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薛恒的选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26本章字数:3137字

        薛恒知道林燃是在说他,本来还有些愧疚,当听林燃自视甚高的后半句,他怒的忍不住要从轮椅上跳起来。

        “是吗?林老师好大的威风,好大的煞气啊!还有本事让人家破人亡!王主任,你这学校真是雇佣了一位好老师啊!”王标没来得及说话,薛明便一脚踏进了学校来,和他儿子一样的阴阳怪气。

        林燃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很想甩句话过去,你不信可以试试!但他还是忍住了,他已经和过去告别,现在他是体育老师,劝人向善,不是职业杀手,冷血屠夫。

        林燃沉默,薛明反而不依不饶起来:“我看你是对我薛家很有意见!从来的第一天起,便处处针对我儿子薛恒,今天他坐在轮椅上,你都不放过他,我且问你!薛某何时的罪过你这尊真神?”

        “薛董别生气,我立刻就把他的所作所为禀告校方,这次势必开除他!”王标兴冲冲的说道,前些天刚和薛董许诺要除掉林燃,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你们都听谁说薛恒同学身体状况不好?”林燃语气怪异的说道。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你没看见薛公子坐着轮椅?”王标不放过任何一个表忠心拍马屁的机会,当先的嚷嚷道。

        “那以你这种说法,我明天也去买一辆轮椅坐上去我是不是就可以申请二级伤残了?”林燃不禁讽刺的一笑。

        “你什么意思!屡教不改还敢顶撞上司?”王标大怒道。

        林燃没有说话,他拿过一个篮球,走向了场地的一头,掂量了一下篮球的分量,看着在场地对面相隔几十米外的薛恒,他猛地把球掷了过去。

        火红的篮球后面似乎拉着一道彗星尾焰,众人都看得呆了,薛明更是紧张的吼道:“别伤害我儿子!”

        薛恒惊呆了,林燃不为所动,他早看出来薛恒根本就是装的,如果他站起来逃开,之前一切对自己的指责不攻自破。如果他不跑,那自己这一球他肯定是要结结实实吃下来的,揍了薛恒一顿,自己离职也不算亏,虽然会被乔星彤赶走,但自己可以在暗中保护他。

        “装,还是不装?”坐在轮椅上的薛恒心中百转千回,他猜到了林燃的意图,只要自己被篮球砸一下,林燃肯定会被自己赶走。

        “装下去!”薛恒咬咬牙,心中暗下决定,他仿佛化身成为死守温泉关的斯巴达勇士,视死如归的看着那颗飞来的篮球。

        “啊!”林燃闭上了眼睛,听着传来的鬼叫上,他笑了,薛恒果然没有勇气!

        他睁开眼,只见轮椅歪向一旁,而薛恒,早跑远了。

        薛恒实在硬气不起来,在他的眼中,那篮球仿佛化身成为一块疾驰的陨石,给自己一种感觉,如果他不躲开,就一定会死!他怕了,他不敢用命去赌。

        “这……”薛明哑然,看着王标,希望他还能有办法。

        王标不禁扼腕叹息,心道:这时候你看我还有毛用?不看看你的怂包儿子,就被篮球砸一下又能怎么样?真是个没种的。

        这话他可不敢说,只能绞尽脑汁想着注意,突然,他眼睛一亮,有了想法!再次怒斥林燃:“林燃,你还是一个老师吗,竟然用篮球去伤害你的同学,像你这种社会毒瘤,趁早离开我们学校!”

        薛明欣慰的看着王标,此人果然可堪造就,头脑很灵活。

        林燃像是看白痴似的看了一眼王标,说道:“请问王主任,你听说过有人用篮球砸死砸伤人的吗?况且还是相隔了几十米?便把铅球冠军请来他也未必能远隔几十米用篮球伤人吧?”

        王标得意的脸立刻变得呆滞,是啊,篮球怎么能伤人?自己怎么会在常识性的问题上出错?

        “所以说,如果薛董事觉得我的锻炼方法不科学,不合你的意思,你可以让你的儿子换到别的老师的那里,我又不会拦你。既然把同学送到我这来,我就一定会认真的,用我自己的办法去教导,所以,现在你们是时候决定了。”林燃看了一眼薛恒,又看了看薛明和王标。

        生活中有薛恒这种小人偶尔调剂一下是很有趣,但是如果让他一直在自己面前嚣张,耍手段,那就是一件很恶心人的事了。

        “儿子,是走是留,你自己决定。”薛明看了一眼还在发楞的薛恒,沉声道。

        “我,我留下!”薛恒的眼珠在眼眶里转了几圈,然后他说了一句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既然这样,王主任我们走吧。”薛明心情很复杂,拉着王标离开。

        王标有些不甘心,自己一定还能找到抓住林燃的小辫子的!但是薛明都开了口,他也只能遵从。恨恨的看了林燃一眼,跟随薛明离去。

        “我以为你巴不得离我远远的。”闲杂人等一走,王标走到仍旧一脸复杂的薛恒面前,笑道。

        “刚才我觉得我一定躲不开那个篮球的,但是我躲开了,我也觉得我一定举不完一百次杠铃,但是我也做到了。最重要的是,我最近,真的有点腰疼。”从薛恒的眼神里,林燃看到了真挚。

        “所以说,你需要一个体育老师!既然你留下来,我不会计较往事,你依旧是我的同学,我也依旧会认真负责的教你。但同时也希望,你不要在找麻烦了,我现在更喜欢平淡的生活。”林燃语气有些沧桑。

        薛恒眼神闪烁了一下,点点头。

        “是时候处理一下你们这两头货了,看来你们精力很旺盛啊,还有时间去告密,远远没到自身的极限,五十圈!秦佳你帮我数着,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下课。”林燃淡淡笑着。

        “您就瞧好吧。”秦佳递给林燃一个放心的微笑。

        “那个,林老师,我今天能不能请假?”薛恒认真的说道。

        “又要起什么幺蛾子?”林燃说道。

        “我想把同学们都叫回来,就几个人,我觉得挺不舒服的。”薛恒低下了头,声音越来越低。

        “原来是这样,先叫铁牛回来!几天不想我挺想这小子的。”林燃了然的笑道,看来薛恒真的改邪归正了,或许没有这么快彻底扳过来,但至少现在他一心向善。

        “林老师,铁牛可不是我叫走的,他是真的没法来。”薛恒连连摆手证明自己清白。

        “此话怎讲?”林燃眉头一皱。

        “我知道!”秦佳凑过来说道:“铁牛家里实在太穷了,最近这几天都在建筑工地当搬运工。”

        “那,你去把其他同学找回来把,铁牛那里,我待会亲自去一趟,你们把他工作地写给我。”林燃说着,让薛恒先去,后对秦佳说道。

        “嗯。”秦佳点点头,把讯息写在纸上塞进林燃的衣兜里。

        “老师,你可一定要把铁牛带回来啊,实在不行,我们可以给他捐款。”秦佳对着林燃撒娇。

        “我会尽力的,不过捐款可不是长久之计,我再想办法。”林燃说着,他想起一个人,或许铁牛的事情,他有解决办法了。

        继续看着薛恒的小弟跑圈,没一会,薛恒便把同学们都领回来了。

        他们看着林燃,都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是所有人都和秦佳一样,有对抗薛恒的勇气,这林燃可以理解。

        林燃也不是喜欢算后账的小人,之前怎样,之后也会如此。

        “老师,对不起!”同学们包括薛恒,齐齐对林燃一躬身。

        “不用不用,别忘了我教你们的锻炼技巧,现在立刻开始练习,不要偷懒!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林燃说着,重新安排好了同学们的规划,一直持续到训练结束。

        送所有的同学离开场馆,收拾好东西锁上门,林燃也准备离开学校了。

        学校老师的工作是很轻松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比较随意的。

        如果是往日林燃一定会选择‘贴身’保护乔星彤,但今天他有事便只能推迟了。

        建筑工地上,此时正是正午,日头毒辣,肆意向人间泼洒着炎热,挥汗如雨的工人中,林燃明显的看到了一个肌肤比常年日晒的工人白不少的肌肉汉子。正是铁牛。

        “嘿!铁牛!”林燃远远的招了招手,喊道。

        铁牛听到老师熟悉的声音,眼眶不禁一红,放下肩上扛的沙袋,咚咚的朝这边跑过来。

        眨巴了两下有些微红的眼睛,铁牛憨厚的挠了挠后脑勺,傻笑道:“老师,您咋来了?”

        “你旷课!我当然要来找你了!”林燃把脸一板,严肃道。

        铁牛顿时有些慌了,这么些年他没服过别人,第一次对一个人心服口服的人就是林燃,而且他对自己的看重是他可以感觉到的。

        “教,老师,我家里……”铁牛低垂下头,铁一般刚强的汉子嗫嚅道。

        “好了,你的事,我大概都知道。你有什么难处,别自己扛着,我是你的老师,什么话你不能对我说?把工作辞了,跟我来。”林燃拍了拍铁牛的肩膀,语气变得柔和。

        “这,好吧,我信你!”铁牛脸上露出了正杂之色,他看了一眼林燃真挚的脸,咬牙点头道。

        “快去快回。”林燃看着跑向工头的铁牛,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