可以租给你们,但是这个价格,每年五十万!决不能再少了。如果没有这事,我都打算年租金在这个数上再翻一倍。”周泽叹了口气,恨不早点把合约签下来。

        林燃考虑了一下,五十万,确实不便宜,但也确实值这个价。心里早就有了打算,但林燃依旧装作犹犹豫豫的考虑了良久,免得周泽狮子大开口。

        “好吧!但是我要租三年。”林燃咬牙咬了半天,这才说道。

        “可以,三年就三年,咱们立刻去办手续!”周泽真心不认为出了这么大的事,日后这间门市能卖出价了,估计没几年别人忘不了这里的血案。他才不相信有人能起死回生。

        而林燃就认为唐馨一定可以!双方各取所需,这买卖做的痛快!

        一大堆有关部门转了一溜够,林燃和唐馨拿着《房屋租赁证》回到了酒吧门口。

        林燃把证书递到唐馨手里,看着依旧守在附近的记者,笑道:“看来这风波没过去,你还很难开门。”

        “见惯了风暴就会觉得,平凡才是真,我现在要让这个任务永远都不要结束,我可以一直过这种生活,或许,我的杀手代号,再也用不到了。”林燃突然长叹一声,感慨道。

        “你以前,一定是很厉害的杀手,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在杀手界的名字。”唐馨望着林燃的侧脸,眼中有一种叫做倾慕的东西。

        “还是不知道的好,反正都已经是过去了,不是吗?”林燃调皮眨了眨眼睛,玩世不恭的笑道。

        夜幕降临,人,终归是要回家的,目前这里就是他们俩的家。

        “嗨,女朋友大人,晚上好。”林燃现在单纯的抱着调戏老瞎子女儿的念头在口花花,以‘报答’老瞎子当年对自己的操练。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乔星彤脸上古井无波。

        “先听好的!”林燃顿时打起精神。

        “好消息就是,校方同意你明天回去继续授课了。”乔星彤促狭的笑了。

        林燃看着乔星彤,长着嘴巴微微皱眉道:“坏消息不会是我刚才调戏了你所以你打算再说我点坏话是吧?”

        林燃对乔星彤的行为模式已经摸透了。

        “bingo,你真应该为你自己的机智鼓掌!”乔星彤终于笑了,林燃抬头看了一眼,他隐隐感觉她这一笑,灯光都暗了不少,因为这光,没有她笑的动人,明媚。

        “突然叫我回去,估计有人要整我。”林燃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道。

        “那你回去还是不回去呀?”唐馨从一旁走了出来,轻笑道。

        “当然!不回去我还是那个俊秀与智慧并存,武艺和英勇同在的国家绝世好老师林燃吗?”林燃摸了摸下巴,微微低下头,用手轻轻一挑自己的刘海,眼神瞬间忧郁起来。

        “明天我就又能回到校园了,多么美妙的芬芳气息啊,我好怀念!”林燃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一是他的耳力是在太好了,楼上健身房传来两个妹子叽叽喳喳的交谈声和那些八卦他都清楚听得到。其次也是他的确怀念校园生活。

        林燃隐约能记起自己还没有被老瞎子收为徒弟之前的生活,自己还是一个小富之家的少爷,每天往返于学校,享受着全家人的疼爱。直到后来,一切都没了。

        他现在都记不得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到处都是火海,老瞎子救了自己。这么多年他无论怎么问,老瞎子都不肯开口,为了这事自己没少和他冷战。

        “老伙计,再见了。”林燃怀念着,又从自己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燃烧着火焰图案的A字母标志,这是自己的代号,烬!ASH,意为灰烬,取其首字母,为自己杀手的标志。或许多年之后所有人都会忘记,那个出手猛如烈火,欲烧尽世间一切的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