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一段婚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7本章字数:2170字

    陆辰风忽然觉得对她不公平,就算给她一段婚姻,也无法弥补,“你坐下吃饭吧!”

    吴小静的母亲夏秀特别心疼她,给她拉开凳子,碗里堆满了菜,满含慈爱说:“吃吧,你这孩子,跟我一样,找一个自己爱的人要忙一辈子,有你吃的苦。”

    这顿饭除了吴小静一家三口,还有陆辰风一家三口,姐姐陆燕也一起出席。

    陆燕不多言不多语,一直顾着抽闷烟,很少搭白,仿佛这里的事情跟她没关系。

    陆庆军几次提醒她,“燕儿你收敛一下,今天对辰风很重要。”

    “他才是你儿子。”

    “燕儿,你是姐姐。”

    “不用你提醒。”

    两人说话声音很小,小到只能她们听见。

    桌上的人,还是可以看到她们古怪的表情。

    原本陆燕不打算出席,陆庆军费了好一阵口舌才说服她,算是给陆辰风撑场面。

    陆辰风跟她单独相处的时候并不多,两人看上去也没什么过节。

    一顿饭吃下来,吴家父母越看越喜欢,陆辰风吃饭胃口很好,看着他挑简单的菜品吃得也津津有味。

    重要的是他特别照顾父亲,不时给他夹菜,偶尔也给吴小静夹菜。

    除了自己的养父母,陆辰风以前并没有给别人挑菜的习惯,陆庆军的身体让他很担忧,而自己对吴小静没有一点杂质的兄妹情更让他觉得愧疚。

    好几次,他都想提出来,这婚不合适,只是他怕自己说出这些话会加重陆庆军的病情。

    一想到,以后将跟这个女人过一辈子,便有种被大山压着的感觉。

    吃了饭,吴志军和夏秀意犹未尽,两人打算一起给她们到楼下买对情侣戒指。

    陆辰风一听这个计划,忙拒绝说:“这不劳您们二老,戒指的事情我会办好。”

    “还什么你们,我们的,大家以后就是一家人。”

    对于陆辰风提出的建议,陆庆军也积极赞成,主动说:“戒指的事情不用你们考虑,我们陆家会准备。”

    临别的时候,陆辰风细声说:“小静,一会儿约一下夏总,我要跟他见个面。”

    吴志军很高兴,有事业心的男人值得依靠,他想自己大概是太爱女儿才会想多了。

    陆庆军听见儿子跟吴小静提工作上的事情,他忙打岔说:“儿子,今天什么日子还忙工作,下午咱们在一起好好坐坐。”

    吴志军拍了拍老朋友的肩膀,客气说:“算了,让孩儿们去工作,咱们自己找个地方消遣得了。”

    陆庆军想法却不一样,生怕委屈了吴小静,他提出:“要不小静就不用在陆氏上班了,免得委屈了她。”

    一听说不让她在陆氏上班,吴小静头摇得像拨浪鼓,她忙说:“不,我要上班,我要上班。”

    吴小静巴不得每时每刻都围在他身旁,和他时时在一起,清楚醒来第一个看到的是他。

    夏秀摇摇头说:“傻孩子看你以后哭的日子在后面。”

    吴志军不满的说:“别瞎说。”

    饭后兵分两路。

    陆庆军带着两亲家去了一家休闲会所,而陆辰风和陆燕、吴小静一起回到了公司。

    原来陆辰风没有到陆氏的时候,陆庆军第一把交椅,陆燕排老二。

    现在陆庆军退下来,陆辰风上去了,陆燕依然是老二。

    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弟弟,她没有太多感情,若不是他,陆氏也就是她一个人的了,对他只有不喜欢和压抑的不满。

    一路上,三个人都没怎么说话。

    实话说陆辰风要是娶了吴小静,等于他又加重了筹码。

    走了一段路,陆燕忽然停下。

    吴小静客气道:“姐,你怎么了?”

    陆燕对她戳之一笑,心想这改口还真顺溜,马上就叫上了姐,原来都叫陆总。

    吴小静有些心虚,讨好的说:“姐有什么你就直说。”

    对于女人之间的话,陆辰风没兴趣知道,他自顾自的大步向前,朝公司走去。

    剩下两个人的时候,陆燕看着她说:“你想好了?”

    吴小静一脸迷茫,她想了好一阵也不明白,小声问:“姐,你有什么直说好了。”

    陆燕是一个独立的女人,最讨厌女人对男人太过依附,她满满的不屑,淡笑说:“我是说你真想好了嫁给他?”

    吴小静算是听明白了,她没一丝犹豫,点头说:“啊,是的。”

    陆燕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傻逼得可以,难道她天天相处不知道陆辰风和林娜的事情么?

    还是她一开始就装傻,无论陆辰风怎么做,她都喜欢。

    林子大了,还真是什么女人都有。

    陆燕并没有说什么,转身扬长而去。

    对于陆燕,吴小静当然也了解,知道她跟陆辰风关系比较一般,但她深信血脉亲人总是捆绑在一起。

    吴小静曾经有一个想法,知道陆辰风和父亲姐姐关系比较紧张,她要是嫁给他,一定帮他理清这些关系。

    陆燕的话有些没头没尾,吃了闭门羹,吴小静也没有追上去询问个究竟。

    毕竟陆辰风答应娶她,总算是好事。

    回到办公室,吴小静体贴的给陆辰风倒咖啡。

    陆辰风看见她天真无邪的样子,心里堵得慌,都说男人喜欢单纯可爱的女生,自己偏偏喜欢席若之那样绝情绝义的女人。

    她真是一个绝情的女人,若是她肯坚持,现在她们也不会各奔东西。

    大概这就是命。

    窗台,那棵绿萝长得枝叶茂盛,阳光下娇艳欲滴。

    陆辰风喝了一口咖啡,很快投入工作中。

    打开电脑看这次比赛评论区,许多人看好林晨晨,说是清纯玉女掌门人。

    “林晨晨真漂亮。”

    “林晨晨一统江湖。”

    “林晨晨最棒。”

    关于其他的几个选手,评论就褒贬不一,陆辰风一个个细看。

    当他看到别人怒骂席若之的时候,他的情绪很快被挑起来。

    “洛之,我看叫弱智好了。”

    “洛之还是不错,很棒。”

    “棒你老母,她一看就是心机表了。”

    “你这傻逼,你不喜欢可以不看。”

    许璐和白婷的评论不多,席若之多但更多是各种嘲讽和酸腐。

    陆辰风拨通高洁的电话,冷声问:“你有看评论区吗?”

    高洁实话说:“今天还没来得急看,陆总怎么了?”

    “自己看。”说着他将电话挂了。

    高洁坐在电脑前,几分不安。

    当她看到一长串对席若之不满的人身攻击的网友,可以断定这很可能是恶意,并非真实粉丝所为。

    她明白陆辰风为什么生气,很快她拨通电话:“陆总,我知道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