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八章坐立不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1本章字数:2136字

    握在手的遥控器忽然被她抢了过去。

    陆辰风看了她一眼。

    她又哭了。

    这女人是眼泪做的,没事就哭哭,他不耐的说:“好看。”

    席若之生气的将电视关了,索性一下全世界都安静了。

    陆辰风顿了顿说:“你想怎么办?”

    席若之隐忍的垂下头,没有看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她不说话,陆辰风有些坐立不安。

    他站了起来,走到阳台,背对着她。

    两个人都不说话。

    房间静得掉一颗针都能听见。

    过了不知多久,只听席若之先开口:“陆总,我记得你说过,咱们签约后就是交易,就算我是一名普通的艺人,是不是公司也会为了我的前程考虑。”

    陆辰风转过身,看着她神色复杂。

    要知道普通艺人,他根本就不会管,别说他,就连高洁都不会负责,她的待遇是独一无二。

    当他决定留下她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识才还是因为旧情。

    也许这两者都有。

    大概人的感情就是如此复杂。

    陆辰风再次回到她的身旁,他笑了笑说:“公司当然会为艺人前程考虑。”

    “那我现在有困难了,公司帮不帮?”

    “嗯。”

    “陆辰风,你给个痛快话,到底帮不帮?”

    陆辰风两手交错的环抱在一起,他说:“你要我怎么帮?”

    席若之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等于她刚才说的话都白说了,她看了他好一阵,重复说:“第一,帮我爸爸换医院,还有就是解决我妈妈目前的住处。”

    说到这里,席若之停了一下说:“至于开销,倒是在我收入里面扣,我不会占你便宜。”

    说到占便宜,陆辰风回看了她一眼,目光有些灼热。

    席若之本能的拉开跟他的距离。

    她退,他进。

    氛围有些怪怪的。

    这是个不好的信号。

    下一秒,陆辰风揽过她的双肩,他说:“我的便宜你可以占。”

    席若之不自在的想要摆脱他,他的力气很大,她越挣扎,他越靠近。

    两人的体力悬殊本来就很大,关键时候陆辰风像一堵铜墙铁壁,他笑了笑说:“你刚才说了一句话,还记得吗?”

    席若之只觉呼吸困难,她眉头皱成一团,“我说了很多,你指的那一句?”

    “交易啊,你拿什么交易?”

    实话说两人单独相处有好多次机会,每次都虎口脱险。

    陆辰风对她来说是爱情,又是魔咒。

    大概源于现在他们的身份,她是已婚女人,即便她跟唐胜利每一夫妻之实,她还是在意,这个时候跟他保持距离的好。

    假如她们都是单身,也许就没那么多顾虑。

    想到这个忧伤的问题,她心情更加郁闷,她目光露出恨意,没好气说:“陆辰风,你能不能有点同情心?”

    她心情不爽,他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

    陆辰风看见她这样气咻咻的样儿就来气,他直接将身子压了过去,将她死死的压住,嘴贴在他脸上,恶意的舔了舔,“席若之要想我帮你可以,但你能给我什么?”

    他调侃的吻,让她十分尴尬。

    席若之愣了愣,结结巴巴说:“我,我,我可以给你赚钱。”

    陆辰风眼里有几分嘲讽,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你觉得我缺钱?”

    这个倒也是,陆辰风再也不是过去的那个穷小子,他什么都不多,就钱多。

    如今的陆辰风穷得只剩下钱了,大脑突然闪现电视上看到苗强的那一幕,她用力推开陆辰风的脑袋,一本正经说:“还有件事情没给你说。”

    陆辰风被她推了推,有几分不高兴,他捏着她的下巴:“席若之,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你以为现在自己是大明星,我要砸钱你才会出名。”

    席若之长叹了一口气,缓了缓态度,一改强硬温和了许多,“要来点饮料吗?”

    “我要喝咖啡。”

    席若之没有喝咖啡的习惯,她耸耸肩说:“没有。”

    “有酒吗?”

    “那有什么饮料?”

    “只有橘子汁。”

    陆辰风挥了挥手,再次打开电视。

    席若之想起李小玲有喝咖啡的习惯,她找了找柜子的抽屉里,正好有速溶咖啡,给他倒了一杯。

    热腾腾的咖啡,还冒着香气。

    陆辰风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抹笑,十分淡定说:“不是没咖啡吗?”

    席若之将咖啡端到他面前,十分恭敬说:“陆总要喝当然要给你办到。”

    听到陆总这两个词,陆辰风脸上有些挂不住,他咳嗽一声:“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陆总要喝咖啡,我当然要办到。”

    陆辰风放下咖啡,看了看她意味深长说:“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会办到?”

    “当然,希望陆总对我提的要求也能办到。”

    陆辰风抿了一口咖啡,速溶咖啡味道不怎样,但好歹她态度变得很柔和,女人嘛就是应该这样。

    他放下杯子,若有所思:“说说,你都有什么要求?”

    “刚才我说了,先是要帮忙给我家里安排一下,然后帮我多安排活儿,我要赚钱。”

    “席若之,不如你做我的女人,保你衣食无忧。”

    席若之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这是那个时刻板着扑克脸的陆辰风吗?

    他说让她做他的女人?

    但不是因为爱情。

    当然,她没资格要求这么多。

    好一阵,她才渐渐回过神,她说:“陆辰风,你不用考验我,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配不上你。”

    他手在桌子上弹来弹去,看上去心烦意乱。

    席若之抬头,对上他那双冷眸,她心一下沉入海底。

    隔了好几秒,陆辰风才说:“算你有自知之明。”

    “那你会帮我吗?”

    “看情况吧!”

    这一次,他倒是回答得干脆,不加思考。

    席若之想起这里有烤箱,上次高洁还拿了一些做饼干的材料,为了讨好他,她起身说:“我给你做爱心饼干吧!”

    陆辰风不喜欢吃甜食,更不喜欢吃什么饼干。

    看见她忙碌的身影,陆辰风走到她身后,他一把抱住了她。

    他的头在撘在她的背上,用胡须蹭着她的脸,他说:“你知道我爱吃什么。”

    席若之背他杵得有些难受,她求饶的说:“你能不能老实点儿?”

    “不能。”

    席若之想要挣脱,却根本就无法摆脱。

    她发现自己对陆辰风有无法抵抗的免疫,遇上他就浑身无力,她混沌不清的问:“陆辰风,你爱吃什么呀?”

    “席若之,你这个笨猪,我爱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