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后果严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9本章字数:2125字

    “你刚才不是去医院了?”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请你马上拿着你的签名照下来,要是5分钟看不到人,后果严重。”

    啪嗒,电话被他砸掉了。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捉弄她,席若之只好硬着头皮去。

    她找了一张以前的照片,穿着冬装,头发微微的披着,看上去有些忧伤,她在照片后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席若之的字很漂亮,从小老师便夸她写的字漂亮。

    她总是用全部心思去做一件事,学习比别人用功,字写得比别人好看。

    好看的字迹不是一朝一夕,都是心血慢慢练出来。

    席若之拿着照片,她准备叫李小玲一起。

    哪知道李小玲像早料到她会叫自己一起,她先去了卫生间,待席若之喊她的时候,她十分痛苦的说:“洛之,我人不舒服,不能陪你。”

    今天高洁再次给她敲警钟,她有点心虚害怕。

    要留下来,席若之不能得罪,自然陆辰风更不能得罪。

    她是席若之助理,再傻也明白陆辰风对她的心思绝对不是工作那么简单,这一次她再也不要去瞎搅合。

    席若之无奈,只有孤身应战。

    她故意穿着拖鞋,头发也随意的披着。

    陆辰风见到她那一秒的时候,目光有几分审视。

    他笑得有些暗讽:“大明星,你能不能稍微注意点形象,要是被偷拍了,你说说这形象能见人吗?”

    席若之站在车窗口,将照片递给他,一脸平静说:“这就是我,真实的我。”

    “上车。”

    “不上。”

    “你不怕偷拍,我还怕呢。”

    “你不是要照片,除此之外还要什么?”

    陆辰风看了看她,意味深长说:“你这形象,我什么想法都没有,麻烦别自作多情,只是想跟你说点工作上的事情。”

    工作上的事情,这夜半三更,怎么都觉得有点怪怪的。

    席若之不打算上车,她努力挤出一丝笑:“工作上的事情明天说,我回去睡觉了。”

    “席若之,你是不是忘了我说的话?”

    “你说什么了?”

    “席若之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再说一次,你的冠军是我给你的。”

    “陆辰风,你心中的冠军是谁?”

    “总之不是你。”

    “那为什么是我?”

    “我同情你,可怜你,够吗?”

    席若之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捅了一刀,她极力让自己保存平静。

    不等她说话,陆辰风又道:“你当真以为我对你有想法?我不过是满足你愿望而已。”

    话已至此,席若之能说什么,她错愕的问:“你要我照片干什么?”

    “以后会告诉你。”

    “陆辰风,谢谢你送我的冠军,我很喜欢。”

    “你不觉得一个谢谢是不够的么?”

    “你想要多少个谢谢?”

    “别那么多废话,上车,我没时间跟你瞎扯。”

    外面的风吹着有些冷,她瑟瑟发抖。

    在她看到屏幕上显示她最高票的时候,她多想下一刻可以冲到他面前拥抱和呐喊。

    她曾幻想,他会竖起大拇指说:“席若之,你真棒。”

    梦想和现实就那么遥远,他说什么呢,他说冠军是他给的。

    自信被抽走,她不过是靠陆辰风的庇佑得到这个名分。

    所谓比赛只是一场形式。

    哪怕开始的时候,她们这样说,她还是尽全力去表演,她以为自己真有那么多粉丝,然而,这一切都是他的同情和可怜。

    对于一个歌者来说,最可怕的莫过于此,她不想要同情,她想要真正的皇冠。

    犹豫了一会儿,她到底还是上车去了。

    关上车门。

    陆辰风便点燃引擎,车子像另一个地方驶去。

    走了一段路,席若之才反应过来,她大声道:“陆辰风,你不是要说工作上的事情,你这是发哪门子疯。”

    “当然是说工作。”

    “那为什么要开车离开?我穿着拖鞋呢。”

    “你还披头散发。”

    嘲讽,赤果果的嘲讽。

    席若之忍住个人情绪,她说:“那有如何?”

    “我有洁癖,没兴趣跟女鬼讨论工作。”

    “陆辰风,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尖酸刻薄了?”

    “席若之,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事故可怕了?”

    他再也不是过去哪个见到女生说话都会脸红的陆辰风,他一句话可以直接让人吐血而死,好在席若之心胸开阔。

    不然真会被他气死。

    这一次,车子没有开往云天酒店。

    陆辰风驾车开往的是维多利亚别墅区。

    即便是晚上,也能看到一路不一样的风景。

    一条宽敞的道路,两边栽种了很多绿色植物。

    天空繁星点点,夜色斑斓。

    席若之见车子离自己熟悉的地方越来越远,她有几分不安的说:“陆辰风,你到底按的什么心,你不会是变态杀人凶手吧?”

    陆辰风看她一脸紧张,忍不住好笑,他说:“对,你猜得没错,我有一个地下室,里面囚禁了很多人,一会儿将你也关起来。”

    “陆辰风,你千万别这样,我还有家人。”

    见她吓得不轻,陆辰风的心情忽然大好,捏了捏她下巴说:“可惜你太瘦了,暂时还不打算对你动手,得把你喂肥点儿,养肥了再杀。”

    听出他嘲讽的意思,席若之大声道:“陆辰风,你这混蛋,你当我是猪?”

    陆辰风终于笑了,他笑得特别开心,很久没有这样开怀过。

    只是,很快,他收住笑容,他问:“席若之,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迟迟的没有人回答。

    陆辰风捏她的耳朵,继续道:“问你话。”

    过了好一阵,席若之看了他一眼,悻悻道:“当真要我说实话?”

    “当然,你说你想要什么?”

    席若之看了他一眼,心里说,我想跟你长时间拥抱,长时间亲吻,直至感受到你浓浓的气息,我才安稳。

    然而她开口却是,“我想抱着你奖金睡觉。”

    “你这个爱钱的女人,还真是直白。”

    “陆辰风,爱钱有什么不好?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生活离不开钱。”

    “够了,今晚我就可以满足你,让你抱着钱睡觉。”

    这条路像没有尽头,席若之见他垮着一张脸,愈发没底气:“陆辰风,你这是去哪儿?”

    “带你去睡觉。”

    “陆辰风,你不是那种人。”

    陆辰风手放在方向盘上,他看了看她,悻悻道:“席若之,你说当初我若是睡了你,是不是结果就不一样了?”

    席若之的心再次被他刺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