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心不在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6本章字数:2156字

    医院人满为患,正是吃饭的时间,食堂也不例外,席若之在人群里显得格格不入,排了很久的队才轮到她。

    今天菜品很丰富,小鸡炖蘑菇、回锅肉、宫保鸡丁、排骨炖山药、仔姜炒肉、三鲜丸子汤;席若之点了几份都是父母爱吃的菜。

    临给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刚才走得匆忙,没有带钱包,一脸尴尬杵在原地。

    卖菜大姐拿着勺子不耐烦的催促:“赶紧给钱结账。”

    这时,一个带着眼镜清瘦的男人帮她刷了卡,友好的说:“走得急忘记带了?”

    席若之满脸通红,感激地说:“谢谢你,一会儿给你。”

    男人自我介绍起来,“我叫许军,你叫什么呢?”

    “许先生今天真是谢谢你,我叫席若之,你在那个病房?我一会儿把钱给你。”

    许军耸耸肩,一脸淡然说:“不用这么客气,我就住你对面房间,看过你好几次,只是你肯定不记得我。”

    原来他住对面房间,席若之提着饭盒,默默的向前走,许军再说什么她只是心不在焉的点头。

    不一会儿,就来到病房。

    许军问了一句:“你家谁病了?”

    席若之站在门边,没有回答他。

    她不是一个容易跟谁都混得熟的人,尽管许军今天帮了她,还是不想跟他有太多交流。

    可能是自己烦闷的生活,经不起任何变化,所以她对人是防备和谨慎的。

    许军见她不说话,自顾自的说:“我家是父亲病了,她们等你太久了,你进去吧。”

    “好,我一会儿把钱给你。”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

    许军望着那一抹纤细的背影,心间多了一份异样,真是一个高冷的女孩。

    陈素兰看见她买的菜品,全是自己喜欢吃的,高兴得合不拢嘴:“若之啊,这个家幸好有你。”

    席若之早饭没吃,按说现在很饿,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一点胃口。

    她总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忘记了,在屋里走来走去。

    陈素兰见她有些烦躁不安,不以为然说:“你怎么了?菜不合胃口?”

    提及菜她一下想到了许军,刚才给自己刷卡买了三份盒饭的钱,她拿起旁边的包说:“妈,我得出去一趟,今天就不来了。”

    “哦!”陈素兰没有太多表情,一脸淡然。

    席若之走了两步,忽然又倒回去,她想起来这钱还是先交给医院放心点。

    走到母亲面前,温和道:“妈,你让一下。”

    陈素兰挑了一块排骨正要进嘴里,被她这一声吓得手抖,排骨掉在地上。

    陈素兰起身让她,当她看见席若之去拿箱子,慌忙丢下手里的碗筷着急道:“若之,你这是干嘛?”

    席若之没有看她,一脸平静说:“我存医院去。”

    “存什么存,放在这里踏实。”

    “这本来就是医药费。”

    “说你傻还真是高估了你,要是全部存医院,她们会给你糟蹋完,放在这里谁知道是钱,别乱做主张。”

    席若之犹豫了下,还是坚持说:“我知道怎么处理。”

    陈素兰不许她拿走箱子,拦住她说:“这事你得听我的。”

    “妈,要是丢了怎么办?”

    “我天天盯在这里,怎么会丢,别瞎说。”

    席若之仍然不放心,这密码箱太招摇,不怕贼偷就怕惦记,万一丢了可就欲哭无泪。

    陈素兰见她犹豫不决,拍着胸脯说:“若之啊,妈妈办事你还不放心?我天天都待在医院,不会有事。”

    她还想说什么,母亲已推着她出门,笑呵呵说:“借钱一定很让你操心,这几天回去好好休息。”

    难得陈素兰这样开明,席若之心一软,也没有再跟她争执,“那你自己看好!”

    “放心吧,钱在人在。”

    席若之迈出一步,仍然想带走箱子,这可是救命钱,自己用尊严和自由去换来,丢了不划算,“妈,我还是不放心。”

    “你真是啰嗦,给你说了没事就没事,真有事我扛。”

    席若之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若是她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就不会听信母亲的话。

    出门径直去了许军的病房,她刚敲门,对方就迎上前来开门,他热情的笑了笑,招呼说:“你还真是怕欠别人,给你说了不急。”

    席若之没有看他,将叠好的钱塞进他手里,客气说:“许先生,今天谢谢你,我有事先走一步。”

    “啊,你不进来坐坐吗?大家都是邻居,可以相互照顾。”开门的那一瞬,许军满心期待,待她说马上要离开,竟然有几分失落写在脸上。

    这个一面之缘的女孩,有点与众不同。

    席若之朝他挥挥手,客气说:“不了,家里还有事。”

    离开医院,席若之刚坐上公交车,接到高洁的电话。

    “席若之请你下午5点准时带上简单的生活用品到我们指定地点报到,接受我们7天封闭式集训。”

    事情来得有点急,不过既然签约,她也没有条件可讲。

    席若之歪着头,好脾气的说:“好,我知道了。”

    “带上洗漱用品,和换洗的衣服就可以了。”高洁提醒她。

    席若之点点头,客气道:“恩,谢谢你。”

    匆匆回到家,唐胜利不在。

    肖琼抱着贝贝正在看电视,见她一身亮丽的打扮,没好气说,“席若之这里是家不是旅店。”

    席若之习惯了她和肖琼的说话方式,这里是城堡,却不是家,她不得不在这待下去。

    面对肖琼的冷嘲热讽,她假装没听见,自顾自的朝着房间走,惹不起躲得起。

    肖琼见她不说话,站起来生气说:“席若之,你有没有礼貌,我在跟你说话。”

    她回头,淡笑:“说完了吗?”

    “你这个没修养的贱女人,唐家要不是你,现在还辉煌得很,都是你这个扫把星,要不是你爸当年跪求我们家老唐,怎么会轮落到今天。”

    她的话让席若之无力反击,顿了顿,她抬头看着她说:“既然这么恨我,为什么不让你儿子跟我离婚?”

    “离婚?你休想。”

    席若之懒得跟她争执,郁闷的进房间收拾东西,以前没想过逃离,但这次若是成功,她想离开这里。

    越早越好,自然她也没打算跟唐胜利说要去参加比赛,她顾不得那么多了,横竖招人不喜欢,大家远一点距离,彼此心情都好。

    席若之简单收拾了下行李,为了方便出走,拿了点洗漱用品和两件衣服,趁着婆婆打盹的间隙,离开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