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履行赌约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28本章字数:3190字

        游玩三天。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林燃几人在将洛圣都所有的景点都转了一遍之后,也是坐上了回到华夏的飞机。

        回到苏北市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华夏时间晚上十一点了。学校除了薛明前来接薛恒外,就没有一个人出现了。

        这样也好。

        林燃省的清静。

        与乔星彤一同先来到了唐馨的酒吧里面,把带唐馨带的礼物都交给了唐馨,然后在酒吧里面狂欢到晚上三点后,三个人才是一同打车回到了别墅里。

        一夜无话。

        次日,当乔星彤和林燃一同来到学校的时候,整个学校才是爆发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欢呼声。

        林燃同乔星彤刚以走进学校的大楼,所有的班上同学立刻就是出现,将他们两个人给团团围了起来,然后在欢呼声中,将林燃和乔星彤双双给架了起来,抛飞在了空中。

        

        林燃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在空中大喊着。

        “赶紧给我放下来,我恐高,我有恐高症,都放下来。”

        林燃一开始担心的自己会不会突然就没人接了。可是当他看到吓得尖叫起来的乔星彤时,顿时就是不乐意了。

        林燃在空中猛地一个七百二十度旋转,连翻两圈,让所有人都是没有接住他。然后落地的一瞬间,林燃身子微微一颤,双脚平稳落地。

        “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

        林燃落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冲进将乔星彤抛起来的人群中,挤开所有人,将落下的乔星接住。

        嘭。

        

        “乔老师,林老师,恭喜恭喜。”

        这时,学校的董事们都是走了过来,满脸微笑的对着乔星彤和林燃说到。

        林燃也是微笑着:“同喜同喜啊。”

        乔星彤也是陪着笑脸。

        “林老师和乔老师这一次竟然能从这么多的参赛队伍之中夺冠而出,将冠军带给了我们凤凰学校,这真是我们凤凰学校自建立以来,最大的喜事了。林老师,乔老师,说说,你们想要什么奖励?只要是学校能办到的,绝对满足你们。”诸位董事说到。

        这一次,他们可是打算真正的下血本了。

        国际大赛的冠军啊!

        林燃和乔星彤为他们带回来这样一个奖杯,那无疑是代表了他们凤凰学校在整个国际上都是最强的学校。

        以后只要有这个奖杯和荣誉证书在,还害怕其他的学校和他们竞争同学吗?

        董事会是真的打算大出血了,只要林燃和乔星彤提出来条件,只要是学校能做到的事情,那不管是什么,他们都会答应。

        可是,林燃听到这话之后,并没有提出来什么过分的条件,而是笑着询问道:“奖励什么的就不用了,对了,张校长人呢?我怎么没有看见他?”

        林燃当然没有忘记他出发前和张颌之间的赌约。

        现在,他既然拿着冠军归来,那张颌就得履行他的承诺了。

        从一开始,林燃就看到了躲在董事会成员身后的张颌,只是他假装没有看到而已,就是想要刺激刺激张颌。

        “这个,张校长他……”

        听到林燃的话,董事会的诸位都是有些尴尬,他们也记得之前张颌和林燃之间的赌约了,而且他们还都是见证人。现在,林燃明显是要让张颌履行他之前的赌约了,这让作为见证人的董事会成员们如何能不尴尬?

        “哎,张校长,你怎么站在这么后面呢?来来来,过来啊。站那么后面干什么,让我都没有看到你。”

        董事会的人一个个面色尴尬,可林燃却是一点都不尴尬啊。

        他看到董事会的人支支吾吾的,立刻就是喊出了声音来,冲最后面的张颌挥着手。

        张颌看到林燃发现了自己,知道藏是藏不下去了,他很是无奈,可脸色又得挂着笑容,从后面走了过来。

        “人太多了,我都挤不进来,你看,都挤出了一头的汗。”张颌笑着迎了上来,擦着额头上的汗,对林燃和乔星彤说到:“乔老师,林老师,恭喜恭喜,真没想到你们竟然能拿回来一个冠军。”

        张颌口气很是低下,可林燃却是一点都不领情。

        他看着张颌,玩味到:“不知道张校长还记不记得之前和我的赌约呢?”

        “哎呀,都是玩笑玩笑,林老师怎么就当真了。”张颌先是一愣,随后赔笑对着林燃道。

        张颌他当然不可能因为这么一个赌注就辞去自己校长的位置了!要知道,他能坐到如今这个位置,那可是吃了无数的苦,从底层摸爬滚打,一步一步上来的。让他自己辞掉工作?怎么可能!

        所以张颌低声下气,就是想要林燃不提这件事情。

        可林燃的性格又岂是那种轻易就说原谅的人?

        林燃的代号为什么会是烬?

        就是因为林燃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多说一句话,他只会用自己手里的工具将目标击杀,然后离去。从来都不会跟目标有任何一言一语的交流。

        可来到学校后,林燃跟张颌两人之间的矛盾都可以比得上林燃这么多年来跟老瞎子之间的矛盾了。

        林燃早都已经烦了。

        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张颌?

        所以,林燃的脸色沉了下来,冷声道:“玩笑?我看张校长才是在开玩笑吧?我林燃可没有把这个赌约当作是一句玩笑而已。张校长恐怕还不清楚,为了拿到这个冠军,我们参赛的人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如果不是我们的实力强大,恐怕现在你们见到的就是七具尸体了!”

        林燃的话一说完,乔星彤和薛恒几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后怕来。

        林燃说的没错,如果当时不是林燃实力强大的话,那他们现在恐怕都已经淹死在海底,连尸体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比赛具体的情况学校的人不知道,可林燃他们却是清楚无比。

        所以,薛恒几个人立刻就是站了出来,说到:“林老师说的不错,这一次比赛我们的确是差点为止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张校长,这种事情可不是玩笑!”

        张颌傻眼了。

        董事会诸位傻眼了。

        学校所有人都是傻眼了。

        他们望着林燃几人,似乎一下子就是看到了林燃他们经历的一幕幕。

        感觉到林燃众人的艰辛历程,薛恒的父亲立刻就是站了出来,对张颌说到:“张校长,男子汉大丈夫的,说出去的话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又岂能当儿戏?”

        张颌沉默了。

        这时,董事会的诸位成员也都是站了出来,说到:“张校长,我们也算是你和林老师之间的见证人了,赌约的事情……”

        董事会的几位没有把话说满。

        不过张颌也是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张颌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看着林燃,问到:“林燃,你真的要把事情做这么绝吗?”

        “绝?”

        林燃一怔,摇了摇头,说:“张校长,这件事情恐怕不是我做的绝吧?我可是记得,当时可是张校长咄咄逼人,一心要跟赌一次的,怎么现在张校长又说是我做事情绝呢?”

        “林燃,你确定?!”张颌咬着牙。

        林燃一笑:“这有什么确不确定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张校长,咱都是男人,说过的话总不能跟放屁一样吧?”

        “诸位董事,你们的意思呢?”

        张颌知道了林燃的意思,他转身看着董事会的成员,面无表情。

        若是放在平时,董事会的诸位恐怕还会为张颌说些话,可现在林燃刚刚和乔星彤拿出来一个国际冠军,这对于学校未来的前景来说,可是潜力无穷的。所以,董事会的诸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微微摇着头,长叹了一声。

        “好的,我明白了。”

        张颌看到董事会的行为,也是明白了。

        他突然笑了,指着林燃笑了。

        “林燃,你狠!”

        “一般一般,跟张校长的毅然决然比起来,我还是弱了点。”林燃笑到。

        张颌冷哼一声,眸中满是仇恨的望着林燃说到:“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后悔的!”

        言毕,张颌就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学校。

        望着张颌离去的背影,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不由得有些隐隐的同情。

        他们同情张颌,得罪谁不好,偏偏是得罪了林燃。

        同时,所有人也都是明白了一个道理。

        在这学校里,谁都可以惹,就是不能惹了林燃。

        否则,张颌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一点,柳如龙心里深有体会。

        迎接林燃和乔星彤的欢呼因为这一次插曲就这样散了,所有同学都是回到各自的班里上课。

        而在学校外,张颌望着学校大楼,眸中杀意闪烁!

        “林燃,你让我没有了工作,哼,我就让你没了命!”

        张颌声音低的就像是东北寒冬中的凛风。他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拨出去了电话号码。

        “喂,柳老师,你能出来一下么?我借你的车用一下。”

        电话那头犹豫了下,过了一会儿,才是传来了柳如龙的声音。

        “张颌,你还想要干什么?”

        张颌听到柳如龙言语中称呼的变化,冷笑了声,说:“柳如龙,是不是我现在不是这破地方的校长了,你就打算跟我划清界限?”

        “张颌,你我以后不可能有交集了,只要林燃还在一天,你就永远都不可能重新回到学校了。”柳如龙淡淡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