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四章 误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31本章字数:3464字

        被林燃在众目睽睽之下揍了一顿,而且每个人身上伤势还都不小,李玉龙这个生日,是怎么也过不下去了,只能狼狈的离去。

        而林燃和曾耀东,则是到了早先定好的包间里。

        “林老弟,哈哈,你是不知道啊,看到那几个混账小子被你教训,老哥这心里也是舒坦的紧啊!”

        曾耀东看上去非常高兴的说道。

        “林老哥你客气了,我本来就对这些仗着家里有几分权势,在外面为非作歹的人非常不满。再说了,他们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若是再忍下去,那就不是度量大,而是成了缩头乌龟了!”

        曾耀东呵呵一笑,心中到底想的什么,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而后,一番酒菜之后,林燃提出了自己这一行的目的。

        “曾老哥,据我所知,你在警局之中呆的并不是很愉快吧?”

        林燃轻轻的晃了晃手中酒杯,然后用一副意味深长的目光盯着曾耀东说道。

        曾耀东微微一愣,眼中闪过复杂神色,不过最后终究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错!想必你也知道,李刚,也就是说老弟你刚刚打得那个李玉龙的老爸,将东南市警察局的九成以上的力量都牢牢的掌控在他的手中。而且他北京很深厚,据说在警察厅中有大佬力挺他,我一个无依无靠,从基层做起来的小小副局长,拿什么跟人家斗啊!”

        曾耀东苦涩的说道,一杯酒下肠,腹中更是苦涩无比。也不知道是不习惯这酒的味道,还是其他。

        正如他自己所说,他曾耀东当初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察,从头做起,做到今天这副地步,到底付出了多少也只有他才知道。但身为东南市警察局副局长这种高位,他手中却是连一丁点儿力量都没有,这算什么事儿?这他妈还算是警察局长吗?

        林燃目光微微闪烁,知道曾耀东恐怕早就已经将李刚恨上了,自己如果这个时候提出来,曾耀东恐怕想都不想就会同意!

        “那……曾老哥,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取代李刚,成为东南市的警察局局长呢?”

        “什么?”

        曾耀东眼神古怪,眼底一抹愤怒一闪而逝。他还以为林燃这只是在调侃自己呢。

        这也不能怪他,毕竟李刚在东南市营造的势力实在是太过庞大了!加上身为东南市市委书记的张保,两人完全掌控了东南市的政坛和警界,如今的东南市俨然已经成为了两人的后花园!

        别的不说,单单是从李玉龙这些年的嚣张程度就可以看出来。李玉龙喜爱美色,当初看上了东南市水利局副局长的女儿,色欲熏心,竟然是连蒙带骗带下药的将那个女孩子给非礼了!

        自家女儿给非礼,女孩儿的父母自然不服气,开始四处告状,甚至一度将这件事情闹到了上面去。但最后结果如何?还不是被李刚和张保两人凭借在东南市的庞大势力,直接毁灭了所有的证据,并且营造出了一副那女孩儿和李玉龙关系很好,是男女朋友关系的画面出来。最后这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

        更甚的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不久,那个水利局副局长就因为出现了一些纪律上的问题,被查了。妻子则是长期心中悲痛,竟然就这么英年早逝。原本一个合合满满的家族因为李玉龙的一次色欲熏心,竟然是落得了一个家破人亡的结果!

        如此庞大的势力,林燃这个年轻人竟然想让自己取而代之?这难道是在逗自己?或者是在讽刺自己的吴能吗?

        丝毫不顾曾耀东那古怪的眼神,林燃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有一个师姐,也是警界里面的人。官呢,又要比李刚要打上一些。这段时间刚刚到东南市,我也和她谈论起了李刚,而师姐也是说了,像是李刚这种结党营私,为非作歹的家伙就不应该呆在警界里面!让我给他调查一番东南市的警察局中有谁可堪重任……”

        说完之后,林燃一副我很欣赏你的样子盯着曾耀东。

        “你师姐……警界的高官?”

        曾耀东眼中微微一亮,然后试探性的问道:“不知道老弟的世界名讳是……”

        “嘿嘿,我师姐的名字我不方便告诉老哥,不过老哥你就说个准信儿吧!你到底有没有那份心思!如果有,什么也不需要你做,只需要安安静静的等着就是,到时候自然有馅儿饼从天而降。至于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

        林燃笑眯眯的看着曾耀东,眼中却是信心满满。不过也是,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够收获自己梦寐以求的东南市警察局局长的宝位的机会可是全天下独此一份!

        再说了,林燃都已经说了,什么都不需要自己做。如此一来,曾耀东心中最后的警戒也是在刹那之间烟消云散。

        “不知道林老弟为什么要对付李刚呢?”

        曾耀东问道,再问这话,却不是依然对林燃疑惑,而只是因为对林燃对付李刚的原因有些好奇罢了。

        “哼哼,老哥你也知道,我可是凤凰学校的校长。身为一名校长,自然是需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来提升学校周围的安全系数嘛!但是这李刚,和雄帮的雄健两人关系很好,屡次三番的来凤凰学校捣乱,甚至还欲要将东南市的大学生都发展成为他们的团员,你说我能答应吗?”

        “什么?李刚他竟然还和雄健勾结?”

        曾耀东一副震惊之极的样子,至于到底是真是假,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哼!黑白勾结,这是当官的人最忌讳的了!这李刚还真是死有余辜!”

        微微沉默,曾耀东盯着林燃,郑重的承诺道。

        “林老弟,若是这事儿成了,别的不多说,东南市的地下势力那是肯定要整顿的,到时候老哥我定然努力还这东南市一个朗朗晴天!”

        这话听上去似乎就仅仅是准备整顿东南市的地下势力,但林燃却知道,曾耀东在这句话里面还时放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也是他让林燃帮他的最大筹码,那就是帮林燃做事!

        林燃脸上笑容更甚,又和曾耀东说了几句,然后借故离去。

        从尊耀饭店出来,林燃又来到了另一个地方,免检陈亚南。

        不顾和见曾耀东不同,见陈亚南的的地点并不是什么高档饭店,也不是什么酒店,而是陈亚南的家!原因无他,林燃也不想自己见陈亚南的消息引起别人的注意,而乔星彤的母亲和陈亚南的妻子关系一向不错,所以就借探望为由,上门续约。

        “林燃,结果怎么样?”

        看到林燃出来,早便是已经等在外面的乔星彤顿时问道。

        “嘿嘿,你也不看看出手的人是谁!当然是手到擒来啦!”

        林燃一副得意的样子。

        “哼,别臭屁了,我们快点去吧,刚刚陈叔叔已经在催了,说是晚饭已经做好了,就等我们去了呢。”

        乔星彤皱了皱好看的琼鼻,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更是蒙上了一层绯红,那一瞬间流露出来的风情,林燃沿着乔星彤的脖颈一路向下看了过去,一道不可逾越的深邃沟渠,加上让人一手都难以掌握的丰盈,倒是让林燃心中猛地一震,鼻孔都是微微发热,差点连鼻血都流出来。

        看到林燃那一幅狼狈的样子,乔星彤心情似乎很不错,蹦蹦跳跳的上了车。林燃刚刚上车,还没有坐稳,顿时就狂奔而去!

        几分钟之后,两人到了东南市的一处高档住宅小区,陈亚南和他的妻子就住在这里。

        这里乃是东南市最豪华的小区之一,自然是造价不菲!以陈亚南的那点儿工资,那是肯定不可能支撑的起这豪宅昂贵的费用的。不过陈亚南的妻子和乔星彤的母亲一样,都是女强人,自己开了一个公司,而且经营的有声有色,这豪宅便是她买的。

        经济来源非常的清白,再加上陈亚南背后支撑的势力也着实不弱,所以陈亚南才能够在和张保的关系很不好的情况下,依然是在东南市市长这个位置上坐的稳稳当当的。但是因为张保和李刚两人的暗中折腾,他想要做出一番贡献来升官,那也是几乎没可能的。

        林燃和乔星彤刚刚下车,就看到了一男一女站在路边,冲着他们微笑。

        “那就是陈市长,不过你还是和我一样,叫他们陈叔叔和阿姨吧。”

        乔星彤下车前特意嘱咐道,林燃目光微微一亮,然后点了点头。

        一下车,陈亚南和妻子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哈哈!小彤,你可是很久都没有来玩儿了!哟,我家小彤又长漂亮了嘛!”

        陈亚南的妻子似乎是对乔星彤非常喜爱,眼中洋溢着欣喜之色。而陈亚南则是一直都带着慈祥的笑容。

        “小彤,这个帅哥是谁啊?莫非……”

        陈亚南的妻子似笑非笑,目光意味深长的看着乔星彤,旁推侧击的问道。被陈亚南两人那暧昧的目光那么盯着,乔星彤只感觉浑身一阵燥热,脸上更是红成了一片。

        “张姨,他……他是母亲给我指配的……”

        乔星彤正准备解释,却是突然感觉到一双灼热的大手将她的小手紧紧的包裹起来,然后一旁就传来了林燃镇定而温和的声音。

        “张叔,伯母好!我叫林燃,是……小彤的男朋友!”

        “原来是小彤的男朋友啊!哈哈,而且还是小彤的母亲指定的?没想到你们都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啊!”

        乔星彤之前想要解释的话,张姨只听到了一半,再加上林燃说的话,于是她就想当然的以为乔星彤刚才是想说‘他是母亲给我指配的男朋友’,不禁是有些嗔怪,似乎是在嗔怪自己的老友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告诉自己。

        乔星彤脸色更红,连那修长而白皙的脖颈都是染上了一层诱惑的红晕,连那傲人的丰满,都随着乔星彤的呼吸而上下起伏了起来,让她看上去更是美艳不可方物。

        林燃忽然想起一句古诗:横看成岭侧成峰!

        低下头,右手悄悄在林燃的腰间死劲拧了一把,这才感觉心中稍稍好受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