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幸福包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8本章字数:2168字

    有了钱家里生活将会得到改善,父亲的身体也会好起来。

    主持人没有再为难她,半开玩笑说:“洛之小姐是被巨大的幸福包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台上另外两个人,表情迥异。

    主持又将话筒递给许璐,“请我们亚军许小姐谈谈感想。”

    许璐从诧异的结果渐渐回过神,她笑得很开心,拿过话筒说:“很感谢组织提供的这个平台,大家都很优秀,未来的路还长,我希望大家见证下,可以走得更远。”

    许璐的一番话获得了一片掌声。

    接下来是林晨晨,同样的话,林晨晨很谦虚的说:“感谢大家,感谢我的父母,和支持我的粉丝。”

    随后,三个人站在一起,合影留念。

    这个夜晚是属于席若之的。

    然而,她心情却十分复杂,这一刻,她想到的是跟家人团聚。

    节目结束后,席若之刚到后台,遇上高洁,她说:“席小姐恭喜你。”

    席若之与她相视一笑,客气道:“谢谢。”

    高洁将她拉到一旁,小声说:“你不要随便接受采访。”

    不等她说话,高洁又道:“今天你说了很多无用的话。”

    愣了一下,席若之问:“我可以跟家人见面吗?”

    “你等等,我会安排。”

    “电话呢?”

    “洛之,公司要跟你长期合作,不仅仅是这次比赛,这只是开始,不是结束。”

    高洁还想说话,许璐从旁边走了过来。

    看见许璐,高洁又招呼她说:“许璐,你等一下。”

    许璐看了一眼席若之,微微点头:“好。”

    席若之说不出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许璐看她眼神和平常不一样,她主动招呼:“璐璐。”

    许璐停下脚步,她上前拥抱席若之:“洛之恭喜你。”

    “璐璐,也恭喜你。”

    “洛之,我们一起加油。”

    见她们两十分友好,高洁皱了下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心情愉悦的说:“你们要齐头并进,要站在一条线上,公司对你们会有不同的包装策略。”

    席若之点头:“恩,我会的。”

    同样,许璐也是郑重的点头,一脸认真:“绝对服从公司安排。”

    在这之前,高洁听到风言风语说,她们关系紧张。

    看来一切都是别人捕风捉影。

    过了一会儿,林晨晨也独自一个人过来。

    她好像哭过,眼睛点肿。

    高洁见状忙招呼她:“晨晨,你怎么了?”

    这时,林娜走了过来。

    她拉过林晨晨对高洁说:“她人有点不舒服,我先带她回去。”

    高洁咳嗽一声,她说:“都不要走,一会儿还有庆功宴。”

    林娜看了看席若之,一脸不满:“庆功宴也轮不到她,让她们去就可以。”

    高洁刚才还在庆幸,席若之跟许璐关系亲如姐妹,这会儿林娜毫不留情的粉碎了她的希望,她提高音量说:“林娜请你别带个人情绪。”

    “我怎么敢有情绪,这一切都是陆总说了算。”

    要知道为了,隆重推出林晨晨,她可是花了血本,雇了很多水军,还有自己的幕后团队,结果呢,结果呢,根本是陆辰风的计划之中的事情,她再如何努力都枉然。

    比赛一开始的时候,林晨晨一路领先,她是学舞蹈的,唱歌也算是专业级的选手,年纪比两人小,林娜抱有很大的希望,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眼看着许璐上去,林娜费了很大的劲儿才将位置调整过来,可就在最后的时候,席若之的票蹭蹭的跳上去。

    比赛跟彩票一样,谁会去计较它公平不公平。

    好歹陆辰风给了她一个安慰奖季军的位置,可看到眼前另外两个女人,林娜怎么看怎么来气。

    高洁上下打量她,隔了好久,她才说:“林娜,希望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这样负气的话,你不是代表你一个人,要知道你每一句话都可能引发很大的舆论。”

    要知道高洁是陆辰风的左膀右臂,林娜从不敢得罪。

    若不是今天为了堂妹,她怎么会如此任性。

    得罪她不会有好果子吃,随即她换了一张脸,半撒娇的说:“你没听出了,我是在开玩笑,我当然不会当真。”

    “知道就好。”

    林娜尽量克制自己情绪,跟她们待在一起,总是容易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一直她闹不懂,席若之到底有何魔力,可以左右她跟陆辰风的关系。

    今天尤其不爽,对于这个结果,她无法接受,在她看来林晨晨一点也不比她们差。

    过了好一阵,林娜牵着林晨晨的手,对高洁笑笑说:“庆功宴我们就不去凑热闹,今天我爷爷过生,还得回去跟他老人家拜寿。”

    林娜分明知道这样的场合,公司肯定也需要她出席,她为了让她们知道,自己也是有态度的人,故意找了个借口。

    话音刚落,不远处传来陆辰风的脚步声。

    几个人同时将目光落在他身上。

    今天的陆辰风,穿了一件黑色西服,白色衬衣,考究的皮鞋,没有多少装饰,很简洁的穿着,跟看台下那个他有些不一样。

    林娜看见陆辰风心就乱了,支吾的说:“辰风,你来了。”

    很多时候,在公众场合,林娜都直呼陆辰风后面两个字,以示亲切。

    陆辰风也从没有阻扰,他微微点头。

    众人收回目光,重心仍然在他身上。

    席若之尤其,看见他那一刻,心噗噗的跳。

    好像她们第一次约会,她的心仍然为他加快速度。

    倒是他看上去一脸平静,没有丝毫情绪,看不出忧喜。

    片刻,他用余光扫视了一眼大家。

    随即又移开。

    这个男人,他掌握了一切。

    陆辰风的到来,现场氛围有些尴尬。

    不知过了多久,他主动开口:“刚才,我到林娜和林晨晨有事不能参加庆功宴?”

    林娜顿时乱了手脚,她放开林晨晨的手,欺身而上,缠着他的胳膊:“爷爷确实要过生,不过和比赛相比,他每年过生,咱们比赛可是难得。”

    “娜娜难得你是孝子,你带林晨晨回去陪爷爷过生。”

    “辰风,我意思为了庆功宴,可以给家里人打招呼,我们明天再补起来也成。”

    陆辰风看了一眼她,不说话。

    很快,林娜又推了推林晨晨,有点撒气的意思:“你这个傻子,还不去请假,要是惹我们辰风不高兴,我可饶不了你。”

    陆辰风看了席若之一眼,意味深长的说:“念家的人固然很好,但对于公司来说,将长远利益放在第一位人才是力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