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没人知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7本章字数:2133字

    这个秘密在心里埋藏了好多年。

    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

    莫佳辛坐在医院等陈素兰办手续的间隙,无意中看到一份报纸。

    陆氏继承人丢掉同性帽子,与新欢在酒店一天两次进出。

    这个标题很醒目,而一张陆辰风抱着席若之的照片更加刺眼。

    莫佳辛的手在抖,她难以置信,自己帮她收拾烂摊子,而她却在跟陆辰风偷偷约会。

    她恨她们。

    这两个人,在她骄傲的青春里给她带来的耻辱渐渐清晰明了。

    时间过了这么久,她们还是暗度陈仓。

    席若之啊席若之,你真够可以。

    莫佳辛将报纸揉成团,准备扔垃圾桶的时候,转念一想又放进了自己包里。

    过了一会儿,陈素兰办好手续,走到她面前,客气道:“小莫,你帮我签个字好吗?”

    莫佳辛拿上包包,挤出一丝笑容,“好。”

    陈素兰察觉她表情没对,关切道:“小莫,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莫佳辛走得很快,她说:“没有。”

    她丝毫不觉,自己的态度跟开始天差地别。

    陈素兰意识到了,但她那敢有态度,莫佳辛的举动很让她感激,席建兵生病后就连家里的亲戚都不跟她们来往,她能主动帮忙已经很不错了。

    莫佳辛签完字,放下笔一脸诚恳说:“阿姨,我临时还有点事,费用问题我跟医院打招呼,你就放心吧。”

    陈素兰心塞,心酸,好半天才道:“小莫,你真是个仙女,长得漂亮还这么善良,你一定会有好报。”

    “陈阿姨,我还有别的事情,就先走一步。”

    陈素兰激动的抓过她手,这个在她绝望之际帮助过她的女人,她不知道该如何回报,噗通一下,她跪在地上,“小莫,谢谢你。”

    医院的人来来往往,这一幕引起很多人围观。

    莫佳辛连忙扶起她,责备道:“陈阿姨,你这是干什么。”

    “小莫,谢谢你对我们席家的帮助,你是一个好人,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陈素兰糊涂了一辈子,无论席建兵怎么跟她闹腾,在席建兵倒下的时候,她仍然不离不弃。

    就算医院曾经放弃,她也没打算放弃席建兵,倒不是她有多爱,而是除了他,她便一无所有,自然这次莫佳辛的举动让她很感动。

    过了好几秒,莫佳辛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客气道:“陈阿姨,这算不上什么,我会抽时间来看你。”

    莫佳辛有句话,她想说,如果可以,她愿意用全世界去换,也不知道是爱还是不甘心。

    陆辰风这个人再一次不着痕迹的进入她的视线,来势汹汹,她发现自己这些年根本没有忘记,思念如潮。

    莫佳辛走出医院,在车上接连抽了好几支烟。

    李大伟打电话过来,他一副没心没肺的说:“亲爱的,我想你了。”

    莫佳辛心情不好,她敷衍的说:“恩,我也是。”

    “你好久可以忙完,什么时候回法国?”

    “我手上有点事,回来给你联系。”不等李大伟回复,她已挂掉电话。

    莫佳辛从包里掏出那种皱巴巴的报纸,一点点的打开。

    醒目的标题,特别刺眼。

    陆氏继承人丢掉同性帽子,与新欢在酒店一天两次进出。

    陆辰风何时同性?难道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等她,即便她嫁了人还在等。

    这两个人算什么?

    莫佳辛仔细看了看报纸,这个世界还真是巧合。

    原来席若之是去参赛,而这个幕后老板是陆辰风,她嘴角浮出一丝浅笑,也不知道这些媒体知不知道她们的旧闻。

    医院不是一个好地方,莫佳辛驾车,去了陆氏大厦。

    她将车子停在远远的地方,蹲守陆辰风和席若之的身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等的人没有出现。

    忽然一辆黑色的路虎,招摇的从她面前呼啸而过,速度很快她还是记住了车牌号923。

    923她想到了那年秋天,席若之生日的时候,她们通宵达旦一起看星星,一起唱歌。

    唱刘德华的《真永远》的时候,陆辰风左边是她,右边是席若之。

    莫佳辛记得,那个生日宴不算奢华,却因为有她喜欢的人在而光芒万丈。

    车里走出两个人。

    一个是陆辰风,另外一个身材苗条得有些畸形的女人不是席若之。

    她离开这个城市已久,久到已经快要忘记。

    陆辰风还是像过去那么有魅力,不,他比过去更有魅力。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一如既往。

    莫佳辛疑惑,不是席若之的女人是谁?

    难道他也有自己的未婚妻,跟席若之不过一场未了的梦。

    陆辰风的身材很标准,只是一个背影就可以温暖一辈子。

    陆辰风,陆辰风。

    莫佳辛看着她们走进大厦,一步步离自己越来越远。

    这几天,对席若之来说,忐忑,煎熬,紧张。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满不在乎,然而,比赛越是接近尾声,越就人心惶惶。

    陆辰风自从那天跟她发了一阵疯后,渐渐趋于正常,他们碰面的时候零交流,零对话。

    一切像一场幻觉。

    倒是更多时候,看到林娜跟他如胶似膝的出席。

    剩下的选手越来越少,意味着真正的残酷刚刚开始。

    席若之发现,可以说得上话的除了许璐还真没别人,不过许璐好像也是心事重重。

    原来那个酷酷的女孩,现在也走伤感路线,她好像有些地方不一样了。

    到底什么地方不一样,她也说不出来。

    夏慕云依然来捧场,他每次都闷不吭声,坐在贵宾席,看见她的时候微微点头。

    席若之心想,他大概是被许璐吸引,如果自己是男人也会喜欢许璐。

    她是一个阳光积极上进的女孩,这样的人跟她一起体会不到什么叫忧伤。

    可为什么,她忽然觉得许璐的脸上有了淡淡的忧伤。

    在休息室里,席若之拉着许璐的手问:“璐璐,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许璐目光闪躲,她愣了愣说:“没,没什么。”

    “还没什么,你气色不太好。”

    许璐抬起头,看着她一字一句说:“你有没有很深刻的爱过一个人?”

    席若之语塞,半晌,她才温和道:“你是爱上谁了?”

    其实,不用问也能猜到几分。

    不过席若之还是不希望她爱上夏慕云这样的男人,他虽然各方面都很好,但他不适合她。

    许璐倔强的看着她,再一次问:“我就问问你,有没有深刻的爱过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