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不介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7本章字数:2195字

    陆辰风唇边缓缓绽开一抹笑意,他说:“要是不介意,我也无所谓。”

    李小玲其实很想留下来听八卦,尤其这两人的八卦,席若之不肯告诉她,她更加想知道。

    只是她不经意看到陆辰风的表情的时,就不敢再有这个想法,连忙拉开席若之的手,“你们好好谈,我先上去。”

    席若之不肯放手,抓着她道:“小玲,你陪我。”

    “若之,你别啊,陆总肯定是要跟你说工作上的事情,我还是回避好了。”

    工作?

    鬼大爷也不相信陆辰风找她是谈工作,他一定是又发疯了。

    不得不说李小玲很聪明,关键时候相当懂得起来。

    她跑了,急匆匆的溜掉。

    车上只剩两人的时候,席若之将头在他身上嗅来嗅去。

    陆辰风皱了皱眉头,戏谑的说:“怎么?对我有兴趣。”

    “切,我看你喝酒没。”

    “席若之,说实话要死。”

    席若之莫名的被吼了一顿,她收回对他的好奇,笔笔直直的端坐着。

    “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准备得怎么样?”

    安静的午夜。

    她想起了那一天,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喝酒。

    席若之思绪纷乱,她搞不懂陆辰风说的什么意思,她纳闷的看着他。

    陆辰风侧头,一脸认真说:“有把握吗?”

    她想了想,陆辰风大概是问比赛的事情。

    愣了愣,她耸耸肩说:“不知道。”

    “你想不想?”

    席若之看着他,薄唇微启。

    忽然就想吻他。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像失控一样发疯。

    下一秒,她的嘴便凑了上去。

    她轻轻的吻了一下他。

    陆辰风很享受的抿了抿嘴。

    这种感觉不错。

    他发动车子。

    席若之见他要开车,着急说:“喂,你干嘛。”

    “席若之,难道你不觉得咱们该好好谈谈?”

    “什么意思?”

    “我能满足你,但你也应该满足我。”

    席若之一愣,他话中有话。

    车子沿街行走。

    漫无目的。

    偶尔陆辰风的凤眸静静地望着她,里面包含着一些她看不懂的情愫。

    不敢细想,席若之心跳一滞,慌乱的移开视线。

    窗外繁华盛世。

    云天酒店。

    又是云天酒店。

    席若之神色不安。

    她想起许璐的话,陆辰风的话,这么说来他还真是当一场交易。

    假如冠军必须用此交换,她莫名的还是难过。

    她们之间不应该沦落到如此地步,他可是她的初恋,是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

    陆辰风亵渎了她的爱。

    此刻,陆辰风坐在车里,他凤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半晌,他说:“你若是后悔,现在还来得及。”

    席若之心里一片乱,她不敢看他眼睛。

    他打开车门,自己先下去。

    席若之一身抖得厉害,像做贼一样。

    比做贼还紧张害怕,她小心翼翼打开车门。

    陆辰风回头,他牵她的手。

    不远处一辆银色的车子,莫佳辛吩咐旁边的人,照清楚点,一定要看得到脸,看得见双方的脸。

    “放心吧,我们技术一流。”

    一转眼,两人进了酒店。

    莫佳辛点上一支烟,郁闷的说:“没想到,这么多年她们还是欲断难断。”

    “莫小姐,我们的人跟上了,临时加拍,我们要多收服务费。”

    莫佳辛朝他吐了一口烟圈,悻悻道:“如果是钱的问题不需要跟我商量。”

    “就是害怕你有意见,希望你理解。”

    “总之,咱们一手交货一手交钱。”

    “啧啧,当然,我们知道规矩。”

    “好,我等你们的东西。”

    “莫小姐,这种男人偷一次还有下一次,树挪死,人挪活,你呀这么年轻漂亮不如换一个人,趁早死了心好。”

    莫佳辛瞪着他,这个人还真是多嘴多舌。

    他大概是误解了,以为陆辰风是她老公,而她一个逮到丈夫偷人的证据女人。

    说完话,才发现莫佳辛一脸黑,忙态度诚恳说:“也许你这一时半会想不通,等三年五年你会明白的,没有人会当一辈子傻子,如果他不爱你,就放手吧。”

    对方的话让莫佳辛很郁闷,她可用了不止三年,五年,当她以为自己跟过去那段岁月真正告别,猛然不经意撞见,她才发现还是放不下,她不认输。

    这时莫佳辛抽完一支烟,她叹了口气:“别操心太多,我要证据。”

    “放心好了,证据一定给你,像这种不负责人的男人,到时候离婚的时候尽量要在财产上争取,不要他好过。”

    陆辰风带着席若之进入酒店的时候,刻意的尽显温柔,他的手指在撩拨她的头发。

    几次席若之想要挣扎,都被他紧紧按住。

    她的心一阵阵痛,心中纯洁的爱,最后在功利面前面目全非。

    直到走到酒店前台,席若之还没有考虑清楚,要不要拒绝,如果此刻她拒绝了陆辰风,是不是冠军就不是她。

    意味着这些日子的付出都将付之东流,名利对她来说不重要,但钱她输不起。

    见席若之一副百般不情愿,陆辰风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席若之好像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她低估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杀伤力。

    茫然间,两人一起进了电梯。

    进了电梯后,陆辰风的手松开,跟她拉开一段距离,他转身背影对着她。

    这种诡异的气氛,让人很压抑。

    叮咚。

    电梯到了。

    陆辰风比电梯快一步揽过席若之,两人像连体婴儿一样。

    席若之机械的跟随着他的步伐,亦步亦趋。

    陆辰风的反应,有点怪怪的。

    进了房间,陆辰风跟开始的一脸柔情有所不一样,表情十分严肃。

    不对劲。

    席若之只觉他好像有什么心事,她忐忑不安。

    陆辰风脱下外套,神情淡定自若道:“洗澡吧。”

    席若之急促的呼吸,潮红的面色,十分尴尬,她战战兢兢走到他面前,小声说:“辰风。”

    “……”

    “咱们这样是不是……”

    “席若之,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想说。”剩下的话,她却迟迟说不出口。

    “你到底想说什么?”

    席若之一咬牙,下定决心说:“我想说,咱们不要这样。”

    她刚说完,陆辰风就走到她面前,贴着她耳朵说:“席若之你搞什么飞机,衣服都脱了,突然说不要这样,你耍我?”

    “没有。”

    “不要闹,只是一起洗个澡,咱们就算完成任务。”他语气缓和了许多。

    洗澡?完成任务?

    席若之脑袋越来越浆糊,她完全不明白陆辰风脑袋在想什么。

    他牵着她的手,往浴室走。

    离奇的是,她居然任由他攀附着。

    她想,她一定是中了陆辰风的蛊,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