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五章 不安分的同学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30本章字数:3205字

        横三点了点头,对青年说到:“带路吧,赶紧给你小子把事情做了,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

        “嗯,三哥您跟我们来。”

        青年毕恭毕敬的对横三说到,然后走在前面给横三带着路。

        一号包房的位置在最里面,不过也不远,几步路的功夫就是到了。

        看着包房上面的数字001,青年指了指,说到:“到了,就是这间。”

        横三嗯了一声,随后就是拿到刀,推开门走了进去。

        林燃他们正在唱歌呢,突然看到自己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提着砍刀的人走了进来,所有人都是一怔,下一秒,铁牛一群人就是站了起来,目光死死的看向了走进来的横三。

        “横三?”

        林燃自然也是一眼认出了来人,他疑惑了一下,看了一眼横三手上提着的砍刀。

        横三傻眼了。

        林燃看到他的时候,他自然也是看到了林燃。

        当横三看到林燃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上的砍刀上时,横三赶紧把刀放在了身后,然后露出疑惑的表情来,很是不解的说到:“咦,这是不是二号房间?抱歉抱歉,我走错门了。”

        话音一落,横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刻马上就是退了出去,顺手将一号包房的门给拉了上来。

        横三的动作太快了。

        以至于横三身后的兄弟们和青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横三把刀放在身后的时候,就是差点划到了青年。

        而当他猛地退出来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青年就是首当其冲,被横三手上的刀给割破了腿。

        鲜红的血顺着青年的裤腿流了下来。

        青年瞪大了眼睛,赶紧用手捂着自己大腿上的伤口,咆哮道:“横三,你的刀!”

        “哦。”

        这一声咆哮之后,横三才是转过身来,他把刀递给身边的一个小弟,然后对着青年说到:“活该,谁让你站在我身后的。”

        “横三,你到底在干什么?”听到横三的话,青年顿时怒骂道:“我给你钱是让你来给我砍别人的,不是让你来砍我的。横三,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很清楚我在作什么。”

        横三睨视着青年,冷声道:“臭小子,如果不是你三爷我机灵,现在被砍的人恐怕就是我了!妈蛋的,差点让你小子害死了!”对青年说完,横三就对身边的兄弟们说到:“兄弟们,撤了,赶紧走。”

        青年傻眼了。

        看着横三竟然第一个跑了,青年赶紧追了上去。

        虽然腿上被划破了,不过青年没有感觉到疼痛,在横三走下楼的时候,青年总算是把横三拦了下来。

        挡在横三的面前,青年怒道:“横三,你拿着我的钱,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你就想走么?!”

        “滚开!”

        横三一点好脸色都是没有给青年。

        青年一怔,看到横三狰狞的脸,心里不禁害怕了几分,不过想到自己给横三的钱,青年就是鼓起了勇气,怒道:“把钱给我!这件事情你要是不办的话,我让别人来办!”

        “小子,我看你真是不知死活!你知道上面那是谁么?!”

        横三对青年的无知真是无语了。

        他一巴掌拽住青年的衣领,恶狠狠的对青年说到:“人家可是连雄帮雄健见了都要躲着走的人,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还敢去招惹人家?你招惹人家就算了,还要把我们也给拉进来!滚,你要是再拦我们一下,别怪我不念之前合作的交情了!”

        嘭!

        青年被横三一巴掌甩开,瘫坐在了地上。

        横三赶紧就是带着人离开了这里。

        望着横三离去的背影,青年这一次没有追上去。

        不是他不追上去,而是他被吓住了。

        他被横三的话给吓住了。

        “连雄帮雄健见了都要躲开走的人?”

        青年瞪大了眼睛,就连腿上的伤口都是顾不上了。他这会才知道他到底惹了什么样的人。

        “老二,你个蠢货!你怎么在这里!”

        青年发愣的时候,虎子突然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青年靠着楼下的树坐着,虎子顿时气不打一起来,走过来劈扣盖脸就是对青年骂道:“你真是个废物!刚才我的意思难道你不明白吗?你还敢跟我顶嘴,嗯?你腿怎么了?怎么回事?”

        虎子正说着,突然瞥见了青年腿上的伤口,他赶紧蹲了下来,察看着青年腿上的伤口,询问道。

        青年却是根本就没有在意伤口。

        他此时此刻已经是完全想通了。

        “伟哥,那人的身份我知道了。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虎子点头:“我当然会帮你,说吧。”

        青年感激的看着虎子,道:“伟哥,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也不能去给人家道歉。你帮兄弟一下,拿二十万去跟人家求下情。要是人家原谅小弟的话,那还好说。要是人家不原谅的话,弟弟我现在马上就离开苏北市。”

        “唉。”

        虎子听到青年的话,叹了声,“你也真是的,你要是能改掉你嚣张跋扈的毛病,怎么会有今天的事情。好了,你在这等下,我先让我把你送医院去。至于道歉的事情,我等会就去帮你求求情。”

        “谢谢伟哥了。”青年道。

        “行了,你跟我之间还客气什么。”

        虎子拍了拍青年的肩膀,之后就是赶紧走进了KTV里面,去叫人送青年去医院了。

        至于道歉的事情,虎子很快就是带着二十万走进了林燃他们的包房里面。

        林燃也不屑与这种小人物计较,这件事情也就这样算是结束了。

        之后,乔星彤和唐馨他们来了之后,众人一直狂欢到了半夜十二点,实在是都玩不动了才散。

        次日,林燃和乔星彤唐馨二人分道扬镳,林燃是去学校,而乔星彤她们是去悦海集团。

        虽然说林燃现在是学校的总经理,并不用给学校里面的学院上课教习,可毕竟还是要待在学校,负责处理一些学校的事情。

        商务方面一直都林燃头疼的事情。

        自从他做了学校的校长之后,还从来都没有好好的欣赏过学校里面的风景。今天刚好心情也不错,加上天气也挺好的,林燃本着晒太阳的心情,就在学校里面转悠了起来。

        一路上,林燃微笑着,跟学校里面的教工打着招呼。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林燃就是来到了学校的体育馆外。

        现在正是下课,同学们休息的时间。体育馆里按理说是不会有同学的。可是林燃无意间朝里面看了一眼,却是看到三个穿着同学校服的男孩。

        林燃心中疑惑,刚想走进去询问一下,可突然却是听到三个人之间的谈话。

        “怎么办?离雄哥给我们规定的时间没有几天了。你们两个人倒是想个办法啊,我们到底要怎么做。”

        其中一个同学说到。

        就是这一句让准备推开门走进去的林燃停下了脚步。

        雄哥两个字对于林燃来说太敏感了。

        他立刻就是隐藏了起来,内劲运起在耳朵上,竖耳听了起来。

        “能怎么办?我们三个在这么多同学里面根本就不算什么。而且,薛恒和铁牛他们才是同学里面的老大。我们能闹出什么事情来。”

        另外一个同学说到。

        “蠢,难道我们非要跟他们闹事才行吗?不会动动脑子么。”第三个同学说到。

        其他两人一听这话,顿时就是看向了第三个同学,问到:“你的意思就是说你有办法了?”

        第三个同学点了点头,颇是得意的对其他三人说到:“平时让你们多看点报纸,你们就是不看,现在想不出办法了,一个个是不是都急了?”

        “你少说废话,赶紧说,什么办法?”其他两人骂道。

        第三个同学撇了撇嘴,说到:“我昨天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新闻,说是一家私立的学校在教导同学上体育课的时候,因为运动量过大,导致一个同学伤到了内脏,很是严重。听说上面的人很愤怒。说是以后如果任何一家学校,只要是出现这种事情,那就肯定要被查封的。”

        “嗯?”

        这个消息一说出来,其他二人一下子就是明白了。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的眼中领会到了其中意思。之后,几个人就是互相商量了一下,然后定制了一个计划。

        林燃一直在门外偷听着,发现三个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林燃赶紧躲藏了起来,没有让三个人发现他的存在。

        过了一会儿之后。

        林燃露出了身影来,望着三个同学离去的背影,林燃脸色阴沉了起来。

        他没想到这三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同学竟然心思如此狠毒。

        竟然能想出这样下流的手段来。

        既然是你们先没有人性的,那林燃也就没有必要顾及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成为雄健的走狗了。

        林燃冷哼了一声,目光阴冷的离开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课的时间。

        是安贝的课。

        对于这群同学们来说,学校里面是有几个老师特别受他们欢迎的,一个是林燃,一个是乔星彤,一个就是安贝。

        喜欢林燃的原因是因为林燃能教导他们学武。而喜欢安贝和乔星彤的原因则完全就是因为乔星彤和安贝是美女了。

        长得好看,走到哪里都是能成为焦点。

        可惜,当乔星彤成为悦海集团董事长和林燃成为学校校长之后,能给这群同学们每天上课的也就只有安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