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一场交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6本章字数:2183字

    席若之连连摇头,客气的说:“没有,我不太懂,所以想仔细看看。”

    两人交谈中,高洁电话响了。

    她接起电话,声音特别温柔:“恩,在,是。”

    席若之无意偷听,但对方的恭敬的态度还是让她不由自主的猜想,大概是她的老公在叮嘱她下雨注意保暖,又或者是老板交代工作上的事情。

    高洁挂了电话,对她说:“如果席小姐有异议可以提出来,对合同不放心可以拿回家去看,明天这个时候交来即可,当然如果你不想在选择演艺这条路我们也只能说遗憾。”

    席若之抬起头,见高洁眉头微蹙,她似乎很忙,眼神透露出一个信息你怎么还不走。

    事情的开头就是这样,席若之没想到高洁会提出这么直接的问题,这话问住了她,即便她早想好了,走投无路的时候也许可能会那样。

    高洁停见她没有回答,顿了下说:“合同拿回家慢慢看,明天这个时候若没到,你也不用再来。”

    高洁已经表述得很清楚,席若之愣了下,客气说:“好,今天麻烦你了。”

    “把门带上。”

    席若之礼貌地点头,一步步离开。

    走出酒店,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她刚迈出一步迟疑的又退回酒店大厅,如此大雨只有等小点再走。

    1818房间,高洁毕恭毕敬站在陆辰风面前,她笑意直达眼底,“陆总如你猜测的一样,她很在意这场比赛。”

    “知道了。”陆辰风看着资料,心里一阵莫名的难受。

    那个曾经天真无邪的女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功利冲昏头的女人。

    席若之的出现,他有片刻的失神。

    陆辰风在心底告诉自己,别忘了这次的目的。

    高洁见他情绪不佳,愣了愣问:“席小姐提出要预付酬劳。”

    “没问题。”陆辰风唇边噙着淡淡的笑意,只是那笑比哭难看。

    “需要一杯咖啡吗?”觉察陆辰风异样,高洁站在原地温柔问。

    “不用,我一个人静会儿。”陆辰风似乎真的累了,头靠在椅子上若有所思。

    记忆翻江倒海,光阴的故事里,她曾是他心爱的女人。

    很快,他改变主意:“你在这里继续,我出去一趟。”

    陆辰风说走就走,他步伐匆忙,好像在寻找一样丢失的东西。

    他问自己丢失了什么?是一个人?又或者是整个青春。

    过去像场梦一样不真实,直到她再次闯入他的世界,她们原来离得那么近。

    电梯到了一楼,他竟然希望可以看看那个人的背影,是不是一如当年般决绝。

    陆辰风从电梯走出来,让席若之打了一个寒颤,她眼睛最近视力不太好,这一刻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还是原来的他,岁月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比过去多了一份成熟,多了一份稳重,他更有魅力了。

    席若之不敢看他,逼迫自己抬头挺胸,尽量看起来优雅。

    陆辰风走得着急,并没有注意到沙发上的人,他快步向前,很快便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直到人影模糊,席若之才缓缓抬起头来,那一抹清冷的背影如一道刺眼的闪电,疼得眼睛有些酸涩。

    有些人爱过便一辈子也忘不掉,想起临别时陆辰风的话:“席若之,你会后悔。”

    她再也坐不住了,不顾外面的倾盆大雨,一头冲了出去。

    却说陆辰风出了酒店,并没看到那个身影,这样大的雨也没有将她留下来。

    陆辰风挑眉望着外面,愤愤道:席若之你跑不掉!

    坐在车里看外面,淅沥沥的雨,灰暗没尽头的天空,像上演世界末日一样荒芜暗沉。

    如果今天是末日,他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想了想他苦笑,大概想问问席若之到底有没有后悔。

    正在陆辰风出神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席若之在雨里狂奔。

    席若之疯了吗?

    她受了什么刺激,亦然没有看到那种淡定,脚步凌乱而急速。

    陆辰风的手搁在方向盘上,脚放在油门上,两三秒后他一蹬脚便追了上去。

    车子在她身后慢慢的行驶,陆辰风不急,看着失态的她,他冷漠的俊脸蒙了一层模糊雾气。

    席若之迎着雨奔跑,雨水泪水交织在一起,苦闷的生活让人看不到希望,她趁机大哭一场。

    流年辗转,只因为年少。

    她浑然不知,命运即将改写。

    回到家里,席若之淋成了落汤鸡,十分狼狈。

    唐胜利翘起二郎腿,坐在实木椅上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吸了口烟说:“席若之去医院了?”

    哭过一场的席若之情绪正渐渐平息,她不想跟他吵架,拎着包准备进房间换衣服。

    唐胜利见她像个木头人,不回答自己的话,抓起旁边的杯子朝着她砸过去。

    幸好席若之反应灵敏,不然肯定头破血流。

    过了好几秒,她身体起伏的说:“对,我是去医院了。”

    “放屁,你以为老子是傻子?你妈说你压根没去医院,打电话让你给老祸害送点吃的去。”

    她原本没打算撒谎,饶是实话实说要去参加选秀,肯定会招来一顿讥讽和臭骂。

    唐胜利的话像一根闷棍敲在她身上,愣了好几秒,她才缓缓说:“我去借钱了。”

    “怎么借,用身体吗?”

    唐胜利一定是吃毒药长大,不然为何他嘴巴如此毒,他向来没有一句温暖的话。

    他身残心扭曲,对她只有怀疑、仇恨、埋怨。

    席若之身上的雨水顺势流下来,她心寒身体更是有些发凉,再这样待下去她会感冒,她不能生病,也生不起病。

    “随便你怎么侮辱我,但我必须去换一件衣服。”她没有看他,别过脸说。

    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唐胜利掐掉烟,不急不缓说:“席若之,无论你打扮得如何漂亮,最终都只有在我身边老死,就算下地狱我也会拉上你。”

    席若之粲然一笑,嘲讽说:“我知道,有些人自己不正常就不许别人不正常。”

    她话还没说完,唐胜利脸色大变,他拳头捏紧。

    席若之先他一步跑回了房间,倒床又是一场痛哭。

    许是复活赛让她又看到希望,这一夜,她睡得特别香。

    翌日,席若之醒来便开始收拾,不管有什么样的意外,她都必须签了合同,她太需要这笔钱。

    提前赶到酒店,她没有再像昨天在楼下等到了点再上去,到了酒店直奔1818房间。

    到门口的时候,她才有点紧张,她不知道未来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考验等着她,但她清楚错过了就再也不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