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二章最后一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1本章字数:2120字

    席若之没想到太这么直接,她没有看他,淡淡说:“陆辰风,你别闹。”

    “我没开玩笑,你正面回答我。”

    陆辰风心想,就算最后一次问问她也问问自己。

    法国之旅后,兴许一切都要盖棺定论,其实现在基本也算是定下来了,他要娶的人是吴小静,只是不甘心。

    当真是不甘心吗?

    他多问几次自己,心就有些慌乱不已。

    此时的席若之明白,她们之间隔着一个过去,要想回到过去比做梦还难,她知道陆辰风没有原谅她,而她也不想再陷入痛苦的回忆里。

    愣了愣她说:“你要我说真话?”

    陆辰风点点头,一脸认真说:“当然,说真话。”

    “我曾经喜欢过你,后来我们错过了,然后就没有然后来。”

    “你什么意思?你喜欢谁?不会是你那个瘸子老公吧,他虐你越深,你还想感化他不成?”

    说起唐胜利,席如之的脸就挂不住,她没好气说:“对,我就喜欢他了,你怎么的。”

    陆辰风冷笑一声,他两手操在胸前:“既然如此,何苦要找我帮忙,不如找你老公帮你忙了。”

    陆辰风说完,转身朝里屋走去。

    席若之气得不行,在他身后朝呲牙咧嘴,恨不得将这家伙揍一顿。

    这时,小苹果及时的来到她身旁,一头扎进她的裤管里,一副要抱抱的架势。

    不得不说这波斯猫比陆辰风可爱多了,她抱着小苹果捏捏她的小鼻子,再摸摸她光滑的毛发。

    一会儿,小苹果就打起了愉快的呼噜。

    过了不知多久,陆辰风才从里面出来,他闷声说:“席若之,你别后悔。”

    冷不妨的甩这么一句,席若之还是有些纳闷,她道:“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

    “喂,陆辰风,你能不能有话直说。”

    “算了,我不想跟你浪费口舌,你早点睡觉。”

    说完,他再次扬长而去。

    两次这样,席若之有些受不了,他到底生哪门子气。

    她几步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不高兴质问:“陆辰风,你干什么?”

    女人生气起来也吓人,陆辰风却一点也不害怕,他面无表情说:“你又想干什么?”

    “你生什么气?不能有话好好说吗?”

    “席若之,你放手。”

    “凭什么,你让我放手就放手,多没面子。”

    她十分逗比的口气,将陆辰风的坏心情一下赶走了,他盯着她微微通红的脸,目光灼热的看着她起伏的胸口。

    觉察到他怪怪的眼神,席若之一下松开了手,她说:“好吧,你去休息。”

    陆辰风上下打量着她,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你刚才不是说要去休息。”

    陆辰风两手操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我改变主意了。”

    “什么意思?”

    “你陪我睡觉。”

    “喂,你过分,咱们合约里可没有这一项。”

    “席若之,你思想能干净点儿?”

    “……”

    “此睡觉和彼睡觉不同,你别想歪了。”

    陆辰风的一番话,席若之更加尴尬。

    顿了顿,她说:“那也不成。”

    “席若之,你是不是要找我帮忙?”

    席若之点点头,应承道:“是,怎么了?”

    “既然如此,你是不是该讨好我?”

    “可咱也是有底线,有节操的人。”

    “这样吧,我不勉强你,你看到我睡了再出来如何?”

    席若之见他一脸认真,不像是开玩笑,前面几次她们都是险些擦枪走火,却总是在最后关头控制住了。

    尽管她对他没有抗拒力,或许他心里也有阴影,她现在的身份不允许跟别人发生关系。

    愣了愣,她点头说:“好,希望你说话算话。”

    陆辰风扬起脖子,十足高冷的说:“我当然说话算话,可你主动我会照单收的。”

    “少臭美,我对你没兴趣。”

    “席若之你不要口是心非,一会儿你要给我讲故事,我要听故事睡觉。”

    听到这里,席若之仿佛被雷击了一样,她诧异的看着他:“陆辰风,你当我是什么?”

    “你可以选择,要么给我讲故事,要么就跟我灵与肉的交流。”

    “你这混蛋,狗嘴吐不出象牙。”说着席若之抓起旁边的抱枕给他砸了过去。

    这时,小苹果一个箭步跑来,它扯了扯席若之的裤腿,像在为陆辰风求情,让她别打了。

    看到这一幕,席若之呆了。

    同样看呆了的还有陆辰风,他连忙抱起小苹果,又亲又摸的说:“小苹果,我爱你哟。”

    是谁说万物都有灵性,她刚才不过是跟陆辰风胡闹,它却懂得帮主人圆场。

    不一会儿,两人一起来到卧室。

    陆辰风倒是很洒脱,鞋子一脱,便倒在床上,她站在旁边说:“喂,你自己睡行不行?”

    “席若之,你别跟我讲条件,做好你的本分。”

    “可我没有什么故事要讲。”

    “那你就讲个笑话,把我逗笑了也成。”

    席若之冥思苦想,搜肠刮肚,最终想到曾看到一则笑话,她愣了愣说:“好,我给你讲一个笑话吧。”

    “恩。”

    话说一次足球开始之前,教练对足球队员们训话,他在台上说得激情四射:“当我们面对对手的时候,一定要不手软。”

    下面有两个球员在说悄悄话,教练很不满,他道:“喂,杰克和汤姆,你们在说什么?”

    两个球员听见教练点名,便各自站得端端正正。

    教练走到两人面前,不高兴问:“你们听清了我刚才说的吗?”

    杰克和汤姆异口同声说:“听清了。”

    “我说的是什么?”

    “当我们面对对手的时候,一定不要手软。”

    教练很高兴,看来这两人还是很听话,他欣慰的说:“那都记住了?”

    汤姆和杰克迟疑片刻,齐齐说:“我们手不软,可是脚软。”

    噗嗤,席若之刚说完,自己笑了。

    其实说得后面的时候,陆辰风头朝着床单,他也忍不住笑,只是听见席若之笑,他便绷住了,转身一脸正经说:“就好笑吗?我怎么不觉得好笑。”

    席若之费了好大力气,才想起这么一个故事。

    结果陆辰风一瓢冷水,她错愕的说:“你到底有没有听?”

    “不好笑,重新换一个,要不你讲一个有颜色的笑话。”

    陆辰风还没说完,席若之拿起旁边的枕头,朝他身上打了下去。

    很快,她的手被他抓住,她没站稳,一下倒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