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毒死辰风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9本章字数:2100字

    此刻他只想吃一碗,她做的面条。

    在陆辰风进去间隙,林娜上下打量吴小静,充满鄙夷的说:“你按的什么心?是不是想毒死辰风。”

    吴小静不喜欢林娜,却因为大家是一个公司同事,对她极力隐忍,这会儿见她说这样的话,没好气反击:“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想毒死他了?”

    “你这女人,菜乱搭配也就够了,还不煮熟,食物中毒会死人的,你到底按什么心?”

    吴小静不想理她,认真收拾残局。

    偏偏林娜不放过她,任性的将她提饭的桶直接扔垃圾桶去。

    为了给陆辰风送食物,这是吴小静刚买的保温桶,看见自己新买的饭盒被扔掉,吴小静气得直咬牙,推了林娜一把:“你是谁,凭什么干涉我跟辰风哥的事情。”

    林娜扬起脖子,面上几分笑意:“你说我是谁?这还用问吗,辰风根本就不喜欢吃你做的饭菜,劝你以后还是省省心,做饭没什么了不起,佣人都可以做,你留不住他心。”

    如此嘲笑,吴小静肺都快气炸了,她手指着她:“林娜,你别过分。”

    “吴小静以前还没看出来,你居然有这份野心,你也不照照镜子,你这长相,大街上随便抓就是一大把,辰风会喜欢你吗?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劝你死了这份心。”

    “林娜我让你不是怕你,看在辰风哥的面子上才不跟你计较。”

    “别介,不用虚伪,无论你怎么做,辰风都不会看你一眼,即便你脱光了,辰风也不会看你。”林娜步步紧逼,故意刺激她。

    原本还打算隐忍的吴小静彻底被惹毛了,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将林娜推倒在地上,没好气说:“你这个臭女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时,陆辰风从里面出来。

    看见地上躺着的人,惊郝道:“小静,你怎么回事?”

    吴小静的脸顿时变了眼神,她支吾的说:“辰风哥,是她先扔我饭盒。”

    林娜本可以一下撑起来,听见陆辰风的脚步声,她顺势又倒下去。

    这一幕,吴小静看得清清楚楚,论演技她不是她的对手。

    不等陆辰风说话,林娜捂住心口,艰难的说:“辰风啊,你要给我做主,虽然我不下厨房,但也懂得有些食物是不能乱搭配,会破坏营养,有些还会有副作用,我就说了一句她没按好心,她一激动就要打人,我是不小心碰到她的饭盒上。”

    陆辰风脑子乱糟糟,忙了一天,自己够烦躁的,她们还一个个不省心。

    他将林娜拉了起来,拍了拍她身上的尘埃。

    站在两人中间,陆辰风一脸无奈说:“以后,你俩都别送了,我自己知道吃。”

    吴小静很委屈,果然,陆辰风的视线都在林娜身上,看她的时候也特别温柔。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林娜演技太炉火纯青,她只有吃哑巴亏。

    看见现场一片凌乱,陆辰风一阵头大,他顿了顿说:“都走吧,我也该回家了。”

    席若之挂了陆辰风的电话,并没有彻底解脱,脑海浮现两人在一起亲密的画面,一想到这就整个人不舒服。

    她将衣服叠好了,又甩开,捡起来又叠。

    想着唐胜利回来又会有一次灾难式的吵架。

    愣了愣,她还是决定在他没回来之前,早点离开唐家,不管她多讨厌陆辰风,但在公司至少以后有机会面对更大的世界。

    而唐家像一座死城,她还年轻,不要这样一辈子。

    过了一会儿,她提着包走了出来。

    唐爱国依然在沙发上,看见她手里拎个包,一下站了起来,他亲切的说:“若之,你刚回来,胜利和你妈妈都没有回来,你这么急要走?”

    席若之不敢看他,有些小声说:“爸,医院那边需要人看护,我离开这么久,该去替换妈妈了。”

    唐爱国眼眸暗沉,却是一片祥和:“若之啊,你是个乖孩子,娶到你,我们唐家也不知道哪儿修来的福气,你呀别那么辛苦,医院那边我可以帮你去看护,回来了,还是住两天。”

    席若之心底一个声音大声抗议,不,绝不。

    唐家对她来说没有感情,唯独唐爱国每次对她彬彬有礼,实在无法拒绝。

    害怕唐爱国伤心,席若之语气特别委婉的说:“爸,你年纪大了,就在家里,我去就可以。”

    “若之,你难得回来天一趟,这次正好我们有件大事找你商量。”

    一听大事商量,席若之第一想到的是唐胜利会不会提出离婚的要求?

    因为这次她确实太胆大了,应该是触碰到他底线,倘若这样就好了。

    只是,很快她便否定了这个结果,因为唐胜利说过,下地狱也会拖着她,她们全家都当她是一个陪他的玩具,现在唐家已经财力物力都不行了,离开她谁还傻了巴即往火坑跳?

    愣了愣,席若之疑惑的问:“爸,什么事情要商量?”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席若之根本就不想待下去,为了安抚唐爱国,她只好说:“爸,今天我先回医院,明天我回来再商量如何?”

    唐爱国的脸上始终是绽放着迷人的微笑,他从柜子抽屉拿出一盒没有开过的阿胶糕,捧在她面前:“若之啊,虽然你是我媳妇,在我心里你就是我闺女,这些年你受的委屈,我都看着,你呀不容易,这是我特意托朋友买的。”

    给了阿胶糕后,唐爱国又在柜子翻箱倒柜的找东西。

    找了好一阵,他才拿出一张存折,里面的钱不多,差不多有十万块,他递给她说:“你爸爸看病需要钱,你暂时拿着。”

    肖琼一直叫穷,唐胜利不管事。

    唐爱国很少在家,而且根据她所知她们家早没有存钱。

    正在席若之犹豫中,唐爱国将存折塞进她口袋,千叮嘱万嘱咐说:“你千万别让你妈知道,这是我的私房钱,原本想着以后再给你和胜利,谁叫你爸爸生病了。”

    唐爱国一番话,让席若之很感动,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知道他平常也很节俭,存点钱不容易,她说什么也不肯拿。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小孩子哭声,脚步声。

    唐爱国慌忙将存折塞她包里,紧张说:“你别再争执了,一会儿你妈看到了要爆发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