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并肩而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0本章字数:2123字

    “你不是要吃面吗?肚子不饿了?”

    陆辰风叹息一声,他说:“我本来很饿,突然不饿了。”

    “喂,陆辰风,你到底什么意思,我怎么搞不明白。”

    “你不需要搞明白,好好陪我就行。”

    房间没有开灯,他将她拉到沙发上,两人黑暗中并肩而坐。

    席若之只觉有什么没对劲,他的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反应过来的她大声:“不要。”

    “别吵,我心情很烦。”

    “陆辰风,我去给你做饭。”

    “不要。”

    “陆辰风,我做的饭很好吃哟。”

    下一秒,他的唇与她的唇碰在一起。

    他吻得很小心翼翼。

    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

    她心慌慌,整个人像梦游一般。

    这个地方她来第二次,却每一次都是12点以后。

    好像穿着水晶鞋的灰姑娘,只是偶然误入这个地方。

    席若之想要抵抗,然而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法拒绝,陆辰风带着她在黑暗里迸发,她的世界满满春心荡漾。

    她有些控制不住,想要推开他,却浑身没有力气。

    吻了很久,她快要陷入那个紫色的梦里。

    一阵叮铃铃的电话声,划破安宁。

    席若之推他,提醒说:“陆辰风,你电话响了。”

    陆辰风摇头,他抱着她,打算进一步动作,他的手被拉开,他再次趁机而入,她再次拉开他的手。

    两人反反复复。

    电话依旧在响。

    席若之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将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将嗡嗡作响的手机递给他。

    陆辰风不高兴的看了一眼。

    看到陆庆军的名字,他顿时紧张起来。

    陆辰风接起电话,他一脸紧张说:“爸,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陆庆军晚上喝了点浓茶,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无聊的他想起给儿子打电话,自然他也没有看现在几点,只想跟儿子说说话。

    听见陆辰风问他怎么了,他顺水推舟的说:“啊,就是有点不舒服嘛。”

    一听说他不舒服,陆辰风就紧张起来,他关切道:“严重不?要不要去医院。”

    “辰风呀,爸爸就是想跟你说说话,虽然身体不舒服,但能跟儿子说话,好像又好多了。”

    其实,陆辰风已经让高洁办理了护照,包括机票,他得带父亲去一趟法国,做一个详细的检查才能安心。

    当然这一切都还没有给陆庆军说,知道他脾气有些倔强,他打算找个机会带几个亲信一起去法国,打着公司年会旅游的幌子,实则是给老爷子看病。

    陆辰风不敢掉以轻心,陆庆军的身体对他来说最放心不下,他忙道:“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要隐瞒我。”

    “辰风,爸爸没事,主要是喝了点浓茶,有些睡不着。”

    啊,原来这样,陆辰风一颗吓得不轻的心终于恢复了点点,他好脾气说:“爸,你晚上别喝茶啊。”

    席若之见两人聊得十分火热,她便偷偷溜去了厨房。

    趁着间隙给陆辰风做点宵夜,想到苗强说他还是喜欢自己,她心里美滋滋的。

    这个答案一直不明朗。

    陆辰风对她像雾像雨又像风。

    席若之从冰箱拿出新鲜的瘦肉,用菜刀剁碎了,打算给他做丸子面。

    客厅那端陆辰风虽然放下心来,但是陆庆军却还没打算挂电话,他关切的问:“辰风,你跟小静怎么样?”

    提及吴小静,陆辰风就有点小郁闷,他道:“就那样啊。”

    “你可得抓紧了,上次你说比赛结束后,现在比赛也结束了。”

    “恩,我知道。”

    “小静这么明事理的姑娘不好找,你看你跟别人传绯闻,她还帮着你说话,她一定是个旺夫的女人。”

    陆辰风的好心情被父亲这通电话搅乱了。

    正好这时,席若之端着一碗热腾腾的丸子汤从厨房走出来。

    客厅只开了昏暗的壁灯,陆辰风担心席若之摔倒,他紧张道:“小心。”

    陆庆军不知儿子搞什么鬼,他道:“小心什么?”

    害怕父亲听出端倪,陆辰风说:“爸,我还有点事,没事我先挂了。”

    “喂,我一说小静你就没挂电话,这样可不行,你得给我抓紧时间。”

    陆辰风一边开灯,一边小声应付:“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放心,我就是不放心,你这个榆木疙瘩,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带一个回来,老爸给你相中的这个准没错。”

    陆辰风叹息一声,“爸你早点睡。”

    “儿子,你加油,我等着早点抱孙子,现在年轻人很多办喜酒都是带球跑。”

    陆辰风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他摇摇头说:“好了,我空了给你电话。”

    “好,你早点休息。”

    席若之见她跟父亲通了这么久电话,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感慨,看来他有钱了,还是对父母很好,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真是一个好男人。

    要是她未婚,他单身,兴许一切都好。

    满满的一大碗丸子汤,有蔬菜,有干香菇,看上去色泽诱人。

    陆辰风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说:“看上去不错。”

    “当然,我说了我做的饭菜很好吃。”

    “席若之没看出来你很自信,我的胃很挑剔。”陆辰风拿过筷子,夹了一块肉丸,很快他又放下。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席若之额前有一缕微微垂着的头发,看上去别有一番风情。

    陆辰风心潮起伏,他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他看得她有些不自在,席若之好像被人扒光,难道她做的不合他胃口,她也有些郁闷,小声问:“你不是肚子饿了?怎么不吃?”

    “我要你喂我。”

    原来他是在等她喂,想起上一次两人吃面条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样的画面实在让人脸红。

    她撇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陆辰风别孩子气,你是大人。”

    “席若之,我给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你就不能回报我一点点?”

    席若之想起他给自己画了个巨大的馍馍,忍不住嘲讽说:“你给我做了什么事情,我只记得你说要给我上千万的奖金,结果呢?什么推广费,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根本就没见到钱。”

    陆辰风真是恨不得揍她一顿,这个女人是故意来破坏他心情。

    他微微皱眉,脸上有一些不快,“席若之,你就这么爱钱?”

    席若之见他脸色不好,不敢惹他,愣了愣说:“钱嘛,谁不爱,你要是不爱,也不会忍受42个黑寡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