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教训四虎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26本章字数:3136字

        王洋已经找回来了,王标也只能讪讪的冷哼一声,扬长而去。其实便是王洋没找到,他也拿林燃没办法了,他敢明目张胆对付和乔星彤关系不浅的林燃,不就是因为薛明薛董事站在自己背后吗?现在薛董事的工资被洗脑成了林燃的忠实拥趸,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老师,那个没啥事我们就回去了。”薛恒没什么事便跟林燃告别。

        “好。”林燃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同学结伴离开,又看了看孤僻的站在一旁冷眼注视着这一切的王洋,说道:“你也回去吧,明天早点来学校。”

        “是,师……老师!”王洋险些把师父叫出来,连忙收住了,和林燃告别,王洋也被他母亲带走了。

        “你最近很能啊,薛恒也不找你麻烦,连从不来学校的刺头王洋也被你制的服服帖帖,你到底喂他们喝了什么迷魂汤?”

        “人格魅力!”林燃毫不迟疑的说了这句,见乔星彤的脸色有些不善,他立刻贱笑道:“其实主要是我对他们一片真心,他们投桃报李对我也很尊敬,就是这样!”

        “这么看来,日后指不定多少同学想转进你带的班呢。”乔星彤开了句玩笑,她怎么也料不到,这句话竟然一语成谶。

        唐馨新店要开张的事身为她闺蜜的乔星彤自然一清二楚,二人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到了唐馨的酒吧,名字没有变,依旧叫狂野酒吧,里面的装潢稍微变动了一些,让整体的线条感觉更柔和了一些。

        “唐老板,生意兴隆!”乔星彤也打趣唐馨。

        “死丫头,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乔星彤笑了笑,便在酒吧转开了,以她的身份,这种地方是很少来的。而且她长得这么漂亮,又不像唐馨这样八面玲珑,在这里肯定会吃亏的。

        唐馨笑着对林燃说道:“明天酒吧重新开业,你可一定要来哦。”

        “那当然!我得来给你镇场子啊!”林燃拍拍身前,义不容辞道。

        “敬你,为了我们俩的新生!”唐馨端来两杯酒,正是两个人初次见面时候喝的鸡尾酒。

        “为了未来!”觥筹交错,林燃仰头一饮而尽,酒精麻醉神经,能让人忘记一切烦恼忧愁。

        “明天,你得小心应付着点。我得到消息,那个死鬼罪哥,和苏北第一黑帮,他们口中的威远社团关系匪浅,你想要占下这个场子,还有他们的一关要过。总之遇到事,你不要出手,等我来,你身处这个位置,出手不便,我动手,也能给他们一些震慑。”林燃殚精竭虑的为唐馨考虑。

        “我出去看看。”林燃说着,迈步就往外走,刚走出门口,林燃就听到了乔星彤在叫自己。

        “林燃,快来救我。”

        “小妞,别喊了,玉皇大帝也救不了你,乖乖跟我们走,让哥几个爽爽,有你的好处。”林燃定睛一看,只见乔星彤被几个五颜六色头发的混混给围住了。

        林燃怒不可遏,当空一声断喝:“小王八羔子!敢在老子地盘上动我的女人,活拧了?”

        “你是哪根葱?识相的赶紧滚,要不让你见识见识我们伍常区四虎的厉害!”几个混混齐齐一转头,看着一个怒字清清楚楚写在脸上的林燃,哈哈大笑道。

        “厕所里跳高,过分!”林燃的脸色异常难看,跟这种人渣他还有什么可说的?林燃飞身过去,上前抓住两个混混的衣襟,一股沛然莫御的巨力,让他们连反抗动作都做不出,立刻被丢到了街边的垃圾车里。

        还剩下伍常两虎都看傻了,如神兵天降的林燃把只能在街头巷尾称霸的小混混彻底镇住了。

        他们傻,林燃也不傻,趁你病要你命,一个腿绊把两人扳倒在地,摔得四脚朝天。

        抓住一人一条腿,就在地上拖着,任由他们哭爹喊娘浑然不顾,拉倒垃圾车旁边一块丢了进去,也让他们伍常四虎作伴。

        “星彤,你没事吧?”

        “这都是些什么人嘛。”乔星彤的声音带着哭腔,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哪怕从家里出来独自一人生活也能保持着乐观的态度,但是今天她彻底感受到了孤单无助的滋味。

        要不是林燃及时注意到了自己,后果不堪设想。

        “没事的,几个小流氓,一会我打断他们的狗爪子!你回去找唐馨,我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记住!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怕,我一定会来救你,就像昨天,就像刚才。”

        “嗯。”乔星彤低着头回到酒吧。

        乔星彤一走,林燃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冷郁,他捏了捏自己手指的骨节,噼啪一阵爆响。

        走到刚从垃圾车里相互搀扶爬出来的伍常四虎身前,林燃冷声道:“我也不断你们活路,拔指甲还是弹琵琶选一个吧!”

        像他们这种行为,道上规矩,是应该砍手的!但是林燃也不像把事做绝,剩下两个酷刑给他们一个选择的空间。

        伍常四虎对视一眼,然后选了第三条路!只见这四人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动作整齐划一,像是排练过无数次,只听刚才最先开头的绿毛小子说道:“大哥,我们四个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老,您便是杀了我们我们也认了!但看大哥您的样子,好像也是道上混的,不如您留我们哥四个一条命,以后唯您的马首是瞻,您说一,我们绝不敢说二!”

        林燃笑了笑,刚想一口回绝,老子有事你们四个能帮的上?但他看着不远处的狂野酒吧,有了主意。

        “你们四头货起来吧,看样子你们是懂规矩的,今天的事我就算了,别忘了你们刚才说的话!”林燃带着浓浓威胁意味的说着。

        “大哥!你放心,以后我们就是你小弟,你一句话,我们哥四个上刀山下油锅!”伍常四虎拍着身体担保。

        “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你们四个记住,只要有人在附近打探狂野酒吧的虚实,或者有人找事,你们帮我摆平,你们搞不定,找我!”林燃说完,看了他们四个一圈,四个人连连点头。

        “明白了?那就滚蛋吧!”说完,林燃一挥手,那四个混混顿时脚下生风般的跑了。

        看也不看这四人一眼,林燃也是无心为止,日后他们能帮得上忙最好,帮不上也无所谓,林燃也没指望过谁。

        “走了,回家吧!”唐馨紧紧抱着乔星彤,在唐馨的怀里,乔星彤可以尽情的哭泣。

        今天对于唐馨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天,象征着她新生活的开始,和过去彻底告别。

        林燃和乔星彤很早起来一起到了唐馨的酒吧,一切都已经完成,只等一个吉时。为了等林燃和乔星彤,开业仪式只能推迟到下午,二人到酒吧看了一眼,小坐一阵,便立刻要去学校了。

        “要不是你非让我当什么体育老师,我一定要在苏北市开一家武道馆。”唐馨自己的生意就要红红火火的开张,林燃忍不住发了句牢骚。

        经历过昨天的那件事,乔星彤和林燃的关系更近了一些,当然,和男女朋友还是靠不上边。

        “体育老师和武道馆主,不是一样吗?”乔星彤好奇的侧着头问林燃。

        “倒是也没错,不过当体育老师的话,上头还有人管着,挺让人烦躁的。”林燃是个生性跳脱的人,他一直追寻着自由。如果这次不是老瞎子逼着自己来接保护乔星彤的任务,林燃还闲云野鹤着。

        “你家不是很有钱嘛!要不你把学校买下来怎么样?”林燃眼睛一亮,突发奇想道。

        “他们的钱和我没关系!”听完林燃的话,乔星彤有些愤愤的说了这一句。

        林燃这才想起因为她神秘男友的那件事,她现在和家里的关系闹的很僵。

        “我还是劝你,去和家里人认个错吧,你妈妈不会怪你。你以为冷战是给家人的惩罚,其实是你自己,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时候,你才明白你现在做的事有多傻。”林燃叹了口气,眼神一下子变得有些深邃。

        这番话,他深有体会。

        乔星彤也黯然了,久久不说话,直到学校。林燃先一步下车,转到乔星彤的一面车窗,说道:“你仔细想想,什么时候想回去了自己又抹不开面子,我陪你一起回去。”

        说完,见她还在沉思,林燃也不急,给她考虑的时间。

        “师父,师叔!”得了林燃的吩咐,两个人到的很早,没有外人,这两个人对林燃的称呼自然变了。林燃告诉了铁牛和王洋对方的存在,见二人正在站桩,林燃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非常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虽然你们错过了最佳的时节,但是现在努力不算迟。王洋,你腿再绷紧一点。铁牛啊,你也别绷的太紧了,顺其自然。”

        指点了一下两人,林燃端着茶壶,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慢饮起来。他很享受这样的时光,想当初自己和师兄们也累死累活的练功,老瞎子就这么在一旁看着,当时更可恶的是他不光喝着小酒还吃着葡萄。

        “薛恒,别藏着了,出来。”突然,林燃抬起一只眼皮,刮了一下门口,懒洋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