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恶性循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6本章字数:2151字

    一句娜娜将沉思中的席若之唤醒,他好看的侧脸映在玻璃上,如同迷雾般灿烂美丽,她心抽搐般阵痛。

    这一幕自然没逃过李小玲的眼睛,她手搭在席若之额头上,关切道,“席小姐你没事吧?”

    席若之意识到自己失态,快速恢复常态,平静的摆摆手,一脸淡然,“没事。”

    电话那端的林娜听到一个刺耳的名字,席若之!

    没想到她动作比自己想象中还快,装晕倒接近陆辰风,这会两人还约上了。

    林娜气得小脸发白,紧咬着嘴唇,一副不屑。

    陆辰风见她迟迟不说话,他问,“有事吗?”

    林娜用了几秒调整自己,一派祥和的说,“刚去你办公室没看到你,不知道你是不要在忙工作呀?”

    陆辰风一边开车,一边温柔道,“现在外面有点事情。”

    林娜咬着唇,温柔体贴道,“什么时候回公司呀?”

    “嗯,一会儿回来。”陆辰风透过后视镜看后面的人,席若之除了刚才有点小意外,面上如平静的湖水不带波澜。

    席若之刻意不去听,不去想那些属于她的温柔,从此与自己无关。

    车窗外,街道两旁的树叶基本落光,树枝光秃秃的,满地黄叶竟显萧瑟。

    陆辰风电话接了多久,席若之就麻木了多久,整个过程愣是不吭声。

    又是一个红灯路口,陆辰风微微上扬的嘴唇,闷闷道,“娜娜,先这样,我在开车。”

    一听陆辰风在开车,那边的人恍然大悟,语气十分柔和:“辰风,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在开车。”

    “没事。”

    “那就这样。”

    “亲爱的,一会见。”

    “嗯,一会见。”

    席若之尽量不去听,可最后几句话还是刺耳般在脑海回荡良久,有些事不想面对却无可奈何。

    看来她们关系比想象的还要好,记忆中他不是一个善言谈的人,跟女孩子说话会脸红。

    如今的他换了一个人似,他再也不是为了活下去到处劳命奔波的那个陆辰风。

    命运真是奇怪,她们曾在同一片天空下,他变了,她还是那个她。

    最后一段路,陆辰风速度控制得很慢,他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放在方向盘上只是一个侧脸便让人着迷不已。

    车子到达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初冬的雨淅淅沥沥,阴沉沉的天没有尽头。

    李小玲打开车门,恭敬道:“陆总,再见。”

    席若之收起凌乱的心,附和的说:“陆总再见。”

    陆辰风从后视镜看到她满脸通红,一时间他心里多了一分涟漪,他说:“后座有伞。”

    这时外面风雨声呼啸,许是他说话太轻柔,他的声音被埋没。

    李小玲在前面走,席若之紧随其后。

    眼看着两人即将离开视野,陆辰风抓起旁边的一把伞,冲了下去,走到她们面前把伞给李小玲:“席若之你以为淋生雨很勇敢?不知道病了给我添麻烦么?”

    他态度有些不友好,怒目的看着席若之。

    李小玲见状,巴结的说:“陆总说的有道理,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

    一会儿,回到住处。

    李小玲叽叽喳喳的说过不停,她歪着脑袋:“若之,你知不知道刚才陆总很关心你。”

    席若之没心思跟她讨论这些,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饿让人十分难受,肚子空空却又没什么胃口,拖着疲倦的身体,摸索的进了自己房间。

    远远的林娜看到了陆辰风的车子,他刚跨进公司,林娜便热情的迎上前。

    对于她的热情,不拒绝,不热情,陆辰风微微皱眉,眼睛半眯着握着她的手说:“等了多久?”

    “没多久。”林娜脑海回荡刚才车上听到那句个刺耳的名字。

    陆辰风高大身影笼罩着她,两人并肩进了公司。

    走了几步,林娜试探的问:“你去哪儿了?”

    陆辰风目视前方,若有所思,薄唇微启平静说,“外面有事。”

    这个答案比较模糊,林娜不满意,却又不敢再追问,她笑得很甜蜜的说:“对了,夏总那天说全资,为什么你不乐意啊?”

    到了陆辰风的办公室门口,他抽身而出,轻轻推开门,面无表情的说:“不乐意就是不乐意。”

    林娜吃了闭门羹,心里一阵酸楚。

    进了陆辰风房间,她顺手在冰箱取了两瓶冰冻啤酒,递给陆辰风一瓶,拧开一瓶自顾自顾饮起来。

    陆辰风手里握着冰冻啤酒,刺骨的冷,他看了看她说:“天气太冷小心胃。”

    林娜倚靠在窗台,看着外面美丽的世界,苦笑说:“我命贱,身体更贱,不会有事。”

    话一出口,林娜就后悔,任谁也听得出她在生气。

    陆辰风望着她片刻,再开口时态度柔和了许多:“身体是自己的。”

    “辰风,这部戏我是女主角吧?”

    陆辰风几乎没考虑,点点头说:“嗯。”

    林娜犹豫了下,担忧的说:“我怕到时候你会因为比赛推选新人而忘了我。”

    陆辰风一边看文件,一边淡定自若说:“我是生意人,知道如何利益最大化,你现在正当红,我们会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林娜要的可不是合作伙伴这样简单,陆辰风的话令人伤感,她目光暗淡了不少,握啤酒的手有些抖,她爬在窗口眺望,这还不够,顺手又推开窗。

    这样的天气,一股冷风进来,凉飕飕。

    陆辰风皱了皱眉头,冷声说:“把窗子关上。”

    林娜抬起头,他的身影有些模糊,她泄气的说:“知道了。”

    陆辰风拿过一份文件,扬了扬说:“林娜恭喜你,又有化妆品公司请你做代言人。”

    林娜收起情绪,兴高采烈的接过文件,脸上写着满满的幸福。

    陆辰风有这个魔力,能让她前一刻还在冰天雪地里的她,下一刻就如沐春风。

    席若之躺在床上,脑海回荡跟陆辰风在一起的情景,他淡漠倔强的样子,让人看不穿。

    当他拿着伞追下来的那一刻,她的心跳加快,尽管他看上去有点凶巴巴的样子,却也让人温暖。

    只是当她想到陆辰风跟林娜的关系,忍不住有些莫名的难过,离开家有些日子,也不知道父亲的手术怎么样,席若之暗暗发誓一定要做出一些成绩,改变家人命运。

    这一夜,外面的雨没有停,席若之一直处于昏睡与清醒边缘。

    第二天,她醒得很早。

    席若之起身简单洗漱后,便去厨房熬了一锅稀饭,收拾好这一切座机电话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