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口是心非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9本章字数:2215字

    席若之恨自己如此失控。

    下一秒,她手中的筷子被人抢走。

    陆辰风学着她的模样,给她挑了一夹面,席若之来不及拒绝,惯性的张嘴。

    味道不错,特别是食物中还有他的气息。

    陆辰风又挑了一夹面,递给她。

    席若之刚张嘴,面条又进了陆辰风的嘴里,吃完还不无得意的说:“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明亮璀璨的灯光,头顶是巨大的浮雕,一切像梦境一样不真实。

    陆辰风见她一脸沉思,还以为刚才自己逗她,惹她生气了。

    他拍着她的肩膀,温和说:“好了,我不逗你了。”

    他再吃给她喂了一些面条。

    好几秒,席若之仿佛从某种思绪中回过神,尝了一口,脸上更是凝重。

    “好吃吗?”

    席若之点点头,没有说话,显然,她做的面很好吃。

    这时,陆辰风自己拿着筷子,看了她一眼,认真说:“好吃也不能让你一直吃,把你喂饱了,我吃什么?”

    他一语双关。

    席若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陆辰风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她知道,他很喜欢她做的面条。

    陆辰风看到面条的第一反应,便知道为什么席若之对他有致命的吸引,他记得苗兰做的面条就是这样色香味俱全。

    记忆中,小时候家里很穷,常年吃不了肉,父母为了让他可以见荤,总是以鸡蛋代替,那是他吃过最美味的面条。

    无论他走多远,他都记得小时候那一碗充满爱心的面。

    看见陆辰风吃得津津有味,席若之知道宵夜是让他满意了,顿了顿,她说:“时间不早了,你自己吃,我去休息可以吗”

    陆辰风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在进食的时候,被外界打扰。

    尤其是他正沉醉过去美好的回忆里,陆辰风像一个正在睡眠的人,被人吵醒,脸上有几分不耐。

    他没有回应她。

    席若之只好乖乖的在旁边站着。

    他吃东西很快,动作明明算不上十分优雅,却还是一副十分很有想象的画面。

    她原本肚子不饿。

    被他一连串动作引发肚子越来越反抗。

    看着一碗面条就要被他吃光,紧急下席若之说了一句:“对了,晚上别吃太多,对身体不好。”

    陆辰风停了手上的的动作,看着她直接问:“是你想吃吧?”

    “没有。”

    不争气的肚子,再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陆辰风将筷子给她,抹了抹嘴:“剩下的赏给你吃。”

    很快,剩下的面条,被席若之风卷残云。

    喝完最后一口汤,她放下筷子。

    陆辰风扯了一张纸巾,给她擦拭嘴角,笑意很深的说:“小馋猫。”

    “陆辰风,咱们吃了饭,是不是该睡觉了?”

    说完这句话,席若之恨不得咬舌自尽。

    天知道,她原意不是这样。

    陆辰风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他说:“好啊,有句话说得好饱暖什么来着?咱们刚吃了饭,是该睡觉了。”

    席若之自知说漏了嘴,她恭敬说:“陆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时间不早了,我就不再打扰了,我去睡觉,你也去睡觉,咱们都早点休息。”

    说完席若之转身走了几步。

    身后传来,砰的一声。

    瓷碗重重的摔在茶几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陆辰风冷着声音说:“席若之,你演技不错,欲擒故纵的把戏玩得很好。”

    席若之一脸懵逼,她久久回应不上来。

    “你忘了我说的话吗?我可以满足你,那么你呢?你是不是也该满足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陆辰风,时间不早了。”

    “席若之,你演得不错,可惜演过了头,就显得失真了。”陆辰风阴冷的声音,如同地狱发出的声音,令人背脊发冷,她的汗珠一颗颗掉下来。

    席若之站在原地,她诧异的看着他,目光变得有些忧伤起来,用了好几秒才回应道:“不管你怎么想,我没有演戏。”

    “那么好,我问你,冠军是我给的,你想怎么回报我。”

    “………”

    迟迟得不到她的回应,陆辰风一挥手,没好气的说:“你滚下去,不要碍眼。”

    他就不该带她到这里来,虽然当初买维多利亚的时候,他有那么几分按照席若之的标准来选择。

    但毕竟跟她毫无关系。

    席若之见他铁青着脸,识时务的去拿扫帚清理现场。

    稍后,席若之从杂物间拿来了拖把,她煞有其事的拖起地来。

    背对着陆辰风,身子一抽一合。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陆辰风刚才还气得不行,忽然有全身被她唤醒。

    他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拖把,有几分生气的说:“席若之,你故意的是不是?”

    席若之十分不解,自己不过是好心帮忙,他怎么无端的生气。

    他的力气很大,扫帚忽然被抢了。

    席若之自我解嘲说:“你想拖地,你来,你拖就是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爱好拖地?”

    陆辰风是受不了,她那样的姿势,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他白了她一眼,没好气说:“你滚去睡觉吧。”

    席若之耐着性子,点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她刚迈开腿,陆辰风又叫住了她:“席若之。”

    “喂,你又怎么了?”

    “你不把厨房收拾了就睡觉像话么?”

    原来是让她收拾厨房,席若之无奈的点头:“好,我知道了。”

    “席若之。”

    “你又怎么了?”

    “你看着我怎么做卫生,以后拖地要用力点儿,不要偷懒。”

    原来他是嫌弃自己拖地不够用力,她有些纳闷,自己分明很认真嘛。

    席若之撇嘴,心里大写的不服。

    她抢过他手中的拖把,置气的说:“陆辰风,你是不是门缝瞧人?我那有偷懒,我明明很认真,不行我拖地给你看,你看看我有没有偷懒。”

    陆辰风还没有反应过来,扫帚已经到了她手里。

    她有模有样的拖起来,不服气的说:“陆辰风,请你睁大狗眼,看清楚了,姐姐有没有偷懒?”

    陆辰风彻底要被她搞疯了。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此刻她躬着身子,在他面前卖力的拖地,偏偏他脑海的画面是浴室里那一幕,她狼狈的卷缩在一角,他没法直视这样的她。

    隔了好几秒,席若之回头。

    发现陆辰风背对着自己,他好像在沉思什么。

    她放下扫帚,轻轻的走到他身后,她的手揽在他腰上,她问:“你怎么了?”

    他极力回避,不愿意去想那些画面,偏偏她还一脸无辜。

    陆辰风转过身,反被动为主动,他一把抱起她,将她横在他腰上,他目光灼热说:“席若之,是你自己主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