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心情大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0本章字数:2246字

    “哥哥,我谢谢你,今天买了一天,才卖出去一束鲜花,如果不是你,我还没有卖出去。”

    陆辰风心情大好,对他说:“你把鲜花都给姐姐吧,我全买了,你去哪儿,我送你回家。”

    小朋友听了陆辰风的话,也不客气,将鲜花抱给席若之,开心的说:“好啊,好啊,谢谢哥哥。”

    小朋友上了车自我介绍,他叫苗强,现在正在上小学2年级,爸爸出车祸去世了,妈妈又病倒了,家里还有妹妹,他只有晚上出来卖花。

    听了他的事情,陆辰风心情有些沉重。

    将他送到的时候,他决定去看看。

    苗强的家在一个很久的小区,住的是一楼,当他推开门,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虚弱的女人,是苗强的妈妈,她气喘嘘嘘说:“是小强回来了吗?”

    苗强跑得很快,他高兴说:“妈妈,我带了两个朋友回来。”

    当陆辰风和席若之见到陆强母亲的那一秒有些惊异,她年纪并不大,头发已经有些发白,看上去特别虚弱,见到家里来了客人,苗强妈妈很愧疚的说:“不好意思,家里太乱,我生病了,小强又太小。”

    趁着她们几个人说话,苗强主动拿起扫帚扫地。

    扫完地后又开始整理杂物,像一个小大人一样不停的收捡东西,席若之看不过意,她也跟着帮忙。

    陆辰风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愣了下问:“听小强说他爸爸出车祸去世了,你要坚强起来,他那么小,晚上让他去卖花很危险。”

    一听说起小强的爸爸,女人哭得很伤心,她直抹眼泪说:“是啊,我现在还不能接受他离开这个事实,醒来睁开眼好像就看见还在,睡觉也觉得他还在,我没法接受。”

    陆辰风叹息一声,有些伤感说:“哎,节哀吧。”

    “谢谢你们帮助小强,我真担心哪天,我就走了小强没人照顾。”

    陆辰风撇了一眼,眼前的女人气色蜡黄,没精打采。

    苗强跟她截然不同,他小小的心灵得承受多大的打击,他劝慰道:“人都有那么一天,你不要沉在悲伤里,生活要向前。”

    “我也想,你看我的白头发,真的是一夜之间白了头。”

    “哎,你儿子很坚强,你应该向他学习,要勇敢一点。”

    “小强真的是乖孩子,孩子太懂事命不好,我也不想这个样子,没办法呀。”她眼泪婆娑,边哭边说:“我也不想,他爸爸说走就走,没有留下存钱,肇事司机也找不到,家里揭不开锅,我又生病了,这日子没法过。”

    陆辰风询问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决心帮她找到肇事者,让这个破碎的家庭,不要这么凄惨,我们活在这个世上,总是有那么多无奈和感伤。

    开豪车,住别墅的只是一小部分,大多数人生存十分窘迫。

    陆辰风小时候因为自己的身份,还因为家里穷,受过很多白眼,后来他遇上能帮忙的都会尽力帮忙,一个人穷困的时候会做出很多事情来。

    他特别担心小强,对他妈妈说:“你放心,我会帮你忙,希望你振作起来,为了你还在也必须振作起来。”

    听说陆辰风要帮她,苗强妈妈感激不已,她难以置信说:“你说的是真的吗?我去报案没有人管,请律师咱们也请不起,我只剩一口气,要不是想着两个孩子,我肯定随他爸走了。”

    陆辰风安慰她说:“你要赶紧好起来,我说话算话,会帮你去处理。”

    苗强妈妈挣扎着起来,想要给握手道谢。

    里面跟席若之一起收拾东西的苗强听了妈妈和陆辰风的对话,有些忍不住,偷偷的哭了。

    席若之忙将他抱紧怀里,小声说:“小强不要哭。”

    苗强点点头,懂事的说:“我不哭,不然妈妈看到要伤心。”

    席若之心都化了,这个小男孩太懂事了,他害怕自己感染到妈妈,他心情有些复杂。

    席若之帮着他将家里的衣服洗了,又给他们做了一些简单晚餐。

    苗强开心的说:“姐姐,那个哥哥很爱你对不对?”

    席若之摇头,她苦笑说:“小孩子,你不懂,哥哥他不爱我。”

    “姐姐,哥哥他爱你,男人也口是心非。”

    席若之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小鬼,乐观机灵,还有点鬼精灵,席若之笑笑说:“你怎么说他爱我?”

    “因为那个哥哥他很在乎你,一个人在乎你就说明她心里有你。”

    席若之佩服他的逻辑,有些哭笑不得。

    家里没什么菜,只有几个土豆,绿豆稀饭,炒了盘土豆丝,苗强拉着席若之手说:“姐姐,我可以认你做我姐姐吗?”

    席若之毫不犹豫点头,很高兴说:“当然,我喜欢你这样聪明的小朋友。”

    “姐姐,我看到你就好亲切,你真漂亮,你比那些明星漂亮。”

    小家伙嘴巴抹了蜜一样,席若之开心得不得了。

    没有人不喜欢赞美,何况是来自小孩子的赞美。

    她当即许诺说:“小强,你乖乖的上学,姐姐以后可以常来看你。”

    苗强睁大眼,兴奋道:“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我们都认姐弟了,肯定要经常往来啊!”

    “姐姐,你真好。”

    席若之想起席杉杉像他这么小的时候,他总是调皮,跟自己作对,那时候他一点也不乖,经常横蛮的打她,甚至让她吃剩下的饭菜,而陈素兰又一味的护着儿子。

    后来席杉杉上初中才慢慢有些变化,苗强这么小的孩子,却懂事得很早。

    离开的时候,陆辰风给她们留了些钱,又叮嘱苗强要好好学习,不要再去卖花,两人商量以后有空来看他们。

    苗强依依不舍的跟她们惜别,他跟席若之拉钩:“姐姐,记得要来看我。”

    “放心吧,我会来的。”

    苗强朝陆辰风挤眼睛,郑重说:“你不许欺负我姐姐,不然我长大了要揍你哟。”

    陆辰风故意挥动拳头吓唬他,小家伙躲进席若之怀里,一脸坏笑说:“姐姐,哥哥要打我。”

    时间不早了,随后,两人跟他们道别。

    回到车上,席若之说了一句:“苗强真的是好乐观,这个小孩子长大了一定是个人才。”

    “是啊,他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陆辰风看到他瘦小的身影,想到曾经的自己,那时候他活在被人辱骂,被人质疑,他只有偷偷哭。

    苗强有着超越同龄人的领悟,他应该帮助他,希望他们可以好起来。

    回到维多利亚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打开房门,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席若之还没回过神来,她声音低低沉沉说:“我去给你做面。”

    席若之正要离开,陆辰风拉着她的手说:“你陪我坐一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