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解决癌症的办法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28本章字数:3140字

        “师娘你手给我,我给你先把把脉。”

        乔母将手臂伸了出来,林燃也伸出了手,搭在了乔母的手腕处,闭目,开始静静的感受乔母的脉搏。

        乔星彤和乔母这一刻都是很认真得看着林燃的一举一动,神情凝重,眸中充满了期待。

        乔星彤当然期待林燃能给她带来一个好的消息,而乔母自然也很期待。

        虽然知道自己的病是已经没有治了,可乔母不是那种放弃的人,她自然期待林燃能给他一个惊喜,让人继续活下去,看着乔星彤结婚生子。

        她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完,乔母不愿意让她的生命就因为这种病而就此停止了下来。

        “怎么样?有没有办法?”看到林燃睁开了眼睛,神情凝重,一对眉头皱了起来又松了下来,乔星彤急忙问到。

        乔母也是说到:“小燃,如果没有办法就算了,师娘的病师娘自己清楚,你不用顾忌什么。”

        乔母不是傻子,她在林燃开口说要给他诊断的时候就知道了乔星彤一定将她得了癌症的事情告诉给林燃了,所以乔母现在很淡然,她虽然很想活下去,可也是看的很开。

        人终有一死,乔母对这件事情并没有耿耿于心。

        “师娘的脉象很诡异。”林燃开口了,“一般人的脉象都是平稳的,就算是得了病,也只是脉象很弱。可是师娘的脉象很是诡异,不弱,却也不强,就跟普通人似得。可动不动会间断性的沉寂一次,就是说,完全没有了生命迹象。”

        “什么?什么意思?”

        林燃的话刚一说完,乔星彤的脸色就变了。

        乔母依旧淡然,如死水般平静问到:“小燃,你的话师娘不太懂,你说简单一点吧。”

        林燃想了一下,看着乔母和乔星彤,解释道:“站在普通人的地位上看,师娘的脉象是很正常的。可站在一个病人的角度来看,师娘的病有点严重,已经病入膏骨了。”

        “那还有没有治?”乔星彤迫切的问到。

        面对无比紧张的乔星彤,林燃突然笑了,他说到:“放心吧,可以治。”

        “真的?”乔星彤的脸上露出来激动之色。

        林燃点头,看着乔母,叮嘱道:“师娘,你要保持好心情,你的病我有办法治疗,不过我需要时间来收集药材。这期间,你只要保持好心情,让病魔不要继续蔓延下去。”

        听到林燃如此肯定的语气,乔母一直风轻云淡的脸上终于是有了一些喜色,有了一丝惊异。

        “小燃,师娘这病你真的能治好?”乔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林燃笑道:“师娘你就放心吧。”

        乔母安心了。

        虽然这是乔母第一次见到林燃,可看到林燃现在的样子,乔母就对林燃的话相信了。

        原因乔母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林燃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只要是他说能做到的事情,那就一定能成功一样。

        “好了,吃饭吧,你们吃什么?服务员……”

        乔母唤来了服务员。

        因为一大早就到这里来了,林燃还真的是一点东西都没有吃,现在这时间,也是有点饿了。

        三个人点了一些很简单的饭菜,气氛融洽的消灭了桌子上的饭菜,林燃和乔星彤就和乔母告别,一同朝着唐馨的狂野酒吧赶去。

        今天既然唐馨的酒吧有活动,那林燃和乔星彤自然要去捧场的。

        将车停在了停车场,林燃和乔星彤下车朝狂野酒吧内走去的时候,林燃突然停了下来,他对乔星彤说了声让乔星彤先进去,他有些肚子疼,先去上个厕所。

        乔星彤对林燃的烂借口很是鄙夷,可乔星彤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林燃有些自己的事情可能不方便让她知道,所以乔星彤就没有说什么,一个人先走进了狂野酒吧内。

        看着乔星彤离去的背影,林燃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顿时轻松了下来。

        来狂野酒吧这一路,林燃都能感觉到乔星彤那骇人的杀意,那是要将林燃给活吞了的节奏。

        林燃知晓乔星彤这肯定是因为他在师娘面前说的那些话。

        所以这时乔星彤离去,林燃顿时感觉到轻松无比,他从口袋里拿出来手机,拨出去了一个很奇怪的号码。

        “小子,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解释!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打扰了别人干天底下最美妙的运动是什么样的后果!”

        电话刚一接通,那头就传来老瞎子愤怒的声音。

        林燃一听到老瞎子的话,当时就怒了起来,冲电话咆哮道:“你个老东西,又祸害了哪家的妇人?我告诉你老瞎子,你不要看老子不能碰女人,就拿这个来刺激我,呸,我不在乎。”

        林燃很不爽,后果很严重:“老东西,你再刺激一下试试?你信不信分分钟我把这活给你断了。”

        老瞎子一听林燃威胁自己,当时就要收拾收拾下林燃,可下一秒想到林燃现在跟着的人可是自己的女儿,老瞎子一下子就萎了下来,声音也弱了许多:“说吧,碰到什么事情了?”

        “哼,我要一些药材,当归、人参、雪莲、朱果、婴儿果和涎草。”完了,林燃有补充了一句,“都得要六百年年份的。”

        老瞎子刚开始听到林燃需要药材的时候,还疑惑了下,可是突然听到林燃说是要六百年的,还都得要六百年的,老瞎子顿时就破口大骂:“你当这些东西都是大白菜?路上一块钱一斤?六百年!你知道六百年的有多么难找吗?我当年为了一株三百年的涎草可是差点连命都……”

        “师娘得了癌症。”

        林燃不想听老瞎子叨叨,所以他打断了老瞎子的话。

        老瞎子那边顿时就沉默了,过了许久,老瞎子才是传来声音:“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不,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后,我会让人把药给你送去的。”

        林燃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装进口袋里,林燃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他喃喃道:“老瞎子,你可一定不能出事。”

        

        需要的这些药材能有多的难得,林燃比谁都清楚,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要守护在乔星彤的身边,保护乔星彤的安全问题,林燃绝对会自己动身前往寻找这些药材。

        可为了乔星彤的安危,林燃只能让老瞎子去寻找这些药材。

        老瞎子的实力林燃自然是知晓的,他相信老瞎子肯定能找到这些药材,可心里同时也为老瞎子担忧。

        不过想想。

        老瞎子怎么着也有自己一半帅了吧?这种小事情还不是分分钟就搞定的?

        林燃给自己宽心,随后朝着狂野酒吧内走去。

        现在不过下午三点钟,可狂野酒吧内已经是一片喧闹,轰响的DJ震得人耳朵发麻,根本就听不到身边人说话的声音。

        林燃不太喜欢这种气氛,因为越是热闹,就越容易出事。

        所以林燃找到了唐馨众人,就拉着众人来到了一间还算是安静的包厢里面。

        坐在包厢的沙发上,林燃打开了一瓶啤酒,对唐馨祝贺到:“恭喜了。”

        很诚心的祝贺,可是在唐馨看来,却是一点诚意都没有。

        唐馨拿起一瓶很贵的红酒,递给了林燃,不悦道:“你这算什么意思?喝啤酒?难道我一个开酒吧的连一瓶好酒都喝不起?”

        林燃讪讪一笑。

        他是真的不喜欢红酒,德国黑啤这种酒才是林燃的最爱。

        可是看到唐馨现在生气的样子,林燃也只好作罢,将啤酒给放下,拿着唐馨递过来的红酒,手指微微一动,一道暗劲使出,将红酒的木塞给拔了出来,然后拿起了一个高脚杯,倒了一杯红酒,“现在行了吧?”

        唐馨这才满意的笑了笑,跟林燃碰了一下,喝了一大口。

        

        “师父。”

        这时,薛恒几人突然走到了林燃的身旁。

        林燃收徒的事情唐馨这些人都是知道的,包厢里面又没有外人,所以薛恒几人也没有跟在学校的时候一样,称呼林燃为老师,而是直接就叫出了师父来。

        “八戒,有甚事?”

        林燃对薛恒叫自己师父的事情一直都耿耿于怀,他根本就没有答应过要收薛恒为徒,只是说让薛恒跟着铁牛他们一起学习而已。可薛恒就是一直不放弃,只要没人的时候,对林燃就是左一声师父,右一声师父的。

        林燃很头疼,所以经常调侃薛恒为八戒。

        一声八戒让包厢内的众人都是笑了起来。

        薛恒苦着脸,郁闷的看着林燃,说到:“师父,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林燃也郁闷道:“八戒,能不能师父师父的叫,这样显得你很像八戒。”

        薛恒不说话了,闷闷的喝了一杯酒,坐在了沙发上。

        一旁,铁牛和王洋几人看到薛恒吃鳖的样子,一个个都是乐得不行,他们噙着笑意,对林燃说到:“师父,我们有件事情要跟你说一下。”

        “说吧,什么事情。”林燃就知道,薛恒这几个人能一起过来找他,肯定就是有事。

        见林燃如此直接的问到,铁牛几人倒有些不敢说了,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性子的王洋开口说到:“师父,是这样的,上次篮球比赛的事情你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