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师弟陆烧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28本章字数:3266字

        林燃定睛一看,这才是发现青年的身后虎子他们几个已经爬了起来!

        虎子怒视着林燃,“小子,那天你不是挺厉害的么!来啊,我看看你今天还怎么嚣张!”

        虎子似乎很有底气。

        说完这话,他恭敬的看向青年,说到:“师父,你可一定要给徒儿报仇……”

        “我知道了。”

        虎子正说着,突然被青年制止了。

        青年一步一步的朝林燃走去。

        虎子看到这里,不禁露出了笑意,狂妄道:“小子,我师父可是深山中修行的高人,与日月同辉,与天地比肩,哼!识趣的话就赶紧跪下来轻饶,兴许我师父一高兴还能饶你一命。”

        

        林燃笑了。

        听到虎子的话,林燃是真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而林燃身旁的沈秦佳却是担忧的拉了拉林燃,低声对林燃说到:“老师,你小心点。这个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你出现之前我听他们说到过的那个人。”

        “哦?”

        林燃噙着笑意,问到:“他怎么跟你说的?”

        秦佳眉头微蹙,道:“我听他跟那几个人说过他这个师父的事情了。他说他师父能一根手指就把一块砖头给戳出来一个窟窿,还说他师父一跳就有两三米高,吹呼的根本就不像是凡人一样。”

        秦佳有些紧张,虽然她也不相信虎子说的话,可是今天看到虎子师父这奇怪独特的装备,秦佳的心里不禁还是有些担忧。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恐怕没有人会穿成这样在大街上出现吧?

        又不是什么主题聚会派对之类的,穿成这样不是摆明了脑子有问题,不正常么。

        “不正常?”

        虎子他从来都不这么觉得,他可是亲眼见过的。

        当初刚刚遇到青年的时候,虎子也觉得青年不正常,可是看到青年显露出来一根手指戳钢板的能力时,虎子一下子就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在虎子现在的眼里,青年就是神!

        这个世界上有谁能跟神做对吗?

        答案显然是没有。

        所以虎子现在很兴奋,看到自己师父已经走到了林燃的身边,虎子很激动。

        他似乎已经看到林燃被师父打趴在地上,跪地求饶的情形了。

        想着想着,虎子狂妄的大笑起来。

        可下一秒,笑声戛然而止。

        虎子错愕的用手指掏了掏耳朵,不敢相信他刚才听的称呼。

        “师哥。”

        青年走到了林燃面前,一直紧绷的脸突然微微一笑,向林燃问好。

        林燃还是笑了,笑的很开心,他拍了拍青年的肩旁,说到:“你小子怎么把师父的炼丹服给穿出来了?不怕那老东西知道了打断你的腿?”

        “不是我偷的。”青年耸了耸肩,“我在外面玩的好好的,师父非要我给你送东西来,诺,这不是我跟他交换的条件么。”

        “好吧,东西呢?”听到送东西,林燃的双眼放光,急忙问到。

        青年见林燃如此着急,也不废话,手在道袍里摸了摸,然后拿出来一个小包裹递给了林燃,“就这个东西了,里面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林燃接过小包裹,点了点头,马上就是将包裹拆开。

        包裹里面还裹着一个小箱子,林燃打开小箱子,几颗药材的香味顿时就扑鼻而来。林燃扫了一眼,看到他需要的东西都在这里后,满意的将箱子重新包了起来,然后才是对青年说到:“辛苦你了,晚上请你吃顿大餐。”

        “那就谢谢师兄了。”一听到吃大餐,青年的两眼顿时放出万丈光芒,嘴巴流着哈喇子对林燃感谢到。

        这时,一旁一直看着的秦佳和虎子都是忍不下去了。

        秦佳一脸讶异的看着林燃,问到:“老师,你们这是?”

        林燃闻声,才反应过来,说到:“哦,你看看我,只顾着关心东西了。来,秦佳,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师弟,陆烧。”

        说完,林燃对青年陆烧说到:“师弟,这是我的学生,秦佳。”

        虎子这个时候也是插进话来,不解的看着陆烧,问到:“师父,你跟这小子?”

        啪!

        陆烧猛地一巴掌打在虎子的后脑勺上。

        “什么这小子,这是你师叔!快叫师叔。”

        虎子傻眼了。

        他瞪大了眼睛,讶异的看着林燃,又看了看陆烧,似乎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师父,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这小子怎么可能是你的师兄?”虎子怎么都不愿意相信。

        可陆烧瞪了一眼虎子,虎子立刻就焉了下来,耷拉着脑袋,无比郁闷的问候道:“师叔。”

        “嗯,不错,好孩子。”林燃乐道:“师弟,你怎么收了这么一个徒弟,这简单就是废物么,一点资质都没有。”

        陆烧摇了摇头,“要什么资质,我收徒的标准是身价一百万,只要每个月能给我供奉十万,我就可以收他为徒的。”

        林燃傻眼了。

        “我就说你小子怎么那么有钱,比那老瞎子都要有钱,原来你一直都这么搞。”

        陆烧嘿嘿一笑,不做声。

        一旁,虎子听到林燃和陆烧之间的谈话,气的肺都要炸了。感情一直以来,他虎子在人家的眼里就是一个取款机罢了。徒弟?什么狗屁,都是一些忽悠人的把戏罢了!

        虎子越想越是觉得窝火,可转眼一想,又想到陆烧的本事,虎子又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林燃这个时候也没有去在意虎子跟他之间的矛盾,在林燃的眼里,这点事情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所以他也没有理会虎子,而是对陆烧说到:“东西你已经送来了,接下来你打算干什么?”

        陆烧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在国外的线断了,近期恐怕是没有任务了。国内这边有那些人注意着我们,我们又不能出手,所以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去。”

        “好吧,既然这样,你在我这里就先待上几天吧,刚好,我带你去见见师娘。”林燃说到。

        陆烧想了下,最终点了点头。

        之后,秦佳回到学校去上课了,而林燃带着陆烧一起来到了乔星彤的办公室,在跟乔星彤介绍了一下陆烧,让二人认识之后,林燃就和乔星彤一起来到了乔星彤母亲居住的别墅。

        乔家大院在苏北市最奢侈的区域内,车子开进大院的时候,陆烧就是不停的啧啧称赞。

        林燃受不了陆烧那土鳖似得样子,赶紧就在乔星彤的带领下,来到了乔母的面前。

        “小燃,你来了。”

        乔母见到林燃,脸上挂着微笑。

        林燃问候了一声,走到乔星彤母亲身边,让乔星彤母亲坐在了椅子上,然后给乔母把脉,“师娘,药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今天就可以开始给你治疗了。”

        林燃一边诊脉,一边和乔母交谈着。

        乔母看林燃的时候,脸上永远都是挂着笑容,她缓缓说到:“那就辛苦小燃了。”

        “辛苦什么,给师娘看病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是我的责任,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林燃摇着头。

        这个时候,终于欣赏完乔家大院的陆烧在一个管家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一看到乔母,陆烧赶紧就跪了下来,在乔母讶异的神情中,三拜九叩,恭敬道:“弟子陆烧,见过师娘,愿师娘福如东海,寿比天齐。”

        陆烧的行为让乔母很是奇怪,特别是看到陆烧身上的衣服后,乔母更是疑惑。可看到林燃无奈的表情,乔母就是知晓陆烧肯定就是老瞎子的其他徒弟了,当下,乔母就是用闲着的手将陆烧给扶了起来,说到:“那老东西就跟我说过小燃的事情,我一直都以为那老东西只有小燃一个徒弟,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大小伙,来,让师娘好好看看。”

        陆烧赶紧走到乔母身旁。

        乔母上下打量着陆烧,不时的点头。

        “嗯,不错,这身衣服穿在身上挺帅的。虽然怪异,倒也显得精神,有那么几分仙气。不错不错。”

        乔母对陆烧的衣服给了五分好评。

        陆烧乐的就差要笑出声了。

        乔母这个时候接着问到:“陆烧?你的名字也是那老东西给你起的吧?”

        陆烧点了点头。

        他们师兄弟四人,除了二师姐的裴雪的名字是她本来的名字外,其他三人的名字都是老瞎子给他们取得。

        见陆烧点头,乔母就是骂到:“这老东西也真是不负责任,取名这么大的事情,他简简单单,给你们来个陆、林、岳、海就是姓了?单字加一起,燃烧?呵呵,倒也真是省事。”

        乔母看起来很不高兴。

        林燃和陆烧听到这里,都是讪讪一笑,不敢说什么。

        他们名字的事情老瞎子的确是一点都没上心过。

        大师兄叫岳飞,二师姐叫裴雪,加上林燃和陆烧,还真就跟乔母说的一样。

        而这一点,老瞎子的解释是:都是行走于黑暗中的,名字什么不过是个代号而已,起那么有内涵的干嘛?浪费事么。

        “师娘,你的病没什么要注意的了。最近这段时间你好好休息,我给你好好调理下,然后再把药给吃了。估计两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彻底痊愈了。”

        林燃给乔母诊断完毕,将手收了回来。

        “师娘,这段时间你可一定不能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否则药效会大大折扣,到时候恐怕就有些棘手了。”

        林燃站在乔母身旁,提醒着。

        乔母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就放心吧,我记住了。”

        林燃点了点头,然后开出了一张方子,让乔家的人拿着去买做药引的药了,准备给乔母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