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叽叽喳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7本章字数:2163字

    许璐很雀跃,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话。

    席若之只是间或的敷衍一下,她不敢看陆辰风,也不能跟许璐尽兴的聊天。

    司机小苗是个年轻小伙子,早已在车上恭候多时,看见陆辰风朝他礼貌的点头鞠躬。

    陆辰风上了车,就靠在座椅上,半休眠状态。

    许璐还想说话,席若之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她便及时闭口。

    陆辰风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席若之的身影,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极其不喜欢。

    向来他管理自己情绪很好,她出现后,一切都乱了。

    许璐不说话后,车里很安静。

    安静得地上掉一颗针都听得见。

    嘟嘟,嘟嘟。

    陆辰风电话响了好几声。

    他没有看,便接起来。

    林娜在话筒那端说:“辰风,你不在公司呀?”

    “恩。”

    “你去哪儿了?”

    “有什么事?”

    “倒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小事而已。”

    “等我回来再说。”

    林娜得到林依依的情报,说许璐和席若之去找陆辰风了,也不知道这两女人要干什么幺蛾子事儿出来。

    她第一时间赶到公司,吴小静告诉她出去了。

    林娜问吴小静:“吴秘书,陆总去哪儿了?”

    陆辰风曾有交代,她不得交代他去哪儿的具体行踪。

    所以,她笑得很灿烂:“陆总没说。”

    林娜是清清楚楚,她当然知道吴小静知道,她不告诉也没办法的事情。

    吃了闭门羹的林娜给陆辰风打电话。

    没想到陆辰风这边也是很敷衍,她简直气得不行。

    实话说,每一次以为跟陆辰风进一步的时候,他又对自己冷淡得不行。

    她都怀疑,陆辰风根本就只是当她当是事业伙伴。

    他曾几次解释说,她都不相信,认为自己多少有几分姿色,男人嘛都一样,陆辰风也不例外。

    林娜渐渐催眠了自己,在她幻想的世界里,陆辰风和自己一样爱得死去活来,他不过是低调惯了。

    一次次失望,她并没绝望。

    那股不服输的好胜心,反而被激发,她倒偏要试试,他心到底有多冷。

    就算是块石头,就算是一滩死水,她能把石头捂热,能把死水点燃。

    知道陆辰风嘴里也没有答案,她便恢复以往的温柔:“好,我等你哟。”

    “好。”

    “辰风。”

    “嗯。”

    “你昨晚睡得好不好?”

    “不好。”

    “我也是。”

    “辰风。”

    “你说。”

    “辰风。”

    “……”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抱抱你。”

    “你别无聊了。”

    “辰风,我说真的。”

    “你好好做好工作,前途无量,一定会走出亚洲。”

    林娜的手捏成拳头,整个脸都变形了。

    她知道席若之肯定在身边,这个女人就是老天派来跟她作对的,不然以前他至少嘴上还是蛮配合。

    现在为何变得无欲无求?都是她,都是她,是她就是她。

    没有人会无欲无求,又特别是男人。

    林娜心中燃起一股熊熊的嫉妒之火,她一定要找办法将她早点踹走。

    陆辰风最后那句话让她觉得特别挫败,好像自己脱光了,他却告诉她不要着凉了。

    在说下去只会惹他不高兴,林娜索性笑笑说:“跟你开玩笑,千万别当真。”

    “好,没事我挂了。”

    “拜拜。”

    陆辰风挂了电话,看到后面的人,许璐睡着了,而席若之好像精神很好。

    今天的她化了一个淡妆,她的右手随意的搭在腿上。

    一刹那,他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看到是她的背影,一个穿白色裙子的女孩,当时他心砰砰直跳。

    后来她们成了同桌,开始是两条平行线,没多少交集,后来才慢慢话题多了些。

    陆辰风的手一下盖住了她的手,他没有回头。

    席若之好像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待她看清是陆辰风的手,像产生幻觉一样。

    有点不真实,他宽厚的大手盖在她手上。

    她眼泪啪嗒的掉了下来,连日来的压抑和郁闷,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了,她产生一种良好的幻想,他会不会原谅了自己,做不了恋人还可以做朋友。

    一滴泪,像尖锐的匕首刺进他的心脏。

    陆辰风心悸动了一下,以后的日子,她们将越来越远,他鬼使神差的将手伸向了她。

    那双梦中摸了千百遍的手,依然如初,不,确切的说仔细摸摸能感应到岁月在她身上的痕迹,她过得并不幸福。

    席若之也很快反应过来,她抽掉自己的手,这还不够,趁着他们没发现将他的手放回去。

    在完成最后交接的时候,陆辰风与她食指紧扣,他很用力想要紧紧将她握在手里。

    许璐似乎睡得很香,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一个要抽开,一个要捏紧。

    两人在心中暗自较劲。

    陆辰风很想问问,她会不会失眠,像他昨夜那样辗转反侧。

    快到夏慕云公司的时候,陆辰风主动松开。

    席若之暗自松了一口气。

    车子稍后到达。

    席若之拍了拍许璐,“璐璐,到了。”

    过了好几秒,许璐才微微睁开眼,她说:“到了?”

    席若之点点头说:“恩。”

    陆辰风对小苗说:“你就在附近,不要走太远,一会儿我们还要回去。”

    小苗点点头,恭敬说:“陆总,放心吧,我会在这里等你们。”

    “你们两个,一会儿机灵点儿,夏总很看好你们。”

    几个人一起来到夏慕云公司门口,从装潢和设计看,夏慕云选的办公家具都是红木实材。

    她们赶到的时候,夏慕云正好送客人出门。

    那个男人有些孤傲,他带着墨镜,穿着一件长风衣,带着帽子手里拿着文件,急匆匆的跟她们对面而过。

    席若之只觉那人好面熟。

    与此同时,陆辰风也有同感,他像一个人。

    这个人好多年没见,难道真的是他吗?

    夏慕云看见她们的时候,立刻迎上去招呼说:“欢迎陆总极其二位美女的到来。”

    陆辰风客气的说:“夏总业务繁忙啊。”

    “还得向你学习。”

    “不知道会不会打扰你。”

    “陆总这边请,我们去会客室坐坐,我有想法找两位拍我们的新戏在你们比赛进行的时候搭顺风车炒作一下。”

    陆辰风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刚才那位客户姓什么?”

    “他啊,这,这我一下忘了名片在办公室抽屉,要不要我让秘书拿过来?”

    陆辰风连连摆手,“不用,不用。”

    他的心在这一刻无比的好奇,只是他已不在是过去那个年少的他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