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地下车库的争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27本章字数:3256字

        林燃被停职的事情在学校还是闹开了,薛恒一听到消息就是找了他爸,让他爸出面解决林燃的事情。

        不管薛恒几人如何闹,不管学校发生多大的风暴,最终的结果都是没有丝毫改变的,林燃,再一次被停职了。

        不过让林燃松了口气的是乔星彤并没有让师娘跟他解除合作。

        停职这两天,林燃也没有在别墅里待着,而是每天早上都是平时一样,比乔星彤和唐馨早醒来,将早餐做好,然后一同吃过早餐后,陪着乔星彤一起去学校。

        乔星彤身边可是潜藏着一对对看不见摸不着的眼睛,林燃是不会放心让乔星彤一个人去学校的。

        他陪着乔星彤前往学校,虽然不能上课教导这些学生,可这对林燃来说,更是无所谓了。

        林燃每天就坐在乔星彤的办公室里,只要乔星彤上课去,他就跟着乔星彤一起。他在教室外看着乔星彤,乔星彤给这些同学们上课。

        乔星彤没课的时候,林燃就在乔星彤办公室楼下教导王洋和铁牛薛恒三人习武。日子过的倒也是惬意。

        这一天,是林燃被停职的第六天,林燃同往日一样,与唐馨乔星彤同进早餐之后,就坐在乔星彤的车上,跟乔星彤一起朝着学校而去。

        卡宴一路疾驰,驶进了学校。或许还是因为路上发生的事情,今天的乔星彤并没有让学校的保安把她的车开进地下车库里,而是自己一路踩着油门来到了地下车库。

        把车子停好,林燃就和乔星彤二人同时从车上下来。

        “别动!举起手来!”

        突然,林燃刚一下车就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一支冰冷的东西就顶在了他的头上。

        下一刻,林燃就看到乔星彤身后的转角处冲出来两个拿着微冲的黑衣人,同样将乔星彤给控制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林燃询问道。

        “闭嘴,举起手来!”身后,声音传来。

        被枪口对着脑袋,林燃这个时候也只能举起手来。

        “趴在车上!”身后声音道。

        这一刻,林燃下意识的就想要出手,可是看到乔星彤被控制着,他只好强忍着,压下体内运转的暗劲,趴在了卡宴车上。

        “乔小姐,得罪了。”

        见林燃趴在了车上,他身后一身黑色潜伏军事装的男子目光看向了乔星彤。

        “你们是他的人?”乔星彤听到这个黑装男子的话,连忙问到。

        “是少爷派我们来的。”黑装男子对于乔星彤的问题,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开口应到。

        林燃这个时候趴在车上,并没有看见。乔星彤一听黑装男子的话,立刻双眼就朦胧了起来,她声音有着些许的颤抖,询问道:“他,还好吗?”

        “乔小姐跟我们走吧,见到了少爷,小姐自然就知道了。”黑装男子并没有回答,而是对周围的几个人歪了下头。

        控制着乔星彤的两名黑衣人立刻就拉着乔星彤要上一辆黑色的商务车。

        “哼,暗劲高手什么时候也沦落到要使用枪来威胁人了!”

        卡宴车旁,林燃感觉到乔星彤被拉走,心中着急万分,冷哼一声,想要刺激下身后的黑装男子。

        黑装男子听到林燃这话,却是笑了笑,说道:“我们首先的职业是雇佣兵,其次才是武者。再说了,难道烬就不用武器了吗?”

        “你们知道我是谁!”

        黑装男子这话刚一说完,林燃就是心里一震。

        他杀手的身份怎么可能会被人知晓?

        老瞎子让他接这个任务的时候,肯定早都已经做好了他之前的档案。对于老瞎子的手段,林燃可是极其佩服的。

        以往那么多次的暗杀任务,只要有老瞎子出手,任何人都不会得知他的真正相貌和身份。这也是地下世界里只有一个烬的缘故。

        可是现在,这个人竟然一下子就将自己的是身份给说了出来。

        林燃不禁苦笑:老瞎子啊,你到底要我阻拦的人是什么身份。

        “烬,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奉命将小姐带走罢了。”黑装男子缓缓朝着商务车退去,枪口一直都朝着林燃。

        “是么?”

        感觉到黑装男子离自己已经有一段距离了,林燃的嘴角微微扬起,冷冷的道了一句,整个人突然之间动了。

        就像一道划破夜空的雷霆霹雳!速度快到肉眼根本就看不见。

        砰砰砰……

        带着消音器的微冲在林燃刚有动作的那一秒就是被扣下了扳机。

        子弹像宣泄一样朝着林燃刚刚趴的地方扫去。

        可是。

        已经慢了!

        黑装男子的微冲仅仅只是响了不到一秒的时间。

        随后,林燃的右手就像是一把钳子一样狠狠的掐住了黑装男子的脖子。

        “说!你们是什么人!”

        现在的林燃才是真正从尸山血雨中行走出来的死神,是让整个地下世界闻风丧胆的烬!

        从林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黑装男子呼吸都变得异常艰难了起来。

        黑装男子双眸瞪得大大的,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林燃,简直不敢相信。

        同样都是暗劲境界,林燃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比他强大这么多。黑装男子怎么都想不明白。而林燃却是不给黑装男子墨迹的时间。

        乔星彤已经上了黑色商务车,黑装男子的队友们此时都一个个将枪口对准了林燃。

        “放下我们队长!”

        黑装男子的队友们举着枪,威胁道。

        林燃冷笑,双眸中满是嗜血。

        “一群白痴!”

        嗖!嗖!嗖!

        林燃放下了黑装男子,随后身子如同一道闪电般,穿梭在黑装男子的队友之间。

        砰砰砰。

        枪声响起,可不到一秒的时间,黑装男子的几名队友就一个个趴在了地上。

        “你很强!”

        因为要收拾这些小喽啰而被林燃放下来的黑装男子这个时候站在了林燃的面前,冷静无比的看着林燃。

        “我知道,不用你来说。”林燃的声音很冷,“最后一遍,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的少爷又是谁!”

        林燃行走于地下世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泄漏自己的身份。

        这群人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那林燃就不能让这些人离开这里。

        黑装男子显然也是知道这个规矩,他被面罩找起来的脸庞看不到什么表情,不过双眸之中却是有一丝无奈。

        黑装男子道:“我们不过是一群雇佣兵而已,至于少爷的身份,你为何不去问大帝呢?我相信,大帝会告诉你的。”

        林燃的身子微微颤了下。

        原本以为这些人只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已,可是现在看来,这些人竟然是知道关于他所有的事情。

        大帝是老瞎子的代号。

        不过老瞎子早已经金盆洗手多年了,现在的地下世界里,仅仅只有一些元老级别的存在才是知道老瞎子的名头。

        而这些人……

        林燃上下打量了一番黑装男子。

        “你们是世家的私兵吧?你们的少爷恐怕就是世家的少爷吧?”

        林燃想不到还有什么势力会知道他和老瞎子的身份。

        黑装男子对此并没有回应,却也没有反驳,只是看着林燃。

        林燃冷哼一声,知道自己猜的不错。

        他在心里不停的骂着老瞎子:“给小爷找了这么一个对手,老瞎子,你够狠!”

        杀手界有三不可碰!

        一不碰元首,二不碰世家子弟,三不碰老前辈。

        倒不是说杀手们不会接受这种任务,只是面对这种任务,往往被杀得人不是要击杀的目标,而是接受了任务的杀手!

        林燃没想到,竟然让他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不过,他是谁。

        林燃怕过什么?

        他看着黑装男子,冷声道:“滚吧,回去告诉你们少爷,让他死心吧!星彤是我的女人!以后要是再来骚扰我们,那结果就只有一个。”

        林燃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黑装男子也没有搭话,而是冲着林燃一拱手,随后将手下拖进商务车,留下乔星彤,开着车离去了。

        黑装男子开车离去,林燃默默走到了乔星彤的身边。

        乔星彤的情绪非常的不稳定,一看到林燃走了过来,乔星彤立刻就蹲了下来,双手环抱着膝盖,身子微微颤抖着,抽泣着。

        “星彤,好了,没事了。”林燃还从未见见过乔星彤如此软弱可怜的一幕,此刻的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你走开!”乔星彤一下子将林燃推开。

        “星彤。”林燃看着乔星彤。

        乔星彤哭泣着,“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乔星彤的身子颤抖着,头埋在腿里呜咽着:“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和他拆散?你们什么时候关心过我,从小到大,你们有没有一次问过我的事情。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你们要活生生的将我们拆散!”

        林燃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他知道乔星彤口中的你们指的是谁。

        林燃看着乔星彤,“星彤,别难过了。师父师娘这样做肯定是为了你好的,你别这样。”

        “你懂什么!”

        乔星彤抬起头,瞪了一眼林燃。

        “从我出生开始,我就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亲是谁!母亲每天都在忙她公司的事情,根本就没有管过我。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别的孩子都有父母陪着,每天都有父母接送。我呢?”乔星彤哭泣着:“每天陪伴我的只有李伯!呵呵,她给我钱,给我最好的生活,可是呢?她知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

        “难道她以为有钱就能代表一切吗?钱比什么都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