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他的告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8本章字数:2153字

    席若之抓起他的手正准备丢开,动作顿了片刻,转为握起他的手,“陆辰风,我好像看到林冷了。”

    她知道陆辰风是一个极其要面子的人,而他最不喜欢听到的名字就是段辉和林冷。

    相对而言,他对段辉还有那么一点好感,因为他知道段辉实则爱莫佳辛。

    林冷不同,他明确表示,而且跟他抗衡多年。

    那时候林冷虽然也吊儿郎当谈了很多恋爱,他偏偏趁席若之一个热的时候去围堵,“席若之做我女朋友吧。”

    对于他真真假假的告白,席若之早已淡然处之。

    实话说,如果林冷没有那些莺莺燕燕,如果不是先认识陆辰风,她还真可能动心。

    林冷外形俊朗,和名字不一样的是,性格好动,又多才多艺,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喜欢。

    记得那时候他跟陆辰风齐名是学校的校草,两个男人一个帅气阳光,一个忧郁深沉。

    席若之偏偏看上陆辰风这种,她总觉得他复杂的目光像一本人生百科书,值得她去开启。

    那时候,即便她冷着脸对待林冷,陆辰风仍然醋意很浓,责怪她不告诉他,自己有喜欢的人。

    想来陆辰风是很大男人主义,对她管控特别严。

    即便她们并没有明确说明,他还是希望她能为他拒绝外追求她的人。

    一想到往事,她便感慨万千。

    席若之柔软的身子贴向他,双颊酡红,目光微醺得比烈酒更醉人!

    果然,陆辰风在听了林冷这个名字,目光暗淡了许多。

    他倒了一杯酒,悻悻道:“看来你很寂寞。”

    她分明知道这个名字会让陆辰风不悦,偏偏闯他的禁,区。

    陆辰风扬起唇,一脸嘲讽地盯着她。

    她虽然有了点醉意,但是有没有彻底喝醉,居然主动对他投怀送抱么,又想玩什么花样?

    直到这一刻,席若之才发现自己这个主意简直荒谬透了,她根本就不胜酒力。

    头昏昏的,好像又看到两个陆辰风。

    这下好了,原本想要逃脱,只怕是后果严重。

    陆辰风她已经意识涣散,柔弱无骨的在怀他怀中,手握住她纤细腰肢。

    下一秒,湿润的双唇覆上他,喷着迷雾的酒气。

    席若之第一次主动去吻一个男人。

    她的唇生涩贴在他的唇上,没有章法地胡乱蹭着,不得其法,尤其酒醉后,更加慌乱无章。

    陆辰风低沉的笑声在房间荡漾:“席若之你很笨。”

    “……”

    “怎么,接吻都不会,你要咬上我鼻子了。”

    席若之微微有些窘迫,眼中一闪而过倔强的目光,她轻咬了一口他的唇,他有些错愕,却没有接纳她。

    席若之内心有了一股脾气,双手挽住他的颈子,她脑海想出第二个办法。

    正是他刚才的话提醒了她。

    照着他的鼻子,精准的咬了下去。

    陆辰风眉头紧皱,他推开她,哭笑不得:“席若之,你学狗?”

    就在刚才,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意乱情迷,这会儿才知道她故意耍他而已。

    他很生气,猛地捕住她的唇,拿了主动权。

    激烈的吻在彼此的唇中浓情蜜意地扩开。

    他很轻易地吻她,咬她,让她不得停息。

    这种事在他心里辗转千百遍,他曾在梦里这样亲吻他,这一幕对他来说是那样轻车熟路,得心应手。

    席若之有一点酒精的作用,被吻得迷迷蒙蒙的,差点分不清自己是谁,这里是哪。

    所以难得她不抗拒他的吻。

    忘掉这个男人的可恶……

    单从吻来说,他吻得很有技巧,让人沉溺其中。

    何况,他对她来说像一个梦。

    她又跌进一个湛蓝色的梦里。

    那是一个关于她和他的梦。

    那是她们的青春和梦想,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

    他突然抽开身。

    粗哑问:

    “笨女人,学会了么?”

    “……”

    “现在,用我教你的,再来一遍。”

    席若之美目瞪大,呆呆地看了他几秒钟反应过来,变得愠怒。

    “我没有想要学接吻!”

    陆辰风又笑了。

    该死,他是否中了她的毒,她随意一个呆怔的表情,略带赌气的话,都会让他怦然心动。

    灯光下,她的脸是那么美……

    他的全身悸,动不已,这个女人像一把密码锁,打开他身体的每个快乐密码,沉醉其中。

    他根本禁不起她一个眼神的传递,更何况,今晚她主动得这么可爱。

    “说说看,”他勾起她的下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席若之犟开下巴:“什么问题?”

    “灌醉我的目的?”

    如果非要问目的,她是想醉了不省人事,自己便安全了。

    只是这样的话她才不会说,而且自己失策了,任何时候她都不是他的对手,喝酒更是如此。

    席若之愣了两三秒,她拍着他的脸:“醉了就可以幻想你是某个大明星。”

    “够了。”

    “陆辰风,你知不知道你很凶。”

    他不凶才怪,这个女人仗着自己喜欢,竟然放肆的说把他幻想成某个明星。

    陆辰风将一杯酒,一饮而尽,他扯过她的手,直直的看着她的眼:“席若之,看清楚了,我不是别人,我是陆辰风。”

    “我知道你是陆辰风。”

    “怎么?很失望?你想把我幻想成谁?”

    席若之今天化了妆,依然是白色的裙子,他只是多看一眼,便控制不住,他真的很生气,哪怕她随口说说而已。

    眼前一袭长裙的女人,像一个落入凡间的精灵,陆辰风不由地怔住了,深邃的眸子落在她身上。

    毫不掩饰那眼中的喜欢,他讨厌这种感觉。

    席若之白色的单斜肩长裙,款式极其简单,胸部带点褶皱,只腰间系了一圈亮亮的钻石腰带,除此之外,从上到下,没有半点装饰。

    正因为如此,这及踝的礼服穿在本就瘦高的席若之身上显得她更加高挑纤长,将她身上的优点全部展现了出来,平时看着很瘦的她此刻也在裙子的勾勒下显得更加有致,恰如其份。

    跟平时那个席若之不一样,似乎那脸上的稚气也跟着消退,整个人妖娆了三分,高贵端庄了七分。

    “你这人怎么如此古板,我就是随口说说,没有特指。”席若之完全没有注意到陆辰风脸上的表情。

    “席若之,你还没告诉我你的目的?”

    “我的目的就是把你灌醉。”

    “然后呢?”

    “没有然后。”

    “……”

    外面夜色正浓。

    两人都喝了不少酒,知道她有目的,陆辰风依然不由自主的想要抱抱她,想要拥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