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父女相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28本章字数:3198字

        “你认错人了。”老人听到林燃突然说出来的名字,脸色一变,连忙就是站了起来,朝着筒子楼里走去。

        林燃也没有动弹,而是看着老人的背影,对老人说到:“大叔,你想过你可爱的女儿了吗?想过她这么多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吗?”

        老人一下子停了下来。

        他缓缓的转过身,眸中闪过一丝精芒,看着林燃,低声到:“你是谁?!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女儿一根毫毛……”

        “不会不会的。”林燃赶紧打断老人的话,说到:“叔叔,我是你女儿秦佳的老师,你误会了。”

        “老师?”老人显然不信,“一个老师也能找到我?哼,开什么玩笑。”

        林燃无奈,只能从口袋里将手机拿了出来,给秦佳打过去了一个电话。

        跟秦佳聊了一会儿,林燃也没有说找到秦钟的事情,只是跟秦佳简单说了一些话。林燃只需要让秦钟相信他就行了。

        而秦钟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立刻就相信了林燃。

        秦钟重新走了过来,坐了下来,看着林燃,低声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林燃笑,“叔叔,这些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来找你估计你刚才也听到了,秦佳她已经知道你没有死的消息了。她想见你。”

        “不行!我不能见她。”秦钟态度很坚决。

        林燃不由得疑惑道:“为什么?”

        秦钟沉默着。

        过了许久,才是对林燃解释道:“我不能让小佳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通缉犯!”

        “嗯?”

        林燃皱了下眉头。

        秦钟说到:“小伙子,我看小佳对你很信任,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叔叔你说。”林燃道。

        秦钟看着林燃,“小伙子,你能答应我,不告诉小佳我还活着的事情吗?我真的不愿意,也不想让小佳知道她的父亲是一个通缉犯。这么多年,她父亲一直都在外面逃亡着。”

        秦钟说完,央求的看着林燃。

        林燃犹豫着。

        半晌,林燃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他看着秦钟,问到:“叔叔,你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吗?你怎么会是通缉犯呢?”

        林燃很是纳闷。

        秦钟苦笑了下,说到:“事情还要从小佳出生说起……”

        林燃足足听秦钟讲了有两个小时。

        知道秦钟说到他重新回到苏北市的事情,林燃也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原来,秦佳出生之后,秦钟为了能让自己的妻子跟女儿过上更好的日子,就冒险开始学那些边境的摆渡者开始走私。

        一开始,秦钟的生意很小,所以每一次都有惊无险的通过。可后来,随着秦钟的野心越来越大,他走私的东西也从合法的慢慢变成了违禁的。

        毒品,军火……

        这些稀缺资源给秦钟带来了大量的金钱,秦钟看到自己女儿和妻女每天洋溢的笑容,赚钱的念头更是蓬勃起来。

        以至于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在最危险的的时候,想要运过来一批军火,赚一大笔钱。可这一次,秦仲失算了。

        运输的东西被扣押了。

        秦钟也是在几个手下的保护下才逃了出去。

        秦钟知道他要完蛋了,所以在给秦佳过完六岁的生日之后,秦钟就开始了逃亡的路程。

        一直到三年前,秦钟才是重新回到了苏北市。

        “叔叔,对你的经历我不做任何的评价。可是对于一个父亲,我就要说说你了。”林燃看着秦钟,说到:“叔叔你既然打算给秦佳一个好的生活,那你知道秦佳她需要什么吗?她的心里,美好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吗?”

        秦钟沉默。

        林燃说到:“秦佳她要的不是钱!她要的是爱!是父爱,是母爱!叔叔,你在秦佳那么小的时候就离开的她,你知道她这么多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知道每次当别的家长都去开家长会的时候,而秦佳却只能让妈妈带着的时候,秦佳的心里有多么的难受吗?叔叔,你认为这就是你给秦佳的幸福吗?你让秦佳高兴了吗?”

        林燃说着有些激动。

        那一天秦佳跟林燃说这些话的时候,看着哭成泪人的秦佳,林燃的心里很难受。

        他也是从小就没有了父母,所以对于秦佳的难过,林燃能理解。他们有共鸣之处。

        现在看到秦佳的父亲就坐在自己的面前,林燃一时间忍不住就是将这些话都说了出来。

        秦钟沉默着。

        林燃说的这些话他当然知道。

        这么多年了,秦钟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一心只想着有钱就能让人高兴的人了。现在的秦钟已经是经历过风霜,饱经沧桑的老人了。

        所以他明白林燃的话。

        秦钟低着头,“是我的错,我对不起小佳。”

        看到秦钟满脸悔恨的样子,林燃淡淡道:“叔叔,对不起这三个字你对我说没用,你要面对的人,是秦佳。”

        “小佳……”秦钟低喃着,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秦钟才是抬起头,看着林燃,目光中满是坚定的对林燃说到:“林老师,找到我的事情我求求你,千万不能让小佳她知道。”

        “为什么?”林燃不解。

        秦钟说:“我虽然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这些年一直都没有陪着小佳,可我也知道小佳的事情。我知道她喜欢喝苦瓜汁,我知道她喜欢吃炸酱面,我知道她好奇活泼,我更知道在她的梦里面,她的父亲是伟大的,是一座山。”

        秦钟的眼眶有些湿润,“林老师,我只想给小佳留下一个最美好的记忆,我不想让她知道,她心里高大的父亲其实是一个通缉犯,一个连身份证都没有的黑户!”

        林燃沉默了。

        他没有想到秦钟竟然对秦佳是这么的了解,林燃虽然不是一个父亲,可对于秦钟对秦佳打心底的那份爱,林燃也是能感觉到。

        他看着秦钟,过了好久,才是开口道:“叔叔,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秦钟点头。

        林燃缓缓道:“叔叔,你觉得一个孩子十几年了,好不容易知道自己的父亲活着,可却就是见不到自己的父亲,这样的感觉很好吗?”

        秦钟沉默。

        林燃接着说到:“秦佳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叔叔还活在世上,那叔叔你又为什么非要躲着秦佳呢?通缉犯?通缉犯怎么?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明知道亲人就在那里,却永远看不到的事情的还要令人难过吗?”

        秦钟动了动嘴皮子,却是没有说什么。

        林燃拿出了手机,找到了秦佳的电话。他看着秦钟的眼睛,将电话放在了秦钟的面前:“叔叔,如果你真的爱秦佳,那就不要让她永远都活在悲伤中。”

        秦钟低着头,看着林燃手机界面上行秦佳的电话,动了动手,将手机拿了起来。

        林燃就在一旁看着,什么话都不说。

        秦钟的手颤抖着,他拿着电话,大拇指一直都是悬浮在拨号按键上,却始终都没有按下去。

        林燃能感觉到秦钟此刻心中的纠结,不过他还只是看着,并不做任何的动作,也不说任何一句话。

        林燃要让秦钟自己来选择。

        只有秦钟自己放开了,他才能真正的带给秦佳快乐。

        “我爱小佳,我不能让她一直都在难过中渡过!”

        秦钟突然开口了,同时,大拇指也按下了拨号键。

        林燃看到这一幕,满意的笑了。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那头传来了秦佳动听的声音来:“喂,林老师,这才过了多长时间,你又给我打电话啊。”

        沉默,一片沉默。

        秦钟没有第一时间就开口说话,而手机在秦钟的手上,林燃就更是没有说话。

        秦钟的泪流了下来。

        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秦钟的眼泪一下子就再也忍不住了。

        这一刻,秦钟已经不是一个逃亡了十几年的流窜犯,而是一个真正的父亲,一个十多年都没有见过自己亲生女儿的父亲。

        电话那边,秦佳可能是听到了哭声,她疑惑中带着期望的说到:“林老师,你,你……”

        “小佳。”

        秦钟开口了。

        充满沧桑的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轻松。

        电话那边没有传来秦佳的声音。

        过了许久,秦佳才是带着几分试探,几分悲伤,轻声唤了声:“爸爸?”

        “小佳!”

        一声爸爸让秦钟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泪水,他哽咽着,满怀柔情的喊了一声。

        “爸爸,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吗?”电话那头的秦佳兴奋无比的询问着,那种喜悦的感觉林燃即便是隔着一个电话都是能感觉的到。

        “是我。”秦钟止住自己的泪,尽力不让秦佳听出来,“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了。”

        “我不委屈,爸爸,我一点都不委屈。”秦佳的声音带着哭腔。“爸爸,你们在哪?我现在就过去。”

        秦钟一听到秦佳说这话,顿时就踌躇了下,可看到一旁林燃鼓励的眼神后,秦钟就放开了,将地址告诉给了秦佳。

        秦佳来的速度很快。

        挂掉电话后仅仅过了二十分钟,秦佳就是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停在了林燃和秦钟的面前。

        站在林燃和秦钟面前,秦佳哭着,手捂着嘴巴,看着苍老的秦钟。

        而秦钟也是站在那里,目光中满是温柔的望着秦佳。

        “爸爸。”

        突然,秦佳扑了过来,一下子扑进了秦钟的怀里,将秦钟紧紧的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