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小丑一样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1本章字数:2137字

    席若之做了一部分饼干进烤箱。

    盆子里还有面,她随手抓了一把面粉糊在他脸上,给他糊成大花脸。

    看见他脸上的白面团,席若之心情大好。

    陆辰风当然不会示弱,他也抓了一把面,糊在她脸上。

    瞬间,两人成了唱戏的小丑一样。

    看见陆辰风涂抹得有些惨烈的样子,席若之的心突然痛了。

    原本以为跟唐胜利的日子是最痛苦,然而这一刻,她发现自己还爱着他,而他对自己全然没有那种过去的情感,他的理性,他的淡漠都让人伤心。

    眼泪顺势流了下来。

    陆辰风见她眼圈红红,他的手刮她的鼻子,他问:“你这个哭泣包,为什么又哭,我欺负你了吗?”

    “陆辰风。”

    “你说,我欺负你了吗?”

    “陆辰风,你可不可以………”

    话说一半,最后几个字吞了回去。

    她想说再爱我一次。

    席如之想起了陈素兰,她不喜欢她,然而自己竟然像她一样过分。

    她哪儿有资格让他再爱一次,他恨自己还来不及,何况她现在的生活也没资格。

    陆辰风心情大好,他问:“可不可以什么?”

    席若之心中苦涩,却微微笑说:“你可不可以老实坐着,不要干扰我做事。”

    陆辰风还以为她会说你可不可以保护我?

    他的心还在她身上,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缩了回去。

    他转身去洗手台,洗了脸上的面粉。

    冰凉的水打湿着他的脸,也唤醒了他的意识,他再度回到客厅的时候,落寞的坐在沙发上。

    席若之忙碌的身影,在面前蹿了蹿去。

    陆辰风喝光了一杯咖啡,他两手握着空空的咖啡杯,像握不着的过去。

    一会儿,席若之的烤饼干做好了。

    有蓝莓味,还有金桔味,两种口味各不同。

    她用精致的小盘子装起来,端到陆辰风面前,一脸热忱说:“陆总,你尝尝。”

    陆辰风正是心烦意燥,他道:“你说什么?”

    席若之恭敬说:“我说,陆总你请尝尝。”

    陆辰风瞟了她一眼,脸色不太好看。

    隔了好几秒,他说:“我不喜欢吃饼干。”

    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饼干,没想到他一句话便回绝了。

    席若之不甘心,她问:“那你喜欢吃什么?要不要吃点水果。”

    陆辰风目光落在饼干上,虽然他不喜欢吃甜食,但席若之做的饼干很好看,有爱心图案、有小熊系列,没想到这个女人手还蛮灵巧。

    其实不只是做饼干,做菜呀,还有手工,席若之都很厉害。

    见陆辰风盯着饼干看,席若之拿了一块,送到他嘴边温和说:“味道不错,你可以尝尝。”

    陆辰风正要张嘴的时候,饼干又进了席若之嘴里。

    某人看了看席若之一眼,目光带着恨意,他不高兴说:“席若之,你就是这样讨好我?”

    “陆总难道你不知道有句话说得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席若之说完,起身去洗水果,家里没什么水果,就几个橘子,她特别爱吃橘子,所以这个水果随时可见。

    稍后,待她再回到位置的时候。

    看见陆辰风正慢嚼细咽的吃着饼干,席若之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她说:“陆辰风,味道怎么样?”

    陆辰风摇了摇头:“一般。”

    实话说,金桔做的饼干意外的好吃,有一股清香,可要让他说好,那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席若之见他咖啡没有了,又主动给他倒了一杯。

    看着她纤细的身影,他很享受这样的夜晚,有她真好。

    难得的和谐,两人相安无事的看着电视。

    这时候,电视里放着一部肥皂剧,势力的母亲不同意女儿跟穷小子的婚事,女儿为了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两人不惜一起上演假装自杀的戏码。

    本来以为配合得天衣无缝,谁知道两人还在布局的时候,母亲提前回家,看到女儿在浴缸放的假血,地上一片狼藉,母亲愤怒的拿起扫帚打女儿。

    而此刻赶来的男友本以为自己可以化身救人的天使,结果可想而知,一场闹剧。

    母亲说什么也不同意她们的婚事,说小伙子教坏了女儿,这辈子都不会让她们在一起。

    看着这一幕,席若之仿佛看到曾经的自己,都说电视精彩,生活比电视更惊心动魄,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仿佛在昨天。

    那时候,她不是演戏,而是真正自杀过,席建兵依然不为所动,为了还自己欠下的债,她不得不嫁给唐胜利,她还记得婚礼那天,她从早哭到晚。

    天崩地裂,就算是最后一秒,她还是不能接受命运的安排。

    她要上学,她要嫁给陆辰风。

    可她却只有选择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

    临出门的时候,陈素兰拉着她手说:“若之,你认命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席若之只觉生不如死。

    如不是席建兵拿弟弟的前程,还有母亲的婚事做交易,她怎么会屈尊嫁给唐胜利。

    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她刚过去的时候,唐胜利对她还算可以,肖琼的挑唆,最终他变得跟她一样,冷漠无情。

    不过他对自己好与坏,她根本没心思去管。

    五年时间里,她们没多少交流,从来不会正眼看他,多少次想着逃离,唐家跟她没有关系,然而现实残忍得无处可逃。

    要不是参加比赛,她还在那个地方,一辈子老死。

    大概她从没有爱过,别说爱,就多看一眼也烦躁不安。

    想起唐胜利,她的好心情全无。

    席若之郁闷的拿过遥控器,随意的换了一个频道。

    陆辰风咳嗽一声,他说:“怎么?触景生情了?”

    席若之瞪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吃着水果。

    “喂,席若之你听不见我问你话吗?”

    这时,席若之不得将目光投向他,她伤感的说:“陆辰风,你想知道什么?”

    “别人挣扎过,你呢?你是不是以为嫁给局长的儿子,从此就高枕无忧了?”

    席若之此刻如站在冰天雪地,她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良久她才说:“对,当时就这么想的,唐家有钱,从此可以高枕无忧。”

    分明不是,但她也是有尊严的人,他怎么可以黑白颠倒。

    “可是,你打错如意算盘了,没想到唐家这么快就垮塌了。”说到这,他停顿一下说:“所谓人算不如天算。”

    席若之气急了,她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饼干,不客气说:“陆辰风,你滚,这里不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