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需要时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9本章字数:2164字

    席若之挂了母亲电话,耐着性子跟唐胜利说:“胜利,我还没有做好当妈妈的准备,我需要时间,希望你理解。”

    “若之,我们一起进入角色,只要你的心在家里,孩子有了,我们的生活也有希望了。”

    不行,席若之跟他完全就说不下去,她真的不能留。

    两人争论不休的时候,肖琼独自一人走了出来,她手里抱了些衣服,看了看席若之,强行将自己心中那股火压下去,她说:“席若之,你吵什么吵,我儿子我都舍不得吼,你干什么那么凶巴巴的?”

    唐胜利生怕母亲坏了自己的事,他咳嗽一声:“妈,你跑出来干什么?”

    “你俩说话太大声,我想不听都没办法。”

    席若之回来之前就预想,有一场不欢而散,但今天的套路有些不一样,如果她们横蛮不讲理,也好,大不了一走了之。

    可这两个人陪着笑脸,她反倒不知如何是好。

    席若之不好意思的道歉:“妈,对不起。”

    肖琼将手里的衣服递给她,很自然的说:“妈妈今天有点累了,帮我把这些衣服洗了。”

    唐胜利着急道:“妈,你干什么,洗衣服可以洗衣机呀。”

    肖琼恨不得揣儿子两脚,这分明是想办法留席若之,他懂什么?

    肖琼拉着儿子进屋,她没有回头,对席若之说:“若之今晚辛苦你了。”

    席若之拎着沉甸甸的衣服,她心想洗就洗把,等衣服洗了她再离开也不迟。

    肖琼将唐胜利拉进里面的屋子,两父亲合谋着如何想办法让席若之留下来。

    唐爱国埋怨肖琼态度不够好,肖琼两手叉腰,没好气说:“要不是看在胜利面子,我可容不下她。”

    唐胜利着急的吼:“妈,你不要这样,要是没有她,我就去死。”

    肖琼手戳着他的额头,十分无奈的说:“瞧你这样儿,你越这样,她越尾巴翘上天,要我说该怎么对她还是跟过去一样,不要这样装孙子,我可受不了。”

    唐爱锅瞪了她一眼,没好气说:“你够了,别瞎闹。”

    “你俩怂货。”

    席若之洗了很久,衣服是终于洗完了。

    晾了衣服,她敲了敲肖琼的房门,客客气气说:“妈,我洗好了。”

    肖琼打开门,露出一个脑袋,笑笑说:“进来。”

    席若之站在门口,没有动作。

    唐胜利顺势挤了出去,亲切的握着她手:“若之,来看看我们的孩子,唐一长大了一定跟你一样好看,是个美男子。”

    孩子此刻正闹得凶,哭得撕心裂肺,兴许是离开母亲不久,还不适应。

    席若之被扯在孩子面前,她看了看眼前的孩子,只有10个月大小的婴儿,五官端正,确实长得好看,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看着十分可爱。

    更离奇的是孩子看到席若之不哭了,他好奇的打量着她。

    孩子和宠物席若之特别喜欢,对他们是无法抵抗。

    她试着伸出手,孩子抱在怀里,他安静的看着她。

    唐爱国突然抹眼泪,哭得稀里哗啦说:“若之啊,你看这就是缘分,孩子认你这个妈。”

    席若之想解释,她不是孩子的妈,她没有想好要这个孩子。

    可这样的话对他们来说如惊雷,话到嘴边又被她吞了回去。

    孩子不哭不闹,小手还拽她的头发。

    看到这里,肖琼也感到一丝安慰,看来唐爱国的主意不错,但愿这个孩子可以将席若之留住。

    她上下打量席若之,总觉得她和走之前有些不一样,原来的她灰暗,气色不好,现在她的脸红润了许多,不仅如此随便穿一件衣服也很有范儿。

    一想到她跟儿子没有实质的夫妻生活,她会不会在外面有人?这个是肖琼最担心,最害怕。

    一个女人若是尝了这个甜头,以后还想她留在这个家里,那是不可能。

    肖琼一直盯着她看,席若之真的长得很美,只可惜摊上不太好的父母,再说没有她们,又怎么可能成为唐家儿媳。

    席若之再好看,对她来说也仅仅是陪儿子的活玩具。

    唐胜利看见父亲哭,他也忍不住抹眼泪,他抽泣说:“早知道你这么喜欢孩子,我们就该早考虑。”

    席若之张了张嘴,几次想说,她并不想要这个孩子,他们家经济不好,而自己也没时间照顾,唐胜利腿脚又不方便,别看肖琼耀武扬威,身体也不好,犯起病来很吓人。

    肖琼有羊癫疯,有时候吃饭,吃着吃着就口吐白沫,至于唐爱国,他毕竟是一个男的,血压偏高,又有风湿。

    总之他们一家人都有病,这样的家庭,再收养一个小孩实在不明智。

    看见一家人都兴致勃勃,席若之真是惆怅无比,愣了好久,她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爸,妈,胜利,你们的想法我知道是为了家庭好,但是咱们家真的适合养这个孩子?”

    “当然,孩子是享受天伦之乐,怎么不合适了?我们家现在虽然落魄了,但是唐一以后可以振兴我们唐家。”唐爱国沉默片刻,如实的说。

    旁边的肖琼附和着:“对呀,老唐说的没错,孩子就是传承,我们老了,你们也不小了,大家总得找个寄托,养他还不简单,我们吃啥他吃啥,他会给我们带来很大快乐。”

    这根本就不是商量,席若之想要再反驳,知道也是白费口舌。

    没有参加比赛前,她没有那么迫切想离开,以为自己这辈子将老死在这里,忽然去了一趟外面,她想改变,努力寻找光明。

    愣了愣,她说服自己孩子她们要养就随她们吧,自己总归是要走,孩子在这里也可以陪伴她们。

    隔了好一阵,席若之开口说:“既然你们都想好了,我也不再说什么。”

    唐胜利主动洗了点水果,削了一个苹果给席若之,温和的说:“若之,谢谢你接纳这个孩子,以后我们一家人幸幸福福的在一起多好啊。”

    席若之像被什么东西堵塞,难受得要命。

    她没有接他的苹果,唐胜利便亲自给她喂。

    席若之一让,苹果掉在地上。

    肖琼怒目的看着席若之,她正要发火的时候,唐爱国拉了一把她,而站在旁边的唐胜利蹲下捡起苹果小声说:“都是我不好,我是废物,一个苹果都拿不稳。”

    席若之见他神色低沉,有些过意不去,她说:“胜利,是我不好,我还是想去医院,爸爸的身体离不开人,前阵子一直是妈妈在守,我很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