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章掩饰自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1本章字数:2111字

    苗兰频频点头,赞成的说:“我知道,风儿从小就懂事,凡是都自己有主见,唯独就是不太懂得跟人相处,席小姐你要多包容他啊,他老实得很,不会哄女孩子开心。”

    席若之脸一下就红了,她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吃东西来掩饰自己。

    这时,陆保华拉着陆辰风的胳膊,凑在耳边说什么。

    很快,两人便一起出了屋。

    只剩席若之和苗兰的时候,氛围更加有些尴尬。

    苗兰看了看她说:“席小姐,你吃得惯这些吗?”

    席若之点点头,客气道:“恩,很好吃的。”

    “席小姐,风儿去过你家吗?”

    去过,当然去过。

    那时候陆辰风去过好几次席家,后来被席建兵和陈素兰视为眼中钉,看见他就黑脸。

    其实,在没有唐胜利家那档子事情,两位对他也没什么意见。

    记得第一次去席家的时候,陆辰风很紧张,他吃饭说话都特别紧张。

    当时也没有特别介绍说是男朋友,说是同学,席建兵还特意去买了一些卤菜,还有排骨回来。

    当他吃完第一碗饭的时候,席建兵还提醒席若之去给他添饭,虽然整个过程,席建兵话不多,却对他也算是客客气气。

    那知道后来会发生意外情况,自从他欠了债,对家人,对陆辰风就像换了一张脸。

    在席建兵的影响下,陈素兰也跟着起哄,看见陆辰风就黑脸。

    陈素兰向来就是一个没有立场的人,小时候席建兵要是教育她们,她一律不问青红皂白,只知道帮腔:“打,就是该打,不听话就要打。”

    陈素兰是一个坚持粗暴教育的人,对席杉杉又不同,她特别溺爱儿子。

    真是应了那句话,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小时候席杉杉跟着她一起欺负席若之,直到上高中二年级,他才慢慢懂事,跟母亲关系也有些疏远,有时候还要教育母亲不要太偏心。

    想起席杉杉,她心里一暖。

    见席若之迟迟没有回应,苗兰一脸关切的问:“席小姐,你在想什么?”

    席若之这才回过神,她尴尬的笑了笑:“哦,我想起小时候的情景,我们也吃这样的玉米馍馍。”

    “哦,席小姐家里也吃这些?”

    “对呀。”

    苗兰心中一喜,她继续追问:“刚才,我问你风儿有没有去过你家里?”

    话题再次回到陆辰风身上,席若之刚要开口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陆保华和陆辰风齐齐的走了进来。

    苗兰看着席若之相视一笑,她没有再追问他刚才那个话题了。

    这时,陆辰风起身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去了。”

    “什么,你们要走?”苗兰很意外,她有些失落,直直的看着儿子,很想他多在家里待。

    陆辰风有些不好意思,他温和道:“妈,有时间我会回来,这次要国外一阵子,你跟爸爸有事打我电话,你们要照顾好自己。”

    同样感到失落的还有陆保华,他眼眸有些暗沉。

    好久没有抽烟的他打了个哈欠,烟瘾来了,他摸了一支烟点上,抽了一口说:“风儿你别担心我们,爸妈不盼望你赚多少钱,希望你能幸福。”

    “爸,你少抽点烟。”

    陆辰风说完,苗兰才反应过来,她上前将他的烟抢了过去,埋怨的说了一句:“你不是戒了。”

    随后,陆保华关切的问了一句:“风儿,席小姐在你们公司做什么的呀?”

    陆辰风看了看父亲,又看母亲,“她刚来不久。”

    不知为何,他没有说席若之就是曾经要带回家的那个女孩,他自己都觉得今天一定是出什么问题,居然将她带回来了。

    待得越久,她们就会问得越多,陆辰风索性一狠心跟她们告别:“爸妈,我们先走了,你们保重身体,等以后有机会我带你们去法国玩。”

    这次主要是给陆庆军看身体,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起色,一想到他的身体,陆辰风就有些难过。

    血脉亲人就是这样,即便你恨,骨头也连着筋。

    陆庆军其实对他不错,将陆氏全权交由他打理,没有半点防备心,什么事情都以他为重,大概他是觉得自己亏欠了他好多年。

    好多次,陆辰风想问问,他的母亲还在不在?

    她跟陆庆军有着怎样的过去,没有见过她,却还是心里想着这个人,妈妈是一个多么温暖的词,陆庆军从来不提,他几次想问也最终不了了之。

    现在最关键的是,陆庆军身体如果没有大碍就好,这次他专门托人在法国找了一家权威的医院,希望可以能有好运。

    两人一起离开若辰爱心基金,临别的时候,心儿主动找到席若之,凑到她耳边说:“姐姐,以后要常来看我哦。”

    席若之点点头,摸了摸她脑袋,“好,以后姐姐经常来看你。”

    苗兰给装了好几袋食物给她们带着,陆辰风想也没想就拒绝,“你们留着吃。”

    苗兰一脸期待的目光看着席若之,她说:“你不吃,席小姐总要吃。”

    席若之接过她的话,客气说:“谢谢阿姨。”她转头看了陆辰风一眼,平静说:“我们拿上吧!”

    陆辰风见她不客气,嘴角露出一丝笑,这个女人还真是随时彰显她爱占小便宜的本质。

    既然她发话了,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苗兰高兴的将东西全部塞在她手里,开心的说:“席小姐,以后要常来玩啊!”

    陆辰风帮着她拿了一部分,放在车子后备箱里。

    若辰基金的地理位置很雅静,四周还有一片空地,陆保华种了许多蔬菜,还养了小鸡小鸭。

    苗兰站在车门口,舍不得离开,看着她们坐上车,她上前握住席若之的手说:“席小姐帮我照顾好风儿啊!”

    陆辰风回头,有些哽咽:“妈,你跟她说这些干什么?她只是我同事。”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声音拔高了几分。

    席若之听来特别生冷,她努力平静自己情绪。

    车子快要点燃的时候,苗兰突然想起什么,她说:“风儿你到了给我电话。”

    “妈,你有什么事吗?”

    苗兰见儿子对席若之有些冷淡,忽然想到上一次莫佳辛来若辰,而且还常常给她们寄东西,那个女孩好像也不错,如果他不喜欢这个,倒是可以撮合儿子跟莫佳辛。