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四章逃不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0本章字数:2120字

    她一定不能被他追上,否则她就逃不了。

    她跑,他也跑。

    唐胜利在后面吼:“席若之你别跑。”

    席若之此时浑身打了鸡血一样,她知道自己若是被抓住,说不定会有一顿暴打,还有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她必须跑。

    这时,来了一辆空出租车。

    席若之连忙拦下车,对出租车司机说了回家的地址,不忘大声对唐胜利说:“你回去吧,我给你电话。”

    “若之,你真的这么绝情?”

    席若之没有回应,催促司机快走。

    车子开了好一段路程,席若之还没有回过神,她担心现在就算回家也可能被唐胜利堵住,此刻唯有回公司的住处合适,想了想又让司机开向公司那套住房。

    席若之脑子乱糟糟的,关于自己跟唐胜利的事情必须早点解决,不然她会让唾沫淹死。

    到底该如何办才好?

    此刻她想到的人是陆辰风,他会不会帮自己?

    大概他没闲心管自己吧!

    车子开到小区的时候,席若之悬着的心才算渐渐平复。

    下车后,她先给陈素兰打了一个电话,通知她如果唐胜利去找她一定要理智,不要跟他对着闹。

    陈素兰听说她从唐家跑了出来,高兴的说:“若之,你做得对,妈妈支持你,你跟小陆在一起吧?”

    席若之烦躁得很,她叹息声说:“你想什么呢?我跟陆辰风没关系,除了工作关系还是工作关系,麻烦你别把我们联系在一起。”

    “哎呦,你这人就是倔驴,他对你没好感会捧你?”

    如果说唐家待着压抑,跟母亲对话也好不到哪儿去,席若之懒得跟她费劲解释,再三嘱咐:“记得不要跟唐胜利吵,有事的时候给我电话。”

    陈素兰顿了顿说:“你别担心我,唐胜利能把我怎样,我不怕她,你要大胆的追求自己幸福。”

    席若之不觉得幸福,只觉得苦不堪言,想起还欠莫佳辛的钱,陆辰风拿了十万,这些钱过去来说不少,可如今家里的开销,还有如果要走肯定得赔偿唐胜利一笔钱,她想好好跟陆辰风谈谈,多接点广告或者商业演出,争取早日摆脱不幸的婚姻。

    和陈素兰通话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她满眼里都是小陆,小陆,中了毒一样。

    席若之摇摇头,叹息的挂了电话。

    那端的陈素兰再她挂了电话,第一时间就给陆辰风通电话。

    而此时的陆辰风正在跟陆庆军下棋,时不时的说几句话。

    陆庆军走错了一步棋,他耍赖要悔棋,陆辰风开玩笑说:“不行。”

    陆庆军嘟嘴,“爸爸生病了,你别跟病人计较。”

    陆辰风拿他没办法,笑笑说:“好,允许你悔棋。”

    他话刚说完,电话响了。

    陆辰风看了一眼号码,对父亲说:“我先接个电话。”

    说着他走到院子外面,温和道:“陈阿姨有什么事么?”

    陈素兰听到陆辰风的声音就特别的顺心,一脸客套的说:“没事,没事,就是随便打个电话。”

    陆辰风是聪明人,她打电话自然是有事,他顿了顿说:“你想说什么随便说,我现在跟家父下棋。”

    “啊,是这样的,有没有打扰到你?”

    陆辰风客气的说:“陈阿姨,你不用客气。”

    陈素兰思虑再三,若是再隐忍,只怕错失良机,她鼓起勇气说:“是这样,不知道若之跟你说没有说,她跟唐家关系很糟糕,唐胜利自己没本事还要限制她的人生自由,刚才她从唐家逃出来了。”

    此刻,陆辰风的心情特别复杂,有那么一点看笑话心里,也有一些担心。

    他竟然还是割舍不下,他问:“陈阿姨你希望我怎么做?”

    “你是她,她老板,能不能帮她解决掉唐胜利这个麻烦,她们不是真心相爱,当初是迫于席建兵的压力,你就当行行好。”陈素兰想要直白的说,担心陆辰风当真只是当席若之是工作伙伴,说起话来有些语无伦次。

    陆辰风站在院子里,风吹来有些冷,他意识清醒却没有从那个梦里清醒过来。

    好一阵都没有听见陆辰风回应,陈素兰有几分着急:“小陆,小陆,你在听我说话吗?”

    陆辰风屏住呼吸,淡淡说:“阿姨,我在听。”

    “你能不能帮忙啊?”

    陆辰风踢着脚下的小石子,心不在焉,他说:“这是人家的家事,我怎么插手?再说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小陆,你还喜欢若之吗?”陈素兰索性豁出去,不想再跟他打太极,直白的问了,横竖也就是一个答案,她好早点有心里准备。

    陆辰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白,他问自己,到底还喜不喜欢她?

    这个答案,他也想知道。

    顿了顿,他说:“阿姨,你觉得呢?”

    说了半天,问题又回到她这里。

    陈素兰想了想,这陆辰风看着面浅,大概不好意思承认,又何必非要他给自己一个答案,她笑了笑说:“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管。”

    陆庆军见儿子迟迟没进来,他在里屋喊了一声:“儿子,跟谁通电话?是小静吗?”

    陆辰风生怕陈素兰听见,捂紧话筒,对父亲说:“我马上进来。”

    说完又对陈素兰歉意的说:“阿姨,我先进去了。”

    “小陆,你就不管若之了吗?我很担心她。”

    陆辰风犹豫了下,温和道:“阿姨,我会跟她联系。”

    “小陆,你一定要帮帮她,若之太可怜了,她是无辜的。”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陆辰风的好心情也被破坏了,他进去对陆庆军说:“爸,我临时有点事,要先离开,改天再陪你。”

    陆庆军一手拿着棋子,一手端着茶杯,“刚才不是跟小静通电话?”

    陆辰风摇摇头说:“不是。”

    “儿子,你得主动积极点,小静是不错的姑娘,相信她没错。”

    “好,爸,我先走了。”

    其实就算陈素兰不打电话来,他也要去找席若之,因为离去法国的日子越来越近,还有他还真是一会儿不见就不习惯。

    虽然这种感觉他极其不喜欢,他不喜欢自己还深深念念的想着她,而她是别人的老婆。

    当他亲耳听到席若之叫别人老公的时候,他深有一种愤怒,他发现自己比过去更喜欢她。

    大概是那种从未得到印证的安全感,他该不该帮她解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