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五章一脸懵懂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0本章字数:2148字

    陆辰风离开陆家大院的时候,给席若之打了一个电话。

    席若之并不知道母亲已经第一时间通知了他,自己离开唐家,她情绪淡定的说:“什么事?”

    陆辰风以为她是无助慌乱的,没想到她极其淡定。

    她的问话让他不知道如何回应,想了好几秒,他问:“你在哪儿?”

    席若之老实回答:“我在公司安排的这套房子。”

    陆辰风笑了笑说:“好,你等我,哪儿也别去。”

    “喂,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

    “别,我已经睡了。”

    啪,陆辰风直接懒得回应她,电话给砸掉。

    席若之挂了电话,一脸懵懂,很快她想到了母亲,难道是她提供了线索?

    实话说她有些怀疑,却不太确定,最终她还是决定给母亲打个电话问问。

    电话刚响一声,那端陈素兰就接起电话,她一脸期待的说:“若之,小陆给你电话了?”

    只凭这句话,席若之就断定是母亲跟陆辰风打了电话,她有些不高兴说:“妈,你干嘛给陆辰风说我的事情?”

    “你这傻子,我不给他说,他会来找你吗?”

    “妈,你别添乱,我想安静一会儿不行吗?”

    “若之,你要把握住,抓住小陆,你才可以是人生赢家。”

    席若之快被陈素兰的理论给气死,她脸上浮现一丝莫名的恼意,却又无可奈何,谁叫这人是她妈,到底知不知道这样很没面子,很丢人。

    顿了顿,席若之哀求的说:“妈,我的亲妈,麻烦你别自作主张,以后有事跟我商量行吗?”

    陈素兰正在家里看电视剧,看得很起劲,早不想跟女儿说话,要不是看在她木讷不懂把握的情况下,她才不会这么费心的点拨。

    电视里正播放一段狗血的剧情,她磕颗瓜子漫不经心说:“好了,好了,我懒得管你的闲事。'

    两人挂了电话。

    陈素兰整个人躺在沙发上,如葛优瘫一般,知道医院有两个专业护理,她去医院的时候就不如过去那么勤。

    对她来说人生最大的乐趣莫过于看电视剧。

    陈素兰看得正激动的时候,外面门响了。

    这时候谁来?

    席杉杉在学校,而席若之刚才才通了电话,显然不可能是她。

    陈素兰第一个想到的是唐胜利,一定是他。

    她轻轻的走到门口,小声问:“谁呀?”

    果然传来唐胜利的声音,他紧张不安的说:“妈,是我。”

    陈素兰眉头皱成一团,她讨厌唐胜利,就算当初席建兵出主意将女儿嫁给他的时候,她就讨厌他。

    一个瘸子凭什么娶如花似玉的女儿,要知道席若之从小独立坚强,学习好,样貌好,然而命运捉弄嫁给这样一个窝囊废,最重要的是家道落寞。

    不,就连一个男人拥有最起码的能力他也没有,不会工作,不会养家,更履行夫妻义务,她真是巴不得两人可以早点离婚。

    尽管她有一百个不情愿,但她也知道唐胜利的暴脾气,要是惹毛了,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顿了顿,陈素兰淡淡道:“我们睡了。”

    唐胜利耳朵贴在门上,努力听里面的动静。

    可惜,除了电视声音,他并没有听到别的声音。

    不过,他还是坚信席若之回来了,她那么行色匆匆着急走,医院没人,那一定在家里。

    唐胜利不甘心的依在门口,他小声说:“妈,你让我跟若之说说话。”

    陈素兰脸拉得比苦瓜长,她耐着性子说:“有什么白天再说,你早点回去。”

    “若之,若之,你开门,我跟你说几句话总行吧?”

    陈素兰生怕唐胜利的吵闹引起邻居看稀奇,她捏着嗓子说:“唐胜利,你别胡闹了。”

    唐胜利一路小跑,好不容易追上席若之结果她又坐出租车走了,他等了很久才等到车子,第一个念头便是想到席若之去医院陪父亲了。

    然而医院并没有人,席建兵对他态度也不好,一脸漠然。

    他在席家没有一点地位,当然以前席若之在唐家也是如出一辙,两个人如同水缸里的金鱼,张着嘴去不知道对方想说什么,对方要什么,她们原本就不是一对。

    唐胜利岂可甘心,他语气拔高了几分:“妈,你就别阻拦了,我跟若之是合法夫妻,我找她是理所当然。”

    提及合法夫妻,陈素兰气得将遥控板扔一边,脸都发绿了。

    她没有回应他,唐胜利见陈素兰不给自己开门,他也索性爆发了,一边拍门,一边大声说:“席若之,你不开门,我不走。”

    咚咚,一声盖过一声。

    屋里的陈素兰恨不得找些布条将唐胜利的嘴巴给堵上,她越是烦躁,门外的声音越大,一点也不消停。

    陈素兰不能对着干,也不愿意开门,她只有索性不管。

    然而,唐胜利铁了心一样,杵在门口,又拍又打:“若之,你出来,你出来我们把话说清楚。”

    他这样一闹,陈素兰也不能好好看电视,她在屋里走来走去,必须得想一个对策,让他早点离开,免得待会儿让其他人听见影响不好。

    陈素兰灵光一闪,为了让他离开,索性说:“唐胜利你别吵了,若之没回来。”

    话音刚落,外面安静了。

    只是,很快,外面传来更咆哮的声音:“陈素兰你给我把席若之交出来,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知道他会撒泼,但没想到他会这么快翻脸。

    陈素兰拿他没办法,捂住耳朵假装什么也听不见。

    事实证明,她的预估错误,唐胜利非但不走,还闹上瘾,今天非要跟席若之当面说清楚。

    陈素兰不开门,唐胜利就更加肆无忌惮的拍门,不仅如此,还用脚踢门。

    迟迟得不到里面的人回应,他找了根木棍,咚咚的敲门。

    这时,住在旁边的胖姐推开门,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的说:“吵什么吵,让不让人睡觉?”

    唐胜利看也不看她,仍然不死心的对着里面吼:“陈素兰,你今天开不开门?”

    陈素兰不回应,唐胜利更加变本加厉,见到胖姐干涉没好气说:“你个死胖纸,要再关闲事,我饶不了你。”

    “废物,管不住自己婆娘的废物,你有种打我啊!”

    陈素兰听到胖姐跟唐胜利吵起来了,顿时吓得不轻,要知道胖姐也不是省油的灯,关键这唐胜利也是个耍横的人,两人要打起来肯定没好结果。

    她急得不行,不知道该不该打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