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五章 统一意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31本章字数:3337字

        “来,林燃,吃这个。”

        晚饭开席,张姨不断给林燃夹菜,问寒问暖,看那架势,还真是将他当成了乔星彤的男朋友对待。而且也看得出来,她对于林燃和乔星彤的关心并不似是作伪。

        而乔星彤将这一切收入眼中,唯一的感觉就是羞愤!羞涩中带着对某男的愤怒。特别是看到林燃那开怀的就像是取得了什么胜利的笑容,她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吃过饭之后,天还没黑,乔星彤很聪慧的以逛街为由,将张姨给支开了,给林燃和陈亚南留下了足够的空间和时间。

        等到两人都是离去,陈亚南将林燃叫到了自己的书房中。

        “小林啊,你这次来,是有事儿想给我说吧?”

        陈亚南笑着说道,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让他看上去和刚才那副和蔼的样子截然不同。

        “陈叔您真是神机妙算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林燃微微有些佩服的说道,毫不犹豫的送上了一堆甜言蜜语。

        “呵呵,我和小彤母亲的关系也不错,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吧,当叔叔的一定尽力!”

        林燃微微一愣,揣测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却是突然反应过来,原来陈亚南是以为林燃上门,是对他有所求!

        这让林燃微微苦笑,陈亚南还真是冤枉了自己啊,自己可不是来求他办事儿的,而是来送‘馅儿饼’的!

        “陈叔,小侄今天来这里,一是为了拜访一下小彤口中最疼爱她的陈叔和张姨,二来,则是为了和陈叔你商量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说到正事,林燃的目光也是变得凝重了很多。目光和陈亚南对视,其中带着一股让人不得不注意的精芒。

        “哦?什么事儿?”

        陈亚南看上去微微有些不快的说道,心中则是喃喃道,这年轻人还挺好面子的啊!求我做事也就直说嘛,就凭借老张和小彤母亲的关系,能帮我也就帮了,你还非要说什么有事儿找我商量?

        看到陈亚南突然变得有些不太高兴,林燃微微有些疑惑,不过倒也没有说什么,而是问道:“陈叔,你知道李玉龙这个人吗?”

        “李玉龙?李刚的儿子,李玉龙?”

        陈亚南闻言之后,面色大变,神色有些紧张的问道:“莫非你和李玉龙有什么恩怨不成??”

        林燃点了点头:“不错,小彤收购了一个朋友的酒吧,前段时间,李玉龙以酒吧中发现了毒品交易为理由,进行了检查,并且欲要短时间内关门整顿!于是我和李玉龙也就有了一点矛盾!”

        林燃有些无奈的说道,说实话,如果不是李玉龙非要来招惹他,他是断然不会去招惹李玉龙的。

        “你……哎!难办啊!”

        陈亚南听到事情的来龙去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李刚老来得子,对李玉龙宝贵的紧,这些年为了帮他擦屁股,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天地不容的事情。你得罪了他,这件事情很难办啊!”

        陈亚南两条发白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旋即说道:“不过你放心吧,叔叔我再怎么说在这东南市也是有点面子的,过几天找个机会,我把李刚和他儿子约出来,你给他赔礼道歉,这件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

        林燃心中微微一暖,陈亚南虽然顶着市长的职务,但在东南市的影响力却并不是很大,而且权力几乎都是被张保和李刚两人架空了。

        但这么多年来,就算是情况危险到极点,陈亚南也从来没有向张保和李刚屈服过,足以看出陈亚南这个人身居傲骨。

        但如今,他为了自己,竟然舍得豁出老脸去求李刚,可以看出他的真的将自己和小彤当成了晚辈在关爱。

        “陈叔,你认为张保这个人怎么样呢?”

        林燃神色凝重的说道:“我想听陈叔对他的真正评价!”

        “张保?”陈亚南目光有些古怪:“你怎么想知道这个?”

        “陈叔,你就说一下嘛!”

        林燃笑着说道。陈亚南微微沉默,然后开口说道:“要是别人问我,我是肯定不会说的,毕竟祸从口出嘛。不过谁让你小子是小彤的男朋友呢,就当是咱们爷俩儿唠叨唠叨家常吧!张保这个人,就是一个笑面虎!平时看上去的时候温和近人,为人处世也是非常的老练,知道什么人应该巴结,什么人应该远离,而且对于当官也是有几分研究,所以在官途之上倒是混的不错,更是得到了几个不小的实力的看重,暗中支持他上位。”

        “那他为人方面呢?”

        “为人?哼!张保虽然会做官,但却不会做人!甚至根本不算是个人!”

        陈亚南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说道:“为官者,虽然不一定真的要百分之一百的清廉,但是既然身在这个位置上,就应该为一方人民造福才是。但是陈亚南却和李刚相互勾结,和地方黑势力为虎作伥,不知道做出了多少不义之事!这种人,我羞于与之为伍!”

        看到陈亚南那义愤填膺的样子,林燃微微一愣,没有想到自己这个陈叔还是一个好官啊!这样就更好了!

        “那……陈叔,你有没有想过取而代之,将东南市的权力握在手中,然后造福东南市的人民呢?”

        “取而代之?哼哼!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取而代之,但是又有什么用?他背后的势力错综复杂,而且异常庞大,而且这些年他一直表现的不错,并没有犯下什么大错,是弄不下台的!”

        “现在,也许有一个机会!”

        林燃脸上露出了笑容,然后将自己对曾耀东所说的那一番说辞稍做变换,再说了一遍。

        “实不相瞒,我有一个师姐,是上头的人,这段时间我将张保的一些信息告诉了她,他如今正在对张保进行查证,如果张保的那些破事没有擦干净屁股的话,恐怕很快,咱们东南市的党委书记,就要换人了!”

        “什么!”

        听到林燃的话,陈亚南面色大变。

        “小林,你……你这不是在逗叔叔吧?”

        “陈叔,我怎么敢逗你呢?这件事情是真的!而且不光是张保,就连李刚,也在调查的范围之内!在这之前,我已经找过了警察局的副局长曾耀东,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让他做好交接的准备!如果可以的话,还可以将一些自己掌握的两人违反乱纪的证据拿出来,更能够加快这个过程!”

        林燃微微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说道:“你也知道,这两人背后的势力虽然很惊人,但是毕竟也不是万能的。这一次,谁都救不了他们两个!”

        张亚楠嘴唇微微张开,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他原本以为这个小侄儿来找自己,是想要求自己做事儿,后来林燃说他得罪了李玉龙也确实是证实了这一点,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儿小侄儿非但不是来找自己帮忙的,反而是来帮自己的!

        不,这简直就是来给自己送馅儿饼的啊!

        “不知道你那世界是……”

        “陈叔,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小彤也知道,小侄怎么敢欺骗你呢?至于师姐的身份,抱歉,小侄就不能多说了。不过这段时间你倒是可以做好一些准备,比如……搜集一点李刚和张保的同党为非作歹的证据什么的。”

        陈亚南很快便是从刚刚林燃给他带来的震撼之中清醒过来,略微沉吟。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相信你一次!我这就开始整理东南市那些蛀虫的名单,还有他们的证据,只要等到张保和李刚两人下台,我就尽快还东南市一个朗朗乾坤!”

        “这件事情,陈叔你可以多和曾局长商量商量,他的手脚应该还是挺干净的,而且对张保和李刚的感官也不是很好,肯定不是张保他们的人!”

        “另外,到时候小侄还有一件事情需要陈叔您帮忙。”

        “哈哈!你帮了我,帮了东南市如此大一个忙,有什么要叔叔我帮忙的,叔叔定然全力以赴!”

        虽然嘴上说是自己那在中纪委的师姐开始调查李刚和张保,但是陈亚南却是知道,这暗中要是没有林燃暗中活动,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东南市也不是什么大地方,而且这些年张保他们虽然在东南市为非作歹,做尽了坏事,但是因为处理的好,并没有给上面留下什么口角,反而因为他们背后的人的活动,他们的口碑都还十分不错。中纪委没事儿怎么可能来查这种官员呢?

        更何况,林燃之前也说了,他和李刚的儿子有了摩擦……

        “陈叔,小侄不才,如今添为凤凰学校的校长,但是这段时间却是发现,东南市的地下势力越来越猖獗!不但屡次出现伤人事件,更是将目光转向了各大学校,想要将学校学生想着帮派成员发展!”

        “而这些学生都是出于最为活跃的年纪,对于黑帮、社团这些东西有着天然的好奇,所以有很多学生都是加入了社团,不但不问学业,更是经常性的打架斗殴,将东南市搞的乌烟瘴气!”

        “所以我想要陈叔帮我,帮我将以雄帮为首的地下势力,连根拔起!这才是真正的还东南市一个朗朗乾坤!”

        “这……小林,这件事情必须要上面支持才行!要不你去让你世界多动用动用关系?”

        陈亚南有些勉强的说道:“你也知道,这些地下势力的人都是一些亡命徒,而且实力不弱,若是走投无路,和咱们硬碰硬,到时候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伤亡的!”

        林燃闻言,非但没有丝毫的不快,反而是嘴角微微裂起,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

        “陈叔,您老就放心吧,对付这些家伙,小侄可是有另外的办法!到时候只需要陈叔您暗中出手帮助一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