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感慨颇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29本章字数:2189字

    席若之看见她们在暮色中的背影,一时感慨颇深。

    她想起陆辰风开玩笑说他是靠出卖身体改变命运,一共睡了42个黑寡妇才换来的今天,看来不是没可能,他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能赚多少钱,根本就不可能开公司买别墅。

    席若之为陆辰风感到莫大的悲哀,这个如今拥有成功的男人,有着如此心酸的历史。

    脑袋想着陆辰风的事情,车子坐过了站,席若之才发现自己竟然忘了下车。

    只好倒着走了一段路程。

    回到医院的时候,陈素兰依然在看电视,看见她完好的回来,撇了一眼问:“钱给了她们?”

    席若之想起兜里还有十万块是唐爱国给她的,这钱不打算动,她微微一笑说:“对,给她们了。”

    “席若之你长点脑子好不好?你爸爸要用钱,对了,我没给你说,上次那60万早就掉了。”

    席若之错愕的看着她,不可思议道:“妈,你是什么?”

    “我说你上次借的那钱掉了。”

    席若之更加迷糊了,她道:“那,现在这些钱哪儿来的?”

    陈素兰白了她一眼,没好气说:“要不是碰上你同学,你爸说不定早死了。”

    “同学?谁?”

    陈素兰眼前浮现出莫佳辛的模样,再看看土里巴即的女儿,扬起脖子说:“以前跟你玩得很好的一个丫头,人家现在国外赚钱,老厉害了。”

    “她叫什么名字,是周舟吗?”

    她第一个想起的人是周舟,像亲人一样的姐妹!

    “不,不是,叫小莫。”

    “小莫?”

    “对,莫佳辛。”

    “你是说现在一切都是莫佳辛给咱们垫付的?”

    “对呀,小莫很大方,而且人也很漂亮,不像你这个老妇女一看就是营养不良,气色不好。”

    席若之摸摸自己的脸,一阵苦涩,比赛的日子起早摸黑,整天人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不过母亲说出来这些话,她还是有些不快,懒得跟她计较,她忙说:“把莫佳辛电话给我?”

    陈素兰摇摇头,一脸无辜的说:“我,我没有她电话。”

    “怎么回事,你都不留她电话吗?”

    “她呀,人家是大忙人,可能早就出国了。”

    听到母亲说钱掉了,席若之顿时觉得无比压力山大,她叹息说:“妈,你当初怎么说的?”

    陈素兰不敢看她,支支吾吾说:“谁知道啊,我怀疑是隔壁那个小伙子偷了。”

    席若之见她说得义愤填膺,忙问:“谁?他人还在吗?”

    “早就消失了,那个人曾经来过咱们病房,他还问过你。”

    席若之更加纳闷了,这会是谁?

    忽然她想起一个人,许军,就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难道是他?

    看着他不像偷钱的人。

    可是谁的身上会刻着小偷两个字。

    席若之郁闷的问:“他来找过我?所以你就怀疑他?”

    “若之,直觉,我的直觉就是他偷了咱们的钱,不然为何钱掉了他人也消失不见了。”

    席若之想起医院有登记病人家属的联系方式,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了前台,查找许军的资料。

    前台的值班人员打着哈欠说:“病人的资料不能随便给,而且每天的都收走了。”

    席若之耐着性子说:“我,我家的钱掉了,很可能是其中一个病人的家属干的。”

    “这个我们不负责,钱财自己保管,实在要想办法也不是找我们,找警察。”

    无论席若之怎么说,对方都听不进。

    无奈席若之只好说查找莫佳辛的联系方式,因为她要找到莫佳辛,等自己有钱的时候还给她。

    交涉了好一阵,对方才给她查看。

    可惜莫佳辛并没有留自己的电话号码。

    席若之沮丧的回到病房,陈素兰看了她一眼,撇嘴说:“是不是没结果?我问过,闹过,吵过,她们不给,没办法。”

    床上的人,支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席若之见状忙帮父亲扶起来,她说:“爸,你好点儿没有?”

    “………”

    陈素兰白了她一眼:“你是不傻了,你爸爸现在还不能正常讲话,偶尔能说一两个词。”

    陈素兰说完,便去洗手间。

    房间只剩下父女两,席若之给父亲按摩肩颈,柔声说:“爸,你好些没有?”

    隔了好几秒,席建兵才缓缓道:“恩。”

    “爸,你要好好调养身体,我以后会给你找更好的医生,让你早点恢复起来。”

    席建兵的手抓住女儿的手,他战战兢兢说:“若之,爸爸对不起你。”

    席若之摇摇头,淡淡说:“爸,不怪你。”

    “若之,爸爸是罪人。”

    当他说完这句话,席若之才反应过来,他一口气连说了两句,原来席建兵可以说话了,她高兴道:“爸,你能说话了?”

    席建兵点点头,笑笑说:“能。”

    “这真是太好了。”

    “若之,辛苦你了。”

    “爸,只要你的身体好起来,只要我们家人都健康,一切辛苦都值得。”

    陈素兰见女儿跟席建兵说得一本正经,她直摇头:“跟你说了,他不能说话,就跟2,3岁的孩子一样,有时候能说一两个词而已,正是个废物。”

    “妈,你别这样。”

    陈素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她边收拾边抱怨:“你别怪妈妈,是咱们命不好,遇上你爸这个败家子。”

    哐当。

    席建兵将面前的水杯一下扔到了窗外。

    陈素兰吓了一跳,她道:“席建兵,你疯了?”

    席若之见状,连忙打圆场:“妈,你先回去吧。”

    “若之,你说你爸这是有病,我天天伺候他倒还成了罪人,动不动摔什么杯子,我还不伺候了,这里我不管了。”

    席若之顿时无比苦闷,神仙打架百姓遭殃,她连忙说:“妈,你别往心里去,你先回去,有事我再给你电话。”

    “哼,我伺候够了,他爱咋咋的。”陈素兰说气话,她想反正席建兵横竖不能讲话,自己受了一辈子窝囊气,今天就要发泄出来。

    陈素兰刚说完,席建兵怒目的看着她,语气不友好的说:“你敢。”

    突然惊闻席建兵说话,陈素兰吓得眼睛睁大很大,她支支吾吾说:“你竟然可以说话了?”

    “你想我变成哑巴?”

    刺耳的铃声忽然想起,打破两人的争吵。

    席若之拿过电话,对席建兵说:“爸,我去送妈妈,你先休息。”

    陈素兰还想说什么,席若之推着她就走,手上的电话依然在响,席若之撇了一眼,是陆辰风打来的电话,她不打算接。

    陈素兰看着她,笑意很深说:“是不是小陆给你打的电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