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反差太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8本章字数:2125字

    前后变化反差太大,主持人点点头,“许小姐这是有大情怀,很有侠女风范,大家说是不是?”

    他话音刚落,人群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许璐挽过席若之的手,认真说:“洛之,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是最好最好的朋友是吗?”

    席若之像被人点了穴道,愣了好几秒才回应过来,她机械的说:“是的。”

    席杉杉看到这里,气得将电视关了。

    看得正上劲的席建兵手指着电视,叽里呱啦的说着大家听不懂的语言。

    陈素兰耐着性子说:“杉杉,你怎么把电视关了?”

    “你没看刚才那女的是心机表,分明野心勃勃,却是做出一副友谊万岁的样子。”

    “杉杉,快打开,咱们看看你姐姐。”

    席杉杉嘟嘟嘴,不情愿的打开电视。

    这时候轮到许璐唱歌,恰巧是一首田震的《朋友》她唱得格外投入,场上爆发更加热烈在的掌声。

    席杉杉气得直摔遥控器,气咻咻的说:“这个女人够了,不当奥斯卡影后太屈才了。”

    台下贵宾席,夏慕云笑得很灿烂,他抿了一口茶,轻轻的点点头,一切都在他的预算中。

    与此,另一边,陆辰风跟他表情不同,眉头紧锁在沉思什么。

    当然没有人留意到他,而且高洁也特别交待不许镜头出现他。

    今天许璐表现确实有些意外,网上论坛已经将许璐的人气冲到了最前面。

    高洁如坐针毡,一边积极调动人力,一边想以最快速度压下事态。

    事实上,一切都是庸人自扰,台上所有人的命运他们早已规划好了,风筝不管飞多高,它的线还在他们手上。

    最后那一刻,当大屏幕上,席若之的票分分秒秒刷到最新高的时候,台下一片唏嘘。

    许璐的脸由惊喜到失落,再到最后的无奈。

    席若之恍然做梦一样,她不敢置信,仿佛刚从生死边缘回到这个可爱的世界。

    而这一刻,她最想做的是跟陆辰风拥抱,分享这份喜悦。

    她甚至觉得这是陆辰风特意送她的大奖,他的心里是不是还有她?

    复杂的感慨,她一时激动得热泪盈眶。

    主持人大声宣布:“恭喜今年的冠军得主,洛之小姐。”

    “洛之,洛之,我爱你。”

    “洛之,洛之,你最棒。”

    “洛之,洛之,你最美。”

    台下一片欢呼,席若之被巨大的惊喜包围。

    电视机前的席杉杉转身抱着爸爸高兴的摇晃:“爸爸,爸爸,你看见了吗?姐姐,我姐姐成了冠军,我姐姐她赢了。”

    看见儿子和丈夫抱在一团,陈素兰高兴得直抹眼泪。

    一切像做梦一样。

    这下席家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她们有可以看见光明了。

    只是,陈素兰突然想到什么,她说:“杉杉啊,咱们还是低调点,你姐姐改了名字,说不准她根本没说自己结婚的事实,我们要帮着掩护。”

    冷静下来的席杉杉觉得妈妈说得有道理,姐姐的路还长,他们是她坚强的后盾。

    无论别人怎么居心叵测,他们是一家人,要紧密的团结在一起。

    想到这里,席杉杉决定去找唐胜利,希望他可以妥协一点。

    说不准将来姐姐结婚的事,也会挖出来。

    姐姐好不容易站在舞台上,她就该这样艳光四射。

    席杉杉想到这里,跟母亲撒谎说,出去找同学有点事情,便匆匆离开医院。

    一会儿,他出门买了一些水果和补品。

    唐家的房子特别宽敞、漂亮,像一座美丽的城堡,曾经他也幻想过,唐胜利说不准会因为自己身体疾病愧疚的对姐姐好一点。

    事实上,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尊重过姐姐。

    席若之像买来的媳妇,家里大小事情都由她做。

    姐姐从小勤劳,好强,上进。

    然而命运却给了她这样的安排。

    席杉杉提着沉甸甸的水果,敲响了唐家的大门。

    好一阵,里面才传来脚步声。

    肖琼猫着腰看清眼前的人,她嘴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打开门两手插在腰上,一副嘲讽说:“哟,这不是大明星的弟弟么?”

    席杉杉不傻,他怎么听不出嘲讽,他强制压住自己的脾气,赔着笑脸说:“阿姨,你好啊。”

    肖琼门开了一个缝,并没有打算让他进去。

    她上下打量他,不得不说,造物主不公平。

    席家基因好,夫妻两口子五官端正,生的两个孩子又漂亮,席若之继承了父母的优点,而席杉杉也是如此,一表人才。

    老天对自己就没这么公平,唐胜利是她唯一的儿子,她的心肝宝贝不但面丑,心也不善,而她更不能接受的是他身带残疾,可无论他是什么样子,她都会一生疼他。

    席若之嫁给他,就该老实本分的守着自己丈夫,就该好好的伺候她们。

    可事实上呢?

    席若之平常不声不响去参加比赛,都说不声不响的狗最厉害。

    她居然去参赛了,而且还有艺名。

    这不是在欺骗大众么?

    她到要看看这剧本最后怎么演,她是唐家的媳妇,谁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两个人对立而站,一个没请,一个没走。

    隔了好几秒,席杉杉恭敬说:“阿姨,我来看看你们。”

    说话间,房间的鹦鹉学着肖琼的口吻:“席若之,你个蠢货。”

    席杉杉脸色大变,他不敢相信,这通灵性的鹦鹉怎么会如此刻薄。

    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畜生,听到这他脸色大变。

    肖琼没有丝毫愧疚,她看着他说:“席杉杉,告诉你姐,无论她多风光,她都是唐家的媳妇,不可更改。”

    席杉杉憋着一口气,他小声说:“阿姨,我知道,我们没想法,希望你们能为姐姐的前途,不要对外面公布,她结婚的消息,求你了肖阿姨。”

    肖琼看怪物一样打量着他,对于这个嘴巴一张一合的家伙,她简直愤怒到极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容忍他这在啰嗦,她头快要爆炸。

    忽然,她大吼一声:“席杉杉带着你的烂水果给我滚。”

    席杉杉被这声音吓退了一步,一个沉思的人,突然爆发,让人措手不及。

    他结结巴巴说:“肖阿姨,你怎么了?”

    “你们席家脑子有毛病?席若之再牛逼她也是我儿子的媳妇,该给我们做饭洗衣,伺候老年人,没事去外面丢什么脸,还改名换姓,你还让我跟着她一起欺骗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