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吓一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7本章字数:2181字

    席若之抬头,看清眼前的人,自己差点吓了一跳。

    这个女孩还真有几分相似,尤其像她中学时候的样子,她结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陆辰风喝了一口酒,看着她,他说:“洛之,你有空就坐下来喝酒。”

    洛之?

    这不是公司给她取的艺名嘛。

    席若之脑袋像被什么东西击中般,她错愕的看着陆辰风。

    他笑得很开心,而一旁的小女孩更是如山花灿烂。

    叫洛之的女孩微微欠了欠身子说:“陆先生,别开玩笑了,我们酒吧有规定,不能陪客人。”

    “好,好,你去忙吧,把你们音乐换一换。”

    看着她离开位置,席若之再也憋不住了,她质问道:“陆辰风,我的艺名灵感来源于她?”

    陆辰风又是一口酒,喝得很痛快,“可以这么说,你不觉的她像你失散多年的姐妹吗?”

    “你什么意思?”

    “席若之,你真该回去问问你父亲,我觉得于洛之可能真是你妹妹。”

    妹妹?

    这怎么可能,席若之承认父亲虽然好赌,但是他不至于犯原则性错误吧。

    露台的窗户半开着。

    有夜的味道。

    小酒馆响起齐秦那首《外面的世界》淡淡的忧伤袭来。

    两人相对无语。

    今天有些意外,席若之不敢想,如果陆辰风说的是真的,她会奔溃。

    过了不知多久,他主动给她酒杯满上,“咱们喝个痛快。”

    “陆辰风,你怎么了?”

    灯光下,她不太看得清,但是刚才那一瞬,看到他眼眶湿湿,心里一阵揪紧。

    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辰风端起酒杯,他说:“没什么,就是想跟你喝酒。”

    她像受到了蛊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酒有点烈,喉咙像被一把火点燃。

    奇怪的是,她还想再喝。

    陆辰风给两人又是满上,他说:“席若之,这辈子,我们注定不可能了。”

    这是个伤感的话题。

    与此应景的是,歌曲也换了,此时换成了黄品源的《你怎么舍得我难过》,也不知道到底唱给谁听。

    熟悉的旋律,缓缓而来。

    最爱你的人是我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没有说一句话就走

    最爱你的人是我

    席若之不记得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一杯又一杯。

    她的头已经晕晕乎乎,可还不想撒手。

    这一刻,她忘了,她是已婚女人,坐在旁边的这个人是她曾经最爱的男人。

    陆辰风抬起手的一瞬,微微一愣。

    他轻轻的撩起她的长发,笑意很深问:“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打人?”

    都说酒壮怂人胆,喝了几杯酒的席若之看了看他,闷闷不乐的说:“陆辰风,你良心给狗吃了,我可是你的前女友,如果没记错我是你的初恋。”

    “因为这打人?”

    “你到底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陆辰风的手停在她柔软的发丝上,一股沁人心扉的香气飘入他的身体里。

    这个女人有毒,多年来他试着忘记,然而一见到她,所有的狠话变成了废话。

    陆辰风看着她,一瞬不瞬。

    小女人生气的样子,颇增添了几分俏皮。

    她说:“是她先挑衅我。”

    “我不信。”

    “陆辰风,是真的。”

    “她为什么挑衅你?”

    席若之虽然喝多了,但她心里明白,林娜为什么挑衅她,这还需要问么?

    那不明摆着着,因为她喜欢陆辰风,而她怀疑他们之间有故事。

    “陆辰风,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她眼底的波动,他轻易就扑捉到了。

    他熟悉她的一切,一个小动作,他都了然于心。

    他一把抱过她,在她耳边说:“你还爱我?”

    “陆辰风,你是真疯了。”席若之努力想要让自己保存冷静,然而她根本做不到。

    他们的距离太近,近到她有些害怕。

    好像站在大海边,一不小心就会跌入海里。

    “陆辰风,我们在做梦吗?”她被他的视线蛊惑,有些恍惚。

    “席若之,为什么要再次出现在我的生活,要滚就滚远点儿,让我一辈子都看不见。”他的声音越发低沉,手已离开她的长发。

    席若之一愣,她听出来了。

    怨言。

    他还是不能原谅,不能原谅她当初的离开。

    其实,她自己也不能原谅。

    如果可以选择从来,她一定不会那样。

    只是这样的月色,这样的夜晚,她失控的抱着酒瓶子咕噜咕噜的喝起来。

    陆辰风去抢她手中的酒,警告的说:“你喝这么多干什么?”

    “怎么心疼钱了?”

    “席若之女人别乱喝酒。”

    喝了太多酒,席若之头脑已经完全不能醒事儿了。

    她摇头叹息说:“陆辰风,我过得好苦。”

    “你不是说你很幸福吗?”

    “那是骗你的,我一点也不幸福。”

    “怎么?你老公不能满足你?”

    “你能不能不扫兴,咱们别说他。”

    陆辰风酒量很好,他看着她说:“不说他,那说谁?”

    “随便你说谁。”顿了顿,她说:“段辉怎么样,你有没有联系?”

    陆辰风皱了皱眉头,他撇嘴:“对他还念念不忘?”

    “你真小气,我喜欢的是你。”

    “席若之,你说什么?”

    “我说当年,我喜欢的是你,一直是你呀。”

    “可你却嫁给了别人。”

    席若之的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她一时失语。

    隔了好久,她才说:“你不是也有了新的恋人?”

    “新的恋人?”

    “林娜不是么?”

    “林娜,她是又不是。”

    “陆辰风,你真是在跟林娜恋爱吗?”

    “不用你管。”

    “你是该结婚了。”

    说起结婚,陆辰风的眉头拧得更紧。

    他迟迟不恋爱,不结婚,也知道在等谁。

    有些人就这么怪,明明她伤害了自己,他却找千百个理由催眠自己。

    他还是忘不了她。

    陆辰风微微一笑,他说:“是的,我要结婚了。”

    “和林娜?”

    “不用你管。”

    “陆辰风。”

    “说。”

    “陆辰风。”

    “……”

    “陆辰风。”

    “你要吃奶?”

    “你有吗?”

    “有,但是没奶水,你吃吗?”

    席若之头痛欲裂,她一定是醉了,他一定是疯了。

    不然何以这样没有营养的废话出现,平素两人都很压抑自己,而今天截然不同。

    她错愕的看着他。

    这样的眼神,陆辰风受不了,他将她的头埋进自己的胸膛,让她离自己更近点儿。

    他的气息,如一个神奇的世界,将她团团围住。

    席若之只觉呼吸困难,她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在他面根本没有力气。

    她吻他,他像等待救命的溺水者,死死的抓着她。

    两人纵横交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