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一个酒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8本章字数:2094字

    陆辰风背着席若之出门,意外遇上了李小玲。

    看见她的时候,陆辰风犹豫了下说:“她醉了,你跟我一起去照看她。”

    看到这一幕,李小玲心里七上八下。

    除了席若之,还有一个酒鬼,陆辰风只有就近原则,将她送到最近的一家酒店。

    她们刚到酒店,那端高洁就打来电话。

    陆辰风刚一接听,高洁就着急说:“陆总,林娜有点胃出血。”

    看来情况十分糟糕,陆辰风冷静道:“医生怎么说?”

    “还在观察。”

    看来他得马上回去一趟,陆辰风迟疑片刻说:“我一会儿过来。”

    “好。”

    挂了电话,陆辰风吩咐李小玲守着。

    席若之被一阵笑声吵醒。

    头痛欲裂。

    她看到白白的墙壁,还以为是在医院,只是定眼一看,窗台紫色的窗帘,她意识到是酒店。

    抓了抓被单,看见自己只穿了件睡衣,吓了一跳,待她正要发飙的时候,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李小玲笑得前俯后仰,她正看一档综艺节目。

    席若之努力让自己清醒点,她道:“小玲声音能小点吗?”

    李小玲侧过头,看了看她,闷闷道:“你醒了?”

    席若之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不高兴说:“能不醒吗?”

    “你呀,以后少喝点,这次你倒是幸运了,可怜了林娜,听说她胃出血。”

    听说胃出血,席若之也吓了一跳。

    睡了一觉,她清醒不少。

    心里有几分愧意,挣扎起来洗漱了一番。

    稍后,席若之收拾得差不多对李小玲说:“咱们走吧。”

    李小玲一脸茫然的看着她,“陆总让我在这里看着你,哪儿也不要去。”

    席若之拍拍自己手臂,一脸镇定:“我不是没事么,走吧,咱们去看看林娜。”

    虽然事情是由林娜挑起来的,但现在她还在医院,她得去看看她。

    听说去看林娜,李小玲也不再争辩了,连忙关了电视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走了两步,席若之忽然问:“是你送我来酒店?”

    李小玲见她记忆模糊,索性承认:“对呀,我带你来的。”

    席若之梦到自己被陆辰风背着走,难道她真是做梦了?

    酒店离医院只有几百米,两人很快就到了。

    医院到处是福尔马林的味道,让人觉得极其不舒服。

    院子里摆放着不知名的绿色植物仿佛也没有生气,李小玲知道林娜的病房,径直带着席若之朝里面走。

    到了病房门口,席若之有点犹豫,这时候去会不会让林娜更加不愉快。

    正在她纠结不定的时候,李小玲没有预兆的推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林娜正拉着陆辰风的手,含情脉脉的说:“你也看见了,都是她害我躺在这里。”

    李小玲想关门,已经来不及了。

    里面的人看见了她们。

    席若之只觉被什么东西触碰到了,她想转身离开,陆辰风叫了一声:“谁让你们来的?”

    李小玲用手指了指后面的人,怯怯说:“洛之担心娜娜身体,说来看看。”

    林娜面色不太好,看向席若之的时候更是愁肠百结,顿了顿说:“席若之,你满意了?”

    短短的时间,林娜换了一个人,平常艳光四射,此刻病床上的她惹人怜。

    席若之头埋得低低的,不敢看她。

    林娜见席若之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没缘由的想发火,她真会挑时间。

    好不容易跟陆辰风单独聊聊天,她却故意来搞破坏。

    现场气氛相当尴尬。

    隔了好几秒,陆辰风咳嗽一声,对李小玲说:“你们回去吧。”

    至此,席若之明白再多留也只是碍眼,她诚恳说:“林娜小姐保重身体。”

    “我说席若之,你是来看我笑话对不对?”

    席若之摇头,她苦涩的说:“怎么会,我是诚心来看你。”

    “你是诚心来看我笑话,我知道。”

    “……”

    这时一旁的陆辰风发话了,他温和道:“娜娜,算了,你大度点儿。”

    门口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原来是高洁来了,她提着两个袋子,还带着一个高级护理进来。

    看见她们进来,陆辰风站起来,他说:“高洁,你费心了。”

    林娜见陆辰风要走,快要哭了,她道:“辰风,你不要走。”

    “我还有别的事情,你好好养身体。”说完陆辰风朝门口走,路过席若之旁边的时候推了她一下。

    几个人一起离开林娜病房。

    陆辰风走在最前面,他高大的身影在暮色中更显得十分伟岸。

    忽然他停住脚步认真说:“席若之以后不许喝烂酒。”

    今天憋了一肚子气,席若之正愁没地方撒,她没好气的说:“我喜欢喝酒管你什么事。”

    “林娜现在这样子,你不该负责么?”他迷离的眼里皆是嘲讽的笑,还带着深彻的黯然神伤。

    看来他真的在乎林娜,上一次为了林娜手臂还专门兴师问罪,这一次又来管教她不许喝酒。

    席若之一想到他的心被别人占用,就难过得不行。

    李小玲最害怕面对这样的尴尬,知道陆辰风不好惹,她忙说:“陆总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陆辰风没说话,只是朝她做了一个挥手的姿势,李小玲便一阵风似的跑开。

    看见李小玲溜走,席若之着急道:“小玲,你去哪儿?”

    “我,我先离开一下。”

    这时,陆辰风喊了一声:“李小玲。”

    李小玲回头,看着他错愕道:“陆总怎么了?”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李小玲笑了笑,讨好的说:“陆总什么也没看见。”

    “好。”

    敢情这陆辰风是让人睁眼说瞎话,他分明是威胁利诱她人就范。

    席若之不想跟他诡辩,他再也不是过去的陆辰风,而她也一样,她们都变了。

    见席若之要走,陆辰风一把拉过她,生气道:“你去哪里?”

    “不用你管。”

    “席若之,你到底还是不是我陆氏的员工?”

    “废话,当然是。”

    “我是不是你老板?”

    “是。”

    “那不就得了,你见过那个员工不听老板的话?恩?”说着他竟然将她揽了过去,姿势尤其亲密。

    刚才他明明是发火,怎么突然又变了。

    画风突然转变,让席若之彻底惊了魂。

    一想到他刚才还跟林娜亲热,她便极力挣脱他:“陆辰风拿开你的脏手。”

    “你就不能乖乖的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