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王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26本章字数:3164字

        那位母亲还没来得及说话,王标先插上嘴了:“林燃!你说说你,从你一到我们学校就有过好事?不是今天同学受伤就是明天社团来打砸,今天你倒好!直接把同学弄丢了,你该当何罪?等我一会上报董事,立刻把你革职遣返回家!”

        王标说完,眼神带着快意,让你小子之前嘲讽我?这下好了,让我抓住小辫子了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看我怎么整你!

        “王主任,我说句公道话,这事和我们老师真没关系,这位同学从来就不来上课。我们林老师从走马上任的第一天起就不知道有这个人,找人背锅,您也得找上一任老师,不是吗?”薛恒站了出来,替林燃说话。

        王标都看呆了,这什么情况?之前你不是最恨这个多管闲事的老师吗?现在怎么帮起人家来了?不是咱们一个战线吗?你怎么一回唱黑脸一回唱白脸啊,弄得我里外不是人!

        “是啊,我们全都都可以为林老师作证,这事和我们老师没关系!”同学们群情激奋,尤其以铁牛的大嗓门喊的最欢,一个顶三。

        林燃手往下压了压,说道:“大家不要吵,现在不是来讨论责任到底在谁的事,最终的,是要把孩子找回来!薛恒,你立刻报警,把事情告诉警方,其他人,分头寻找!”

        林燃一通发号施令,王标哑口无言,他现在还想不通,为什么连薛恒都要替林燃说话,这个新来的老师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这么多人都这么拥戴他?

        “用不用我帮忙?”乔星彤看着急火火的林燃,问道。

        “你要是闲着也来找找吧,毕竟一个大活人。”林燃说着,向那位失踪孩子的母亲要来了失踪人的身份信息和照片之后,立刻打车走了。

        一条阴暗的小巷,腐臭的污水和肥的流油的老鼠在其中穿行,林燃来到一闪漆黑色带着一个白色信鸽涂鸦的门前,三长两短轻轻敲了两下门。

        “打烊了,明个请早!”门内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林燃一句话没说,默默甩进去一张名片,用一张在地摊上买的孙悟空面具遮住了脸。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其中内有乾坤,不少人在电脑前忙碌着,处理着各种资料。

        林燃开门见山,拿出失踪少年的身份信息和他的照片,说道:“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找出这个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掌管着地下情报组织的男人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林燃立刻掏出一沓钱仍在桌子上,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

        一见到钱,那人立刻开始办事了,忙碌的指挥着手下找人。

        这些人,隶属于一个神秘的组织,信鸽营,传闻是古代军队中一群专业饲养信鸽的人退休后创建的组织,网罗天下间的讯息,只要拿得出足够的价钱,任何信息都能买得到。

        但是现在,也只有在黑暗世界有名的组织,有名的人,才能调动这些人,不是所有人能有接触这个神秘的组织。

        “烬,查到了,王洋,男,十九岁,父亲是军人于六年前阵亡,近几个月,时常有消息传出,王洋经常出现在靖海的海滩边。”拿了钱这些人办事也是真够痛快的,不到五分钟就有了结果。

        林燃点点头,默然走出了这里,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前半生他沉默的时间太多了,所以现在闲的有些话痨。

        “师父,靖海边。”把面具丢进垃圾桶里,林燃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目标地点。

        苏北市是一个沿海城市,可惜沿的是一个内陆海,便是如此,经济也十分发达,仅次于华夏的四大城市。

        今天天气很好,沙滩上的人和格外的多,想在这万千人中找到王洋也不是一个容易的事。但是王洋看都不看这些人一眼,直朝着人烟稀少,几乎没有风景的乱石滩走去。

        这个少年好好的健身课不来,偏偏跑到这么远的沙滩上来,除非他是色中饿鬼专门为了来看泳衣美女,不然一定就是想躲起来。

        果然,刚一到乱石滩,林燃顿时看到了一人,微眯着眼睛仔细看他的脸,正是王洋!和他的照片就九成像。

        “人找到了!”给王洋的母亲和正在找人的大家伙发了条信息,林燃并没有急着打扰他,这个少年,蛮有趣的。

        只见他正在演练一套军体拳,用心,用力,开口嘿哈声不断。他的拳法,在林燃看来,破绽百出,而且练的也很有问题。涉及到专业层面的知识,林燃就忍不住跳出来为人师表了。

        “小兄弟,你这套拳,打的不好!”林燃放下了抱着的肩膀,含笑道。

        “我好不好,用不着你管!快走开,别打扰我!”王洋一开口,火药味十足,仿佛他跟谁都过不去似的。

        林燃笑的更开心了,这小倔驴,简直跟自己年轻时候一个脾气!

        “我不是来打扰你,我是来帮你,像你这么练,一辈子也只能是花架子。”林燃语气透着一股超然物外,傲视群雄。

        “这么说你很厉害?有胆和我打?”王洋轻蔑的一笑,这种胡吹大气的人他见多了,有几个又真本事的?不是为了骗钱就是为了装,这种人,不好好教训他,他是不会说人话的。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林燃答应的痛快,他看出来了,要是不打服这个小子,他很难听进去自己的好言相劝。

        “吃我一拳!”王洋说打就打,当头就是一级弓步冲拳,这一招倒是使得像模像样。

        “你没午饭吗?这么没力气?”普通人眼里觉的他这一拳快如流星,在林燃看来,慢的好像龟爬,他轻飘飘的便把王洋的拳头按住,手背上的寒毛都纹丝不动。

        “如果就这点本事,还是别练武了,回家养猪去吧。”林燃的嘲讽调动了王洋的血性,他一声怒吼,不顾自己的拳头还在林燃手中,另一拳由上而下一记冲天炮要砸林燃的下巴。

        林燃把头一偏,王洋这蓄谋已久的一拳顿时打空了,他是,林燃夹紧腿,死死的夹住了王洋想要偷袭的一记膝撞。

        “你小子真不学好,净弄那偷袭的手段,上不了大台面,怎么样,你服不服?”林燃另一只手也捏住了王洋的拳头。

        “我不服!你只是控制住了我,你赢我了吗?”王洋气涨的脸红脖子粗,大吼道。

        “气大伤身,我帮你降降火气!”林燃也不多说,一个扛鼎势仿佛霸王扛鼎般的举起王洋,把他丢入了海中,正赶上拍过来的一道大浪,顿时把他淋成了落汤鸡。

        狼狈的从海中走出来,王洋也冷静了下来,看着林燃问道:“你到底是谁?”

        “问得好!一直到现在你终于说句人话了,我是你的新体育老师,没想到你小子很有胆啊!我的课你都敢旷,跟我回去!”林燃伸手要去拉他,却被王洋躲开了。

        “我不回去!和你回去能学到什么?能让我考上军校吗?”王洋自嘲的一笑,说道。

        “不知道你为什么对考军校有这么大的执念,但是对我而言,让我的同学考上军校,实在是太容易了。”林燃说着,看着脚下的乱石狂沙,他用脚一踩,无数沙石顿时飞扬而已,他蕴含真气的双手在身前一拨弄,一副沙石形成的太极图顿时凝结在半空中,数秒后才消散。

        这一幕在王洋看来,就像魔法一样,他知道自己这次遇到真神了,二话不说,双膝一软便跪在地上,激动道:“前辈,请收我为徒吧!”

        “不是我说你们这一代人武侠片看多了怎么的?怎么都是见我就跪下求收徒?我要是没看上你,我也懒得和你废话这么多,把你带回去就是你。你起来吧,至于我收不收徒,还得看你自己的资质悟性。跟我回去,你暂时跟着我学些东西。”林燃笑了,他不是爱显的人,之所以展示自己的手段,目的就是让王洋崇拜自己,从而,让他拜师。

        林燃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好运气!老瞎子走遍了大江南北,才找到了三个练武资质十分优秀的师兄弟三人,而林燃在这苏北市就找到两个,虽然资质不如自己,但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谢师父!”王洋倒是很会顺杆爬,先把这个身份称呼定下来再说。

        “你为什么不去学校跑到这来自己闭门造车?”林燃有些困惑。

        “因为我觉得那些狗屁体育老师还不如我自己,哦对不起,师父我不是说您,您和那些庸才不一样!像您这么帅的,注定干啥啥行!”王洋的马屁拍的露骨。

        “好!我就喜欢你这实诚劲!走,跟我回去,我劝劝你母亲,以后你每天早点来,有人教导,和自悟的差别可大了。”林燃对王洋越来越满意了,他就喜欢这‘实诚’人!

        “没想到啊没想到,出来一趟还捞到一个徒弟,以后端茶递水有人了!”林燃开怀大笑一声,看着王洋还湿漉漉的,当师父的也不含糊,二话不说脱下自己的上衣给王洋穿上,他说道:“你穿着。”

        一看到儿子回来,母亲顿时按捺不住心中的感情,扑过来抱住他痛哭不止。

        王洋也留下了悔恨的泪水,母子俩抱作一团暂且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