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六章买来的玩具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1本章字数:2209字

    唐胜利找不到席若之,憋了一肚子气,实话说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废物,腿残就够痛终身了,原来他根本没有把席若之放在眼里,只当是买来的玩具。

    当他渐渐发现她身上可爱迷人的本质,他想要留她在身边,这种爱是嫉妒,是占有,是痛苦。

    正找不到出气的地方,胖姐的挑衅,激起了他潜藏已久的怨气,他举起木棍重重的砸在她肩上。

    胖姐惊呼一声:“打死人了,陈素兰你女婿打死人了。”

    刚才还抱着侥幸,这么快就传来胖姐的惨叫,陈素兰不能再坐视不管,好歹她们是邻居,而且她不开门,看样子唐胜利是要在这里没完没了表演。

    陈素兰慌乱的推开门,映入眼前的是唐胜利急红了眼,另一侧的胖姐痛得嗷嗷直叫。

    见陈素兰推开门,唐胜利扔下木棍,直接冲了进去。

    胖姐一见陈素兰叫得更加厉害,她哭丧着脸说:“这都什么人,一个瘸子,还他妈这样混账,我不过就说了一句让他不要太吵就打人。”

    陈素兰一脸歉意,陪着小心说:“胖姐,对不起。”

    “你家若之是瞎了眼,还是哑巴,怎么找这样的货色,好歹现在她也是全国的冠军,拍个广告,要是演电影那不得多少钱,干嘛还跟他那样的窝囊废。”

    陈素兰自然也是这样想,她做梦都想席若之能跟唐胜利离婚。

    可这会儿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忙推着她赔着小心说:“胖姐,今天委屈你了,我改天好好犒劳你。”

    “你说说这混账狗东西凭什么打人,我今天非要跟他说道说道。”

    却说唐胜利,冲了进去,房间找了个遍,并没有找到席若之,他很快又折了回来。

    唐胜利怒气冲冲拿着木棍,见到陈素兰跟胖姐嘀嘀咕咕,他拔高了音量质问道:“陈素兰,她去什么地方了?”

    刚才还有礼有节,唐胜利瞬间翻脸不认人。

    胖姐瞅着这人满脸横肉,不由得心疼起席若之,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这是倒多大霉嫁给这个窝囊废,她斜了一眼唐胜利不平道:“有你这样跟丈母年娘说话的吗?”

    陈素兰到底是有几分害怕,她扯了扯胖姐的袖子,不敢看唐胜利的眼睛,支支吾吾说:“她没回来。”

    “没回来?她能去什么地方?”

    陈素兰决定装糊涂到底,她耸耸肩说:“谁知道啊,她没跟我说。”

    她装傻,唐胜利可不是这样好糊弄,他一只手捏紧拳头,一只手拿着木棍步步紧逼:“你是不是给我藏起来了?”

    胖姐见他一副要打人的样子,自己也挺心虚,却还是抱着侥幸的态度吼了一声:“你别乱来,打人是犯法的。”

    “哼,犯法,如果席若之不交出来,我杀人都会。”

    陈素兰被唐胜利吓得六神无主,知道他是个难缠的主,不知道如此无赖,生怕他跟胖姐两人打起来,连忙推胖姐先离开。

    正在她推搡的时候,唐胜利拿着棍子再次冲进席若之的家,将家具啊,桌子上的盆盆罐罐翘得一地,不仅如此,厨房啊,卫生间,卧室都被他捣鼓了一个遍。

    陈素兰吓得靠在胖姐的身上,两个女人平常都凶巴巴的,今天被一个瘸子治了。

    到底是胖姐反应过来,她朝着院子喊:“抓小偷,抓小偷啊。”

    唐胜利终于是消停了,临别的时候,不忘将胖姐和陈素兰打了几棍子才气咻咻的离开。

    胖姐朝他身上吐了一口痰,气鼓囊囊的说:“姓唐的,你不但是瘸子还是神经病。”

    唐胜利准备再下手的时候,其他屋子跑出来几个人,四处张望:“小偷在哪里?”

    陈素兰不想事情弄到无法收场的地步,连忙给大伙儿赔着不是:“对不起,误会,是一场误会而已。”

    唐胜利呲牙咧嘴的说:“陈素兰你早点将席若之交出来,不然我跟你没完。”

    说完,他扬长而去。

    刚跑出来的邻居,惊恐未停,她们齐齐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胖姐瞪了一眼陈素兰,没好气的说:“喂,陈素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你们真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让女儿嫁给这样的败类。”

    “胖姐,对不起,请你看在若之的面子上原谅那个畜生,我会让若之以后补偿你的。”

    “你们真是怎么做父母的,若之那么漂亮,将她许配一个瘸子,动不动就使用暴力,若之在唐家好惨。”

    陈素兰有泪肚子流,她可不想女儿嫁给唐家,那时候根本由不得她,当时席建兵还用她们的婚姻来做赌注,席若之要是不同意就要跟她离婚,正是这个原因牵制着她。

    陈素兰赔着小心,将邻居们劝散,自己拖着伤痛进了家门。

    越想越委屈,心中更加坚定了让席若之跟唐胜利离婚的决定。

    想这里,她马上给席若之打了一个电话。

    席若之接了陆辰风的电话,就再也不能安宁,母亲的做法让她很无语,她打算跟陆辰风聊聊,早点赚钱为自己赎身。

    想到赎身这两字有些哭笑不得。

    正在这时,她手机响了,还以为是陆辰风,打开一看是母亲打来的。

    席若之有些无奈的摇头,对母亲这个行为,她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接起电话,她说:“妈,又怎么了?”

    陈素兰心情糟糕透了,她开口就是:“席若之,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必须跟唐胜利离婚。”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席若之有几分纳闷,她道:“你又怎么了?”

    她以为母亲惦记着陆辰风,才想她快点恢复单身。

    那端的陈素兰情绪激动的说:“唐胜利不是个东西。”

    “我知道,他有怎么惹你了?”

    “刚才他到家里来找你,找不到人,就打人,不仅打了我,还打了胖姐,家里的东西也被他搞得乌七八糟。”

    席若之顿时人清醒了不少,她有些难以置信说:“他打了你?”

    “是啊,不但打了我,还打了胖姐,还威胁说不交出你后果更严重,总之你跟小陆商量一下,看怎么办好,你爸爸还在医院,我真怕他还会继续胡来。”

    开始席若之还没想到事情如此严重,实话说这次唐胜利了变了一个态度,特别温和让她还有点不知如何是好,毕竟他是弱势群体,身体又带有残疾,即便从来没喜欢过他,但也不愿意伤害他。

    可听到母亲口中的他简直比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的人太恐怖了,她心中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一定要争取早日摆脱和他的婚姻。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