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巨额赌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6本章字数:2228字

    陆辰风去街上一家商店,面对琳琅满目的笔记本,他挑了一个蓝色封面带锁的笔记本,在开篇上写了几句话。

    你是风,吹走我的烦恼。

    你是夜,藏着我的秘密。

    你是雨,打湿我的心事。

    你是天,有你便是幸福。

    陆辰风怕段辉先行动,那天课间休息的时候,他拿着笔记本大胆的走向她。

    席若之正在看书,他在她位置上站了一会儿。

    席若之抬头,看见他满脸通红,好奇问:“陆辰风,你怎么了?”

    “没啥。”他的两只手放在背后,特别紧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陆辰风不敢久停留,他鼓起勇气将笔记本偷偷塞给她:“生日快乐。”

    席若之惊恐得睁大眼,生怕被人看见,忙将笔记本藏在课桌最里面。

    陆辰风正要交代几句,段辉从外面跑了进来,见到他就责备:“叛徒,你是不是给她说了?”

    陆辰风连连摇头,“没,没呢。”

    “段辉,什么事?”席若之看着一脸惊慌的段辉,茫然的问。

    “好了,也不瞒你,今天咱们放学后去野炊,大家给你过生日。”

    席若之生日后,她跟陆辰风达成了默契,两人虽然还像过去那样貌似淡然,但她们彼此都有了小小变化。

    她们的感情逐步升温,特别是都考上同一所高中后,两人几乎达成默契,要考同一所大学,然后毕业结婚生子。

    这期间,除了周舟没有上高中,段辉、莫佳辛她们四个一起进了同一个高中。

    更巧的是她们四个在一个班,莫佳辛跟席若之也成了好朋友,段辉跟陆辰风也形影不离。

    若不是席建兵欠下巨额赌债,她跟陆辰风也许不会分开。

    席若之这个梦做了很久,她不愿意醒来,梦里她又回到单纯美好的小幸福里。

    段辉在得知她们两人谈恋爱时,不亚于父母老师那种苛刻,他认真的说:“席若之,你怎么可以这样,就算你要谈恋爱也该是跟我一起,我们是同桌,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让我情何以堪。”

    席若之哭笑不得,她想说陆辰风也是同桌,可谁规定初恋必须是跟同桌,这根本不是问题的所在。

    有很长一段时间,段辉刻意疏远席若之和陆辰风。

    但过了一阵,他想不通找到席若之说:“我想来想去,你们又没结婚,所以我有权利跟他公平竞争。”

    那时候席若之满心都是陆辰风,也顾不得段辉会不会难过,直言的说:“你还是别费力气了,我跟他永远不会分开。”

    “席若之,你就这么坚定?”

    “当然,除非我死。”

    “席若之,他哪儿比我好?我也会打球,我成绩也好,我长得也帅,而且还可以逗你笑,你就不考虑考虑我?”

    “就算他哪儿都不如你好,可我还是喜欢他。”

    “你当真对他死心塌地?”

    “是,我不会背叛他。”

    想不到最后食言的是她,不知不觉她已错过那个曾说一起走天涯的人。

    席若之醒来的时候,看见头顶上的灯,白色的墙壁,一股难闻的气味。

    她挣扎着要起来,李小玲给她将床摇了起来,她说:“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我没事吧?”

    “医生说你就是感冒发烧,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这几天只能吃稀饭养胃。”

    席若之努力回忆,晕倒的那一瞬间,陆辰风扶住她,后来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

    见她若有所思,李小玲提醒:“你呀,要不是陆总路过看见你晕倒,还真是不知道什么后果。”

    席若之嘴有些干裂,心仿佛被掏空,她闷得难受,顿了顿说:“给我一杯水。”

    李小玲给她倒了一杯开水,递给她后又说:“陆总有事先走了,说等你醒了给他电话。”

    “哦。”席若之猛喝了一口水,许是李小玲的话刺激了她,被炙热的开水烫了一下。

    房间只有她们两人,李小玲说了很多,谈到林娜的时候尤其停不下来。

    “你不知道,林娜真人比电视上还漂亮,可我注意到她根本就不吃东西,那么多好吃的,愣是不动筷子,哎呦,当明星真不是想的那么美好。”

    无论她说什么,席若之都是淡淡的应上一句,表示在听她说话。

    窗台桌子上放了一束好看的风信子,席若之记得,陆辰风曾问她喜欢什么样的话,她随口说:“风信子。”

    其实那时候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风信子,只是在一本书上看到一段爱情故事,女主喜欢风信子,男主就常常给她买这样的花。

    一阵风吹来,花香四溢。

    李小玲起身说:“我给陆总打个电话,你先休息一下。”

    席若之没说话,端着水杯出神。

    李小玲走出病房,去了楼下一个空旷的地方给陆辰风打电话。

    那边电话刚响,就接了起来,像是等待已久。

    李小玲恭敬的说:“陆总,席小姐醒过来了。”

    “好!”

    “医生说她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前几天太操劳,还有吃了变质的食物。”

    席若之喝完水,将杯子放一边,靠在床头上,心事重重。

    门忽然被推开,她以为是李小玲回来,没有回头,继续闭着眼睛。

    脚步声越来越近,这样熟悉的步子,梦里出现千百回,她惊讶的睁大眼。

    陆辰风正徐徐走来,她目光里尽是喜悦,只是很快便暗淡了下去。

    他今天穿了身银灰色西服,看上去心情很好,他薄唇未启,看向她满满的嘲讽。

    席若之害怕这样的目光,她不敢看他,脸别过他看向窗外,他是来看她笑话,那么他成功了。

    陆辰风忽然停住脚步,好整以瑕的打量着她。

    短暂的沉默,陆辰风先说话,“席若之你是故意的对吧?”

    出了这事,许多人都说席若之是蓄意已久,故意晕倒好接近陆辰风。

    自然这也包括陆辰风,原以为她过得很幸福,为了前程似锦可以不要爱情的人通常有颗强大的心。

    当他得知她在婆家的境地,如过街老鼠,心疼,更有一丝不屑在心间升起。

    他不信席若之不后悔,他今天的一切,是所有人羡慕不已,有多少女人费劲心思攀上他,何况是见钱眼开的她。

    陆辰风童年是不幸的,贫穷、私生子、遗弃这些灰暗的词,像一张网困惑着他!

    直到大二那年,他的生活来了彻底改变,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张,他的亲生父亲陆庆军有一双儿女,大儿子结婚了,有个三岁的孩子,一家子幸福快乐。

    那年秋天和往常一样,陆庆军和女儿陆燕因为要签合没跟她们一起旅游,大儿子带着一家人快快乐乐出发,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她们一去就再也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