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倭国忍者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28本章字数:3043字

        乔母的病放在现在的医疗条件,的确是没有办法治愈的。可是放在林燃这里,就不一样了。

        境界达到林燃这种,对于身体内部的每一处都是即为了解,他们甚至能做到通过体内内劲让血液倒流!就好像林燃,当时为了救下乔星彤,林燃替乔星彤挡下了子弹,子弹虽然打中林燃,可却是被林燃的内劲给毙了出来,并没有击穿林燃的身体,而是被卡在了林燃的骨头外。

        内劲,是整个世界最奇特的一种力量。

        虽说不能生死人肉白骨,可用来治病,那可真是没有什么不能治愈的。

        只是乔星彤母亲并不是武者,体内没有内劲,所以林燃才只能借助这些六百年的药材,来让乔星彤母亲暂时的获得内劲,之后再讲过他的引导,让乔星彤母亲体内衍生出来的内劲来治疗乔星彤母亲的病。

        过程是漫长的。

        所以林燃就一直住在了乔星彤母亲的乔家大院里面,直到通过内劲彻底让乔星彤母亲的病痊愈,林燃才是和乔星彤一起从乔家大院里面搬了出来。

        为了感谢林燃,乔星彤特意的亲自下厨,给林燃做饭。

        她的手艺都是在照顾她妈的时候学会的,林燃从来还没有见过乔星彤下厨。

        坐在沙发上,林燃既期待又忐忑的看着在厨房里忙的有模有样的乔星彤。

        “星彤,你要是不行的话就说声,我来给你帮忙。”林燃担忧的说了一声。

        厨房里,乔星彤的声音传来。

        “不用了,你就坐在外面等着吧,呀,糊了!”

        林燃苦笑。

        望着在厨房里上下忙碌的乔星彤,林燃不禁担忧:她做的饭到底能不能吃。

        答案是意料之中的。

        餐桌旁,林燃和赶回来的唐馨二人都是耷拉着脸,拿着筷子看着桌子上黑乎乎一大堆的东西,踌躇不决,不敢动筷子。

        而事情的始作俑者看到二人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那个,家里这个炒菜的我不太熟悉,没控制好火力。”

        “哦。”

        林燃和唐馨二人互相对视一眼,都是从对面的眼中看出来了苦涩。

        而乔星彤却是接着说到:“不过就是颜色难看了点,你们尝尝,我刚才尝了一下,觉得味道还不错的。”

        林燃和唐馨犹豫。

        “星彤,你确定你今天这是感谢我而不是要谋杀我么。”林燃很认真的看着乔星彤。

        乔星彤见林燃二人不愿意动筷子,心里当时就有火,可一看到自己做出来的东西的确是一点样子都没有,也就没有发作,只是气的哼了一声,说:“你们不吃,我吃。”

        说完,乔星彤就拿起筷子自己夹了一口黑乎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菜放进了自己的碗里,就着米饭吃了下去。

        林燃和唐馨二人都是无比佩服的看着乔星彤,目光中满是期待。

        “能吃吗?”

        林燃和唐馨二人看乔星彤脸色没有一点异样,不由得好奇的问到。

        乔星彤冷哼了一声,“味道还不错呢,你们不吃算了,自己饿着去吧。”

        说话间,乔星彤又夹起一口菜放进了碗里。

        二人见乔星彤吃的津津有味的,不禁也拿起筷子,带着几丝忐忑的心情夹了一口,放进了碗里。

        就跟面对毒药一样,林燃二人很不情愿的将菜慢慢的送进了嘴里。

        轻轻的尝了一口,林燃眼前突然一亮,脸上也是露出几分讶异,难以置信的看着乔星彤,说到:“哎呀,还真不错,没想到这菜做的连是什么东西都分不出来,还能有这样的味道。星彤,你厉害。”

        林燃说完,赶紧又夹了一口,放进了碗里。

        唐馨听到林燃如此评价,好奇的看了一眼林燃和乔星彤,还是犹豫的将菜放进了嘴里。

        味道是真不错。

        唐馨的脸上露出惊喜来,冲乔星彤竖起了大拇指。

        一口将菜吞进肚子里,唐馨站了起来,面带笑容,对乔星彤和林燃说到:“为了庆祝一下我们乔大小姐做的饭竟然如此可口,我决定,把我店里珍藏的酒拿出来,我们一醉方休。”

        话音一落,唐馨就跑进了自己的屋子里,一会儿拿出来了三瓶包装看起来很朴实的白酒出来。

        “好酒!”

        三瓶酒,哦不,应该说是三坛酒。

        唐馨拿出来的酒的包装是三个跟古代装酒一样的小瓦罐,上面的泥封还没有打开,林燃就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酒香。

        “馨儿,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如此美味的酒。”林燃笑呵呵的从唐馨的手里接过来酒罐,赶紧拆开泥封,陶醉的深呼吸了一口。

        见林燃如此识货,唐馨得意的扬了扬鼻子,说到:“这三瓶酒可是我好不容易从一个快一百的老人手里收来的,本来是打算做我店里的镇店之宝。不过今天高兴,本小姐就大方一次,来,喝个痛快。”

        唐馨也拆开一罐酒,给她和乔星彤一人倒了一杯。

        酒有些浑浊,不像是一般白酒那样淳透,可是这酒味中蕴含着一股淡淡的泥土的芬芳,让人陶醉不已,深陷其中。

        唐馨说到:“那老人说了,这酒的名气可大呢。酒名醉黄泥,古代的皇帝一年才能喝到一次呢。”

        “醉黄泥,好名字。”林燃是真心称赞,他哈哈大笑,“皇帝一年才喝一次?来,今天让我们也做一回皇帝吧。”

        说完,三人都是举起杯子,笑着碰杯,将杯中醉人的醇酒一饮而尽。

        林燃和乔星彤三人都不是嗜酒的人,平时他们根本是不喝酒的。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唐馨拿出来这三瓶酒之后,几个人都是很想畅饮一番。所以桌上就开始觥筹交错,你一杯我一杯的,不一会儿两瓶酒就被消灭了。

        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

        乔星彤和唐馨二人喝着喝着都是感觉有些恍惚,不过她们不觉得自己醉了,因为她们的意识还是清醒的,能知道她们在做什么。

        “林燃,谢谢你。”

        乔星彤举起了酒杯,“虽然我很讨厌我妈,可她得了这种病让我差点就崩溃了,如果不是你,林燃,我……”乔星彤突然留下了泪,哽咽道:“反正我谢谢你。”

        林燃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从来不醉酒的他现在竟然神情有些恍惚。

        听到乔星彤感谢他,林燃笑了笑,说到:“谢我干什么?你是我女朋友,有什么好谢谢我的。再说了,我是谁,我可是雷锋,你见过雷锋需要别人说谢谢的吗?”

        林燃摆着手,“师父把我们拉扯大,在我们的心中,他就是我们的父亲,而师娘虽然没有见过我们,可他既然是我们的师娘,那就是我们的母亲。我给自己的母亲治病,要什么谢谢?”

        乔星彤很感动。

        林燃这一番话虽然说的客气,可是听到乔星彤的耳中,让乔星彤很是感动。

        乔星彤不由得想起了慕容钧。

        她跟慕容钧在一起的时候,慕容钧从来都没有过问过她家里的事情。有时候她想要跟慕容钧说说她家里的情况,可每次一开口就是被慕容钧给阻止。以前,乔星彤觉得这些还没有什么。可是现在跟林燃比起来,以前的慕容钧似乎真的就是把她当成某种工具。从来都不会过问她的一切事情。她难过的时候,慕容钧不会陪她。她想要逛街的时候,慕容钧也不会陪她。

        慕容钧唯一给她的就是钱!是车!是别的女人梦寐以求的身外之物。

        可她在意这些吗?

        乔星彤笑了笑,她会缺钱?

        “林燃,我们再喝一杯。”

        乔星彤倒了一杯酒,跟林燃再次碰了一下。

        

        林燃虽然没有喝醉,不过头还是有些晕,早早回到房间休息。

        月色渐浓,似乎也是在嘲笑林燃一样,大肆的释放着他的光辉,将站在窗口的林燃给照的透亮。

        林燃开着窗子,目光中精芒闪烁,望着别墅外迅速闪过的几道身形,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怎么都是一些没有脑子的对手,就不能来一个能让大爷我好好发泄的一下的么?”

        嗖!

        话音一落,林燃纵身一跃,就是从窗子跳了出去。

        几个起落的功夫,林燃就是拦在了三个全身包裹在夜行衣之下的摆放者面前。

        “为什么总要选择这么晚的时间?就不能大白天过来?不知道我们还要睡觉么?”林燃打着哈欠,不满的对三人说到。

        三人手上一动,一支五角镖就是出现就是在三人各自手中。

        镖上寒芒闪烁,让人心悸。

        林燃看到这三人手中露出来的武器,眉头皱起,说到:“忍者?慕容家什么时候也开始培养忍者了?”

        三名夜行者没有应答。

        林燃疑惑,目光打量着三人,许久,他突然开口道:“你大爷,我是你祖宗,我日你仙人板板。”

        三名夜行者还是没有反应。

        林燃眉头皱的更紧了。

        “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